花漫城

在这个时刻,花漫城成启:

丙申 乙未 辛丑 癸巳 。

悦纳美好!

鸣谢:吐温君!

 

《穷通宝鉴》之论木

木性腾上而无所止,气重则欲金任使,木得金,则有惟高惟敛之德,仍爱土重,则根蟠深固。土少则有枝茂根危之患,木赖水生,少则滋润,多则漂浮,甲戌、乙亥、木之源,甲寅、乙卯,木之乡。甲辰,乙巳,木之生,皆活木也,甲申、乙酉、木受克,甲午、乙未、木自死,甲子、乙丑,金克木,皆死木也。生木得火而秀。丙丁相同。死木得金而造,庚辛必利,生木见金自伤,死木得火自焚,无风自止,其势乱也。遇水返化其源,其势尽也,金木相等,格为断轮。若向秋生,反伤於斧,是秋生忌金重也。
徐乐吾评注:总论木性,阳散而泄为木,欣欣向荣,故云腾上,其气散泄而无收束。金者,肃杀之气,其性收敛,正治散泄之病也。木重用金,仍不离土,土不但能生金,兼能培木,木克土为财,然与火之克金,金之克木,有不同,正以土有反生之功也。水者木之印,然水少则生木,水多反窒木生机。木有活木死木之分。以十二宫方位论之,自长生至衰位,生机畅逐,自病死至胎养,木多枯槁,故甲寅、甲辰、甲子、乙亥、乙卯、乙丑、活木也,甲午,甲申、甲戌、乙巳、乙未、乙酉、死木也。(以甲子、乙丑为死木,甲戌、乙巳为活,理有未合,盖参杂纳音言也),活木见火。则成通明之象,见金则伤,而成栋梁之器。遇火自焚,遇水漂浮,然其中亦有分别,秋木宜金,夏木宜水,详下文。金木相制成格,名为断轮,最为上格。(相等者,柱见四木四金,两神成象也),然生於三秋,木气已尽,金神司令,虽干支相等,仍然木被金伤,故秋木见金,必须火制也,凡两神成象,当察月令之气以分强弱,不仅秋木为然也。

花漫城主记:死木活木是穷通宝鉴中对日元甲乙木独有的观点。个人同意徐乐吾先生的观念,正五行不要混入纳音。甲子、乙丑日柱都有水生木,属于活木。甲午、乙未日柱都有火焚烧木,属于死木。这里指提及了活木的喜用,没有论到死木的喜用。所以活木死木的区分一直是命理界很有争议的悬案。个人经验是,死木对水的要求不大,更看重火土金的互相制衡。

春月之木,余寒犹存,喜火温暧,则有敷畅之美,藉水资扶。而无乾枯之患,初春阴浓湿重,则根损枝萎,故不宜水盛,春木阳气烦燥,叶槁根乾又不能无水,是以水火二物即济方佳。
徐乐吾评注:木,三春气候之代名词,阳和之气也,论其宜忌,当分三个时节。立春后,雨水前,为初春,雨水之后,鼓雨之前,为仲春。鼓雨之后,为暮春。仲春两个月中,又分春分前后言之,余寒犹存,言初春也。得丙火温暧则敷荣,见水多则萎绝,或丙火出干,地支配合一二点水,则有即济之功,若水多则根损枝枯,反损精神,此言初春专以丙火为用也。仲春阳气渐壮,宜水火并用,初春用火可以缺水。仲春用火,不能无水,初春取其调候,专用丙火,仲春取其通明,丙丁同功,所谓生木得火而秀也。暮春阳壮木渴,非得水不可。无水则根槁枝乾,即使支会木局,格成曲直仁寿,无癸资扶,不能取贵也,以上论春木见水见火。

花漫城主记:这里把五行之气木具体到花草树木来论述,以让读者有具体的认识。具体什么时候重水,什么时候重火,什么时候水火都要,有详细分析。

土多而损力,土薄则财丰。
徐乐吾评注:此言春木见土,土、木之财也。三春木旺土虚,然初春木嫩不能克土,墓春土旺,亦防木折,总之春木见土,为配合辅佐,(如春木用金官杀,只宜财生,不宜印化),少见则喜,多见则忌,不宜喧宾夺主也。

花漫城主记:财为养命之源,草木扎根之处。所以也要土。“春木用金官杀,只宜财生,不宜印化”,在于春天之木气较盛,春天用金,说明全局木气已经很足,再来水,就会化了金的修剪之力,徒添木的互相争夺之势。

忌逢金重,伤残克伐,一生不闲,设使木旺,得金则良,终身获福。
徐乐吾评注:此言春木见金,初春阳和日暖,而逢寒肃之气,春行秋令,木气摧残,即使配合得宜,不致夭折,亦一生不闲,非上命也。言仲春木旺,不妨用金,但春金气弱,木坚金缺,得一点庚金,而有土以生之,则贵。金多气杂,有丁火制之,亦贵。季春木老,必须用庚金,更宜有水配合,方为上命。

花漫城主记:春天的木,对金的需求,随着时令的流转而递进。《穷通宝鉴》重庚金,削伐木的力度大。而《子平真诠》重正官,甲木喜辛,乙木喜庚。子平格局论命重视社会伦理体系,所以喜正官之稳重。但是实际社会中,取得大成就者,都是突破了社会稳定体系,才有奇伟功绩。所以,甲木喜庚,更为确切。

夏月之木,根乾叶枯。
徐乐吾评注:三夏火旺之时,不论四五六月 ,木皆有枯槁之象。

花漫城主记:夏天八字不离水,不管什么五行都一样。
欲得水盛而成滋润之功,诚不可少,切忌火旺而招自焚之优。故以为凶。

徐乐吾评注:三夏木性枯杭,故其最需要者为水,得水为用,最为上格,即使用别神,亦不能无水为配合也。巳午未月为木之病死墓宫。书云:得火自焚,又云:乙木叠逢火位,名为气散之父。故最忌为火,如火旺而无水制,总非上格,此言夏木见水火二神也。

花漫城主记:何为火旺,应该是丙丁巳午达到3个或以上。

土宜在薄,不可厚重,厚则反为灾咎。
徐乐吾评注:此言见土,夏本气泄而弱,见厚土,无力克制,反有财多身弱之优,惟木旺火多之局,无水制火,不得已取一二点土以泄火气。为食神生财格,则为有益,但运宜水乡,不利东南,火土旺故也。

花漫城主记:如徐乐吾先生所言,土的主要作用在于泄火气。土也是云,夏天毒辣辣的太阳之下,万物都希望能有云来遮挡一下。

恶金在多,不可欠缺,缺则水涸无源。
徐乐吾评注:此言用金,夏木用金,非取其克,火旺金熔,虽多奚益,但夏木不可无水,而水至巳午未月为绝胎养之宫,非得金生之,无源之水易涸,不可欠缺者,言取以为辅佐也。书云:逢印看煞,即是此意。

花漫城主记:如徐乐吾先生所言,金的主要作用在于生水。

重重见木,徒以成林,叠叠逢华,终无结果。
徐乐吾评注:此言用劫,夏木,死木也,(巳午未为木之病死墓地),有旺火泄其气,不能以偏旺成格,即使木火伤官。或财多用劫,亦非水配合不为功,木虽多,奚益哉。

花漫城主记:如徐乐吾先生所言,金的主要作用在于生水。“华”即是花,也就是丙丁火。这里是说夏天之木,若八字中只有木火两行,不管是木多还是火多,都没有用。

秋月之木,气渐凄凉,形渐凋败。
徐乐吾评注:阳和之木,至秋而衰,凄凉凋败,秋木之性也,气候逐渐转移。分初秋、仲秋,墓秋三个时期。宜忌因时而异。

花漫城主记:注意这里提到木的气和形。不能只考虑到行,这是学易应该有的思维自觉。

初秋之时,火气未除,尤喜水土以滋。
徐乐吾评注:初秋指立秋后、处暑前、言之,水至申宫,其气已绝,申宫金水同行,煞印相资,为绝处逢生,但秋水性寒,滋木不秀,必得土栽培,木之根基方固,故水土必相资为用,用水不能无土也。

花漫城主记:水土相滋,多是重水。

中秋之令,果已成实,欲得刚金而修削。
徐乐吾评注:仲伙者,处暑后,霜降前也。大气循环,理无绝灭。木至秋,虽外象凋残,而生气内敛,残枝败叶,窒碍生机,宜加剪除,书云:死木得金而造,庚辛必利,正言仲秋之木也,水滋不生。火炎自焚,惟得金则大用以彰,所谓斧啄削,而成梁栋之材是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强调仲秋之时,木气很弱,但不是绝灭,而是生气内敛。这里再次出现“死木”的说法,可见评定死木活木,除了看日柱,还可以看月令。”欲得刚金而修削”这里金要多少,没有说明白。个人认为,可有两种情况最好,一则木成从官格;二是官印相生,木有根,火来炼金,成食伤制官杀的态势;较为理想。

霜降后,不宜水盛,水盛则木漂,寒露节,又喜火炎,火炎则木实。
徐乐吾评注:寒露,霜降、言墓秋也,秋气已深,木不胜秋气之摧残,用金须有火制,用水用土,皆宜火为配合,得火温暖,水之根气自固,故火炎则木实,霜降之后,水旺进气,无根之木,水盛则漂,必得土以培之,火以温之,方得植根深固,而为有用之木也。

花漫城主记:“火炎则木实”这里很强调火的作用,可以在实践中验证。实际上,火为耗泄木之物,火多了木自然被耗泄而弱。

木多有多材之美,土厚无自任之能。
徐乐吾评注:三秋金神秉令,四柱见比劫多,更有食伤,(火)名身旺煞高有制,必为上格,秋木衰退,喜比劫为助,非取有用也,土、财也,培木之根,取土为辅助则可,若土厚,则衰退之木,无疏土之力,财旺不克负荷,名财多身弱,富屋贫人,故云:无自任之能也。

花漫城主记:“火炎则木实”这里很强调火的作用,可以在实践中验证。实际上,火为耗泄木之物,火多了木自然被耗泄而弱。

冬月之木,盘屈在地。
徐乐吾评注:木生於亥,生气萌动也,小阳春时节,气和煦,木之内在发育,即是木生之象,转瞬严冬,生机受阴,不比火生於寅,水生於申,有日增月盛之势也,盘屈在地,不能上腾,冬木之性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是说初冬木气的情况。由此可以推出亥月之木,喜木火相辅。初冬出生的甲乙日元都有内敛的性格。

欲土多以培养,恶水盛而忘形,金纵多不能克伐,火得见温暖有功。
徐乐吾评注:冬月之木,最需要而不可缺少者,为火,寒木向阳,无火温暖,木不敷荣,虽重见,不厌其多也,火能温木,土亦能温木,三冬水盛无土,则枝萎根损,窒碍生机,宜土以培之,但宜戌未火土,不宜辰丑湿土,水能生木,而冬水则冻木,反生为克,故水盛忘形,金之气泄於水,不能克木,木气在地,亦不受克,故金虽多,无所用之。

花漫城主记:徐乐吾先生解释得很详细准确,不赘述。

归根复命之时,木病安能辅助,忌死绝之地,只宜生旺之方。
徐乐吾评注:重又申述冬木用火之意,三冬时节,木气归根,金不能克水反冻木,木虽有病,孰为辅助,惟有年日支,临东南木火生旺之地,则吉(寅卯辰巳午未);临西北死绝之地,则忌(申酉戌亥子丑),大运同论,寒木向阳,此之谓也。

花漫城主记:”临东南木火生旺之地,则吉(寅卯辰巳午未);临西北死绝之地,则忌(申酉戌亥子丑)”,大方向是这么看。但是也要看具体八字中水木与火土金之间的比重是否过于悬殊。总的原则,还是全局中和、五行流通为贵。

《穷通宝鉴》之五行总论

五行者,性本乎天地之间而不穷者也,是故谓之行。

研究命理,首须明五行之为何物,五行者,春夏秋冬之气候也,流行於天地之间,循环不断,故谓之行。(花漫城主记:五行在天为气,在地成形。气是看不见摸不着,但能感觉得到。气落到地上,凝聚成形,形成形形色色的物,看得见,摸得着。但所有生物或物件都不会是由单一的五行形成,只是以某种五行为主。

财官食印等八神名称,古人担纲挈领。以示初学,所以便於论休咎也,如论生克,五行各有所宜,性质不同,未可概论,言财官食印,不如径言五行之为便,故本书专论五行,不言八神,四时气候,古人代之以卦,名曰卦气,至汉代,始易以五行,生克,及印比官鬼等名称(详子平粹言)卦气合气候方位言,今论五行,亦宜会其意也。(花漫城主记:这是就是《穷通宝鉴》只论五行十天干,而不论财官印食的理论根据。

北方阴极生寒,寒生水,南方阳极生热,热生火,东方阳散以泄而生风,风生木,西方阴止以收而生燥,燥生金,中央阴阳交而生温,温生土,其相生也所以相维,其相克也所以相制,此之谓有伦。(花漫城主记:这里符合我国的地理气候。东南方靠近海洋,所以气候湿润,风多,草木生长茂盛。相对而言,西部就是大山和砂石多,北方就偏寒。

以五行代春夏秋冬之名称,配合方位,出於天然,北方亥子丑,冬季也。南方巳午未,夏季也,东方寅卯辰,春令也,西方申酉戌,秋令也,冬季阴寒为水,夏季阳热为火,春令阳和散泄为木,秋令寒肃收敛为金,土无专位,居中央而寄四隅,四隅者,艮(丑寅)巽(辰巳)坤(未申)乾(戌亥),即四季交脱之际也,春夏之交,木气未尽,火气已至,间杂之气名也属土,(夏秋冬同论)如统一年而论土,至午未月为最旺,亦居中央之意也,顺序相生,所以相维,故循不而不断,隔位相克,所以相制,故盛极则衰,否极则泰,无往不复,天之道也,伦者常也,言有一定之程序也。(花漫城主记:这里通过五行与季节和方位对应联系起来,所以五行干支可以定位预测出时间地点。

夫五行之性,名致其用,水者其性智,火者其性礼,木其性仁,金其性义,惟土主信,重厚宽博,无所不容,水附之而行,木托之而生,金不得土则无自出,火不得土则无自归,必损实以为通。致虚以为明,故五行皆赖土也。(花漫城主记:这里五行特性的高度概括,也是论人性格特点的基础。

由五行之性质而推其用,水性流动,其象为智,火性光明,其象为礼,木性阳和,其象为仁,金性严肃,其象为义,土性浑厚,则近於信,以五行配五常,有此象徵。人秉五行之气以生,随其秉赋而成各人之个性,有类似之点,如金水伤官,人必绝顶聪明。火性炎上,生居东南,果断有为,若居西北谨畏守礼(见下论火)。曲直成格,必主仁寿,由各人之秉赋而推其性情,大致不甚相远也。土无专位,而四时皆有其用,金水木火,赖土以存,然言其性,则过於厚重而不灵,必损其实,致其虚,方能致用,故土之用,所赖金水木火以成也。(花漫城主记:刚才论及的是时间地点,这里论及的是人和人性情。

推其形色,则水黑,火赤,木青,金白,土黄。及其变易则不然,当以生旺从正色,(当生旺则正气全,可见正色)死绝从母色(水者木之母,死绝则黑,木者,火之母,死绝则青,火者,土之母,死绝则赤,土者,金之母,死绝则黄,夫五行死绝,则气归根见母之色,凡人遇苦楚呻吟呼母者,即此之义也,成形冠带从妻色。(少壮之年及衰老之际仰妻之时也),病败从鬼色,(病、败之地,鬼旺之乡,受克则气归鬼)。旺墓从子色,(旺为傅,墓为收敛,故色在於子),其数则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生旺加倍,死绝减半,以义推之。(花漫城主记:这里五行对应人的肤色,条分缕析,十分细腻。至于其数,则可另外用十天干分别对应0-9

五行之色,随生旺绝十二宫而变易,生旺者,长生临官。成形冠带者,沐浴冠带也。旺墓者,帝旺墓库也。病败者,病位衰位也。死绝者,死位绝位兼胎养育之也。五行之数,即河图之数也,更以生旺死绝增减推之。

夫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和,过与不及,皆为乖道。故高者抑之使平,下者举之使崇,或益其不及,或损其太过。所以,贵於折衷,归於中道,使无有余不足之累,即财官印食贵人驿马之微意也。行运亦如之,则命理之说,思过半矣。(花漫城主记:冲气以和,是指五行各气交流融合,达到和谐。中正平和是人的最佳状态,也是八字的最佳状态。

阴阳者正负也,万物皆有阴阳,生长而盛而衰老病死。一气循环,周流不断,由生而长为阳,为正气,由盛而衰老病死为阴,为退气(参阅子平粹言)。命理之意,无非损之益之,使其归於中道,无过与不及而已,才官食印,为五行生克制化之代名词,贵人驿马列等神杀,亦五行动静变化之名称也,原命合於中道,不待运而发,原命有缺,则必待运之助,吉凶休咎,胥由此出,子平之理,不外乎此矣。(花漫城主记:五行之气有盛衰起伏循环往复,人的运气也有起伏。所以在运气低谷时不必气馁,磨练自己,为运气起来做积累充分的能量。运气高峰时,不要得意忘形,要未雨绸缪,为将来的寒冬积累粮草。

《穷通宝鉴》

《穷通宝鉴》一书,也称《拦江网》,《造化元钥》有自比于宝鉴可以明鉴八字命运之好歹;自比于横江之网,八字犹如过江之鱼,尽入网中无一遗漏;自比于打开八字造化的关键钥匙。本书是根据十天干本身特性与十二月份发生的关系,来讨论八字命运的好坏。如果说《子平真诠》的格局论命更接近人情社会,那么《穷通宝鉴》的论命方法则更接近自然之理,两者研究角度不同,自然同一八字的好坏定论,也会有不一样。然而,两者都是命理经典,具有互补互鉴的作用,命理研究者在实践应用中,当斟酌用之。若从两书都能定为出色的八字,自然是出色无疑。

今天开始,为大家分享《穷通宝鉴》全书以及个人的一些心得体会,欢迎读者共同研究讨论。

《穷通宝鉴》韦千里序

序者叙也,书序之作也,原为叙述书中这梗概及其命意也,乃有自序,无非谦虚之言,抑有序他人之著作,大都谦美之辞,要皆失其实在耳。兹者,余序本书,因原作者与评注者,俱已谢世,乃得不卑不亢,但述其优点与缺点可已。按本书之梗概及命意,已详余春台先生序文。窃以其优点凡四。一为祗凭八字五行,阐述生克制化,刑冲会合,不杂其他歧见,断语如哀家梨,如井州翦,爽利而绝不含糊。一为根据(取用贵乎提纲)之宗旨,分论十二个月之十个日干,有条不紊,系统井然,读者略加用心,天下万千命造,即已胸有成竹矣。一为列举实验之命造为例,更见其言无虚言,论无虚论,读者可以放心研究也。一为徐乐吾先生,乃近代之命坛巨子,读书多,腹笥富,经其评注,并亦举例证之,诚如画龙点睛矣,缺点凡四。一为原书作都文笔不甚通顺,颇有词不达意之憾。一为乐吾先生,虽然学问渊博,但其评注,间有牵强附会之处,不免乎硬凑而离题也。一为转辗抄录,错字百出。(缘此搞原系徐乐吾先生评注早拟付梓,因事未果,民国三十八年秋,徐先生遽归道山之日,适当沪上雷厉风行,严禁此道之时,同好之人,恐其湮没失传,逐密商而将之油印数十份,冀能留传后世,而供后学研究参政,该油印本,抄於仓卒而又惊恐之下,错误逢所难免,)一为此油印本稿,余在一九五七年,借自上海李雨田先生,雨田先生,好学不倦,当其读本书之时,已加校正,余忝任校对,初校既翻覆而不惮其烦,二校三校,亦阅全文,但仍恐亥豕鲁鱼,颇多错讹,愧对读者甚矣。惟一厚望者,出版之后,命理同好诸君,予以指谬,并参加宝贵之意见,当於再版时并刊之,俾此硕果公存之作,更添牡丹绿叶之妙也。谨为之序。

丙午立冬韦千里误用於台北旅次。

—记:从韦先生的序言可以看出,《穷通宝鉴》胜在系统条理,断言明白,对与不对可以一目了然。且不涉及纳音和神煞,少很多虚浮游移。

《穷通宝鉴》徐乐吾序

古语有云:“言之不文,行之不远”,有以哉,栏江纲一书,以十干配十二月察其生旺休囚,以定取用之准则,立一成以驭万变,秩然有序,命理书中,殆无其匹,顾以出於术者之手;义精理奥,词不达意,辗转传抄,鲁钱亥豕,不可卒读,沈渝几五百年,不为世重,夫专门之学,幽邃之理,而欲以普通文笔,深入而显出,诚非易事,其不达又何足怪,而后之学者,不能领会其义,逐并其书而轻视之,高山流水,知音者希,反不如渊海,神峰之受人欢迎,斯则良可欢也!栏江纲作於明代,不署作者姓氏,至清初康熙间,入於日官之物,易名曰:造化元钥(见原序)至清季光绪间,入於楚南余春台手,又易名曰:穷通宝鉴,始有刊印本,即今之坊本是也,予於评注宝鉴时,奇其书,未能尽解其义,偏求善本不可得,疑其有误而不敢擅易,嗣由友人之介,於旧书肆中,购得真州吴氏有福读书堂珍藏精抄本,两相比对,相互校正,一字出入,义理悬殊,所列命造,亦多数百,则为有清日官所增附者也,复经数年之研求,在昔视为不可解者,今乃恍然不悟。盖熟习之余,始能旁通,实例入手,自然领会,其间盖有不可强求者,爰不揣浅陋,重为阐述,并以搜集之近代名人命造附后,名之曰(造化无匙评注)述而不作,其辞有未达者,代为达之而已,非敢有所阐发也,顾义理深邃,变化繁复,词有未当,易启误会,自始迄今,盖已七易稿矣,时值玄黄战野,蚩尤横飞,资生事业,尽付劫灰,稿成而出版之资已无着,讵造化之机,固有所不可泄耶,抑义理显晦,会有其时,时即因缘,犹未至耶,姑留其稿,以待将来。

民国叁拾年仲冬,徐乐吾叙於乾乾书屋。

—记:从徐乐吾先生的八字可以看出,《穷通宝鉴》一书得以面世并不容易,犹如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现代读者不要因为网络获取信息发达了,就轻视之。命理大家都在重视的书,我们更应当静心下来研读与实践。

《穷通宝鉴》原序

上古首重性命之学,修身养心,以全天之所付,是性即命,而命即性也,后人禄命之术,莫知所自起,而精其术者,管公明、郭景纯、李虚中辈。谈人穷通生死,悉著其奇验,则其由来旧矣,虽与性命之学异,然非穷通阴阳之妙,控造化之原,不能预识其机先也;今之业是术者,皆以子平为宗,考子平、五季人、名居易、绍虚中之传,而损益其法,较精於前者,专重财官印食等取格,疑其犹有秘而未泄也,天道贵中和,气多偏驳,阳过则刚,阴过则柔,吉凶倚伏,祸福杂糅,谈命者藉此偏胜之隙,而察其端倪,造化元钥一书,独得其秘焉,是书分上下两卷,忘其作者姓名,相传吾台先贤陈南陔先生得诸日官所授,论简而赅,理微而显,虽立一成之局:实具万变之机,深参之可以通源,浅得之亦能微中,洵禄命之圭臬也,向为同人传抄日久,不无鲁鱼亥豕之讹,今略为校正,而井摘禄命诸书之要者,以附於卷之后,付梓以公同好,而使世之人,知有命而安之,修其身以俟之,识其偏而补救之,亦未必非进学之一助也,是为序。
按原序无作者姓名,殆当时有志付梓而未成也,书中所附,有康熙命造称为有康熙命造为胜天命造,其为康熙时代日官所授无疑。

—记:“是性即命,而命即性也”“知有命而安之,修其身以俟之,识其偏而补救之”是真知灼见。学习干支命理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认识自我,认识到人性的多元,从而悦纳自我,容纳他人,达到与自我融洽,与他人达成和解。这样就是和谐。

《皇极经世书》观物外篇上(一)

天数五,地数五,合而为十,数之全也。天以一而变四,地以一而变四。四者有体也,而其一者无体也,是谓有无之极也。天之体数四而用者三,不用者一也;地之体数四而用者三,不用者一也。是故无体之一以况自然也。不用之一以况道也。用之者三以况天地人也。

体者八变,用者六变。是以八卦之象,不易者四,反易者二,以六卦变而成八也。

重卦之象,不易者八,反易者二十八,以三十六变而成六十四也。

故爻止于六,卦尽于八。策穷于三十六,而重卦极于六十四也。卦成于八,重于六十四,爻成于六;策穷于三十六,而重于三百八十四也。

天有四时,一时四月,一月四十日,四四十六,各去其一,是以一时三月,一月三十日也。四时体数也,三月、三十日用数也。体虽具四,而其一常不用也,故用者止于三而极于九也。体数常偶,故有四,有十二;用数常奇,故有三,有九。

大数不足而小数常盈者,何也?以其大者不可见而小者可见也。故时止乎四,月止乎三,而日盈乎十也。是以人之肢体有四而指有十也。

天见乎南而潜乎北,极于六而余于七。是以人知其前昧其后,而略其左右也。

天体数四而用三,地体数四而用三。天克地,地克天,而克者在地,犹昼之余分在夜也。是以天三而地四。天有三辰,地有四行也。然地之大,且见且隐,其余分之谓耶?

乾七子,兑六子,离五子,震四子,巽三子,坎二子,艮一子,坤全阴,故无子。乾七子,坤六子,兑五子,艮四子,离三子,坎二子,震一子,巽刚,故无子。

天有二正,地有二正,而共用二变以成八卦也。天有四正,地有四正,共用二十八变以成六十四卦也。是以小成之卦,正者四,变者二,共六卦也。大成之卦,正者八,变者二十八,共三十六卦也。乾坤坎离为三十六卦之祖也,兑震巽艮为二十八卦之祖也。

乾坤七变,是以昼夜之极不过七分也。艮兑六变,是以月止于六,共为十二也。离坎五变,是以日止于五,共为十日也。震巽四变,是以体止于四,共为八也。

卦之正、变共三十六,而爻又有二百一十六,则用数之策也。三十六去四则三十二也,又去四则二十八也,又去四则二十四也。故卦数三十二位,去四而言之也;天数二十八位,去八而言之也;地数二十四位,去十二而言之也。四者乾坤坎离也,八者并颐、中孚、大、小过也。十二者,并兑、震、泰、既济也。

日有八位而用止于七,去乾而言之也。月有八位而用止于六,去兑而言之也。星有八位而用止于五,去离而言之也。辰有八位而用止于四,去震而言之也。

日有八位,而数止于七,去泰而言之也。

月自兑起者,月不能及日之数也。故十二月常余十二日也。

乾,阳中阳,不可变,故一年止举十二月也。震,阴中阳,不可变,故一日之十二时不可见也。兑,阳中阴,离,阴中阳,皆可变,故日月之数可分也。是阴数以十二起,阳数以三十起,常存二六也。

举年见月,举月见日,举日见时,阳统阴也。是天四变含地四变。日之变含月与星辰之变也。是以一卦含四卦也。

日一位,月一位,星一位,辰一位。日有四位,月有四位,星有四位,辰有四位。四四有十六位。此一变而日月之数穷矣。

天有四变,地有四变,变有长也,有消也。十六变而天地之数穷矣。

日起于一,月起于二,星起于三,辰起于四。引而伸之,阳数常六,阴数常二,而小大之运穷。

三百六十变为十二万九千六百。

十二万九千六百变为一百六十七亿九千六百一十六万。

一百六十七亿九千六百一十六万变为二万八千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万七千四百五十六亿。

以三百六十为时,以十二万九千六百为日,以一百六十七亿九千六百一十六万为月,以二万八千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万七千四百五十六亿为年,则大小运之数立矣。

二万八千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万七千四百五十六亿分而为十二,前六限为长,后六限为消,以当一年十二月之数,而进退三百六十日矣。

一百六十七亿九千六百一十六万分而为三十,以当一月三十日之数,随大运消长而进退六十日矣。十二万九千六百分而为十二,以当一日十二时之数,而进退六日矣。三百六十以当一时之数,随小运之进退,以当昼夜之时也。

十六变之数,去其交数,取其用数,得二万八千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万七千四百五十六亿。分为十二限,前六限为长,后六限为消,每限得十三亿九千九百六十八万之一百六十七亿九千六百一十六万。

每一百六十七亿九千六百一十六万年,开一分,进六十日也。六限开六分,进三百六十日也。犹有余分之一,故开七分,进三百六十六日也。其退亦是矣。

十二万九千六百,去其三者,交数也,取其七者,用数也。用数三而成于六,加余分故有七也。七之得九万七百二十年,半之得四万五千三百六十年,以进六日也。

日有昼夜,数有朓朒,以成十有二日也。每三千六百年进一日,凡四万三千二百年进十有二日也。余二千一百六十年以进余分之六,合交数之二千一百六十年,共进十有二分以为闰也。

故小运之变,凡六十而成三百六十有六日也。六者三天也,四者两地也。天统乎体而托地以为体,地分乎用而承天以为用。天地相依,体用相附。

乾为一,乾之五爻分而为大有,以当三百六十之数也。乾之四爻分而为小畜,以当十二万九千六百之数也。乾之三爻分而为履,以当一百六十七亿九千六百一十六万之数也。乾之二爻分而为同人,以当二万八千二百一十一兆九百九十万七千四百五十六亿之数也。乾之初爻分而为姤,以当七稊九千五百八十六万六千一百一十垓九千九百四十六万四千八京八千四百三十九万一千九百三十六兆之数也。是谓分数也。分大为小,皆自上而下,故以阳数当之。

一生二为夬,当十二之数也。二生四为大壮,当四千三百二十之数也。四生八为泰,当五亿五千九百八十七万二千之数也。八生十六为临,当九百四十兆三千六百九十九万六千九百一十五亿二千万之数也。十六生三十二为复,当二千六百五十二万八千八百七十垓三千六百六十四万八千八百京二千九百四十七万九千七百三十一兆二千万亿之数也。三十二生六十四,为坤,当无极之数也。是谓长数也。长大为小,皆自下而上,故以阴数当之。

天统乎体,故八变而终于十六;地分乎用,故六变而终于十二。天起于一而终于七稊九千五百八十六万六千一百一十垓九千九百四十六万四千八京八千四百三十九万一千九百三十六兆;地起于十二而终于二百四垓六千九百八十万七千三百八十一京五千四百九十三万八千四百九十九兆七百二十万亿也。

有地然后有二,有二然后有昼夜。二三以变,错综而成,故《易》以二而生数,以十二而变,而一非数也,非数而数以之成也。天行不息,未尝有昼夜,人居地上以为昼夜,故以地上之数为人之用也。

天自临以上,地自师以上,运数也。天自同人以下,地自遯以下,年数也。运数则在天者也;年数则在地者也。天自贲以上,地自艮以上,用数也。天自明夷以下,地自否以下,交数也。天自震以上,地自晋以上,有数也。天自益以下,地自豫以下,无数也。

天之有数起乾而止震,余入于无者,天辰不见也。地去一而起十二者,地火常潜也。故天以体为基而常隐其基,地以用为本而常藏其用也。

一时止于三月,一月止于三十日,皆去其辰数也。是以八八之卦六十四,而不变者八,可变者七。七八五十六,其义亦由此矣。

阳爻昼数也,阴爻夜数也。天地相衔,阴阳相交,故昼夜相杂,刚柔相错。春夏阳多也,故昼数多夜数少;秋冬阴多也,故昼数少夜数多。

体数之策三百八十四,去乾坤坎离之策为用数三百六十。

体数之用二百七十,去乾与坎离之策为用数之用,二百五十二也。体数之用二百七十,其一百五十六为阳,一百一十四为阴。去离之策得一百五十二阳,一百一十二阴,为实用之数也。盖阳去离而用乾,阴去坤而用坎也。是以天之阳策一百一十二,地之阴策一百一十二,阳策四十,去其南北之阳也。

极南大暑,极北大寒,物不能生,是以去之也。其四十为天之余分耶?阳侵阴,昼侵夜,是以在地也。合之为一百五十二阳,一百一十二阴也。阳去乾之策,阴去坎之策,得一百四十六阳,一百八阴,为用数之用也。阳三十六,三之为一百八;阴三十六,三之为一百八。三阳三阴,阴阳各半也。阳有余分之一为三十六,合之为一百四十六阳,一百八阴也。故体数之用二百七十,而实用者三百六十四,用数之用二百五十二也。

卦有六十四而用止乎三十六,爻有三百八十四而用止乎二百一十六也。六十四分而为二百五十六,是以一卦去其初、上之爻,亦二百五十六也,此生物之数也。故离坎为生物之主,以离四阳、坎四阴,故生物者必四也。阳一百一十二,阴一百一十二,去其离坎之爻则二百一十六也。阴阳之四十共为二百五十六也。

是以八卦用六爻,乾坤主之也。六爻用四位,离坎主之也。故天之昏晓不生物,而日中生物,地之南北不生物,而中央生物也。体数何为者也?生物者也。用数何为者也?运行者也。运行者天也,生物者地也。天以独运,故以用数自相乘,而以用数之用为生物之时也。地偶而生,故以体数之用,阳乘阴为生物之数也。

天数三,故六六而又六之,是以乾之策二百一十六也。地数两,故十二而十二之,是以坤之策百四十有四也。乾用九,故三其八为二十四,而九之亦二百一十有六,两其八为十六,而九之亦百四十有四也。坤用六,故三其十二为三十六,而六之亦二百一十有六也,两其十二为二十四,而六之亦百四十有四也。

坤以十二之三,十六之四,六之一与半,为乾之余分,则乾得二百五十二,坤得一百八也。

阳四卦十二爻,八阳四阴,以三十六乘其阳,以二十四乘其阴,则三百八十四也。

体有三百八十四而用止于三百六十,何也?以乾、坤、坎、离之不用也。乾、坤、坎、离之不用,何也?乾、坤、坎、离之不用所以成三百六十之用也。故万物变易而四者不变也,夫惟不变,是以能变也。用止于三百六十而有三百六十六,何也?数之盈也。数之盈则何用也?乾之全用也。乾、坤不用,则坎、离用半也。乾全用者,何也?阳主盈也。乾坤不用者,何也?独阳不生,寡阴不成也。离、坎用半,何也?离东坎西,当阴阳之半,为春秋昼夜之门也。或用乾,或用离、坎,何也?主阳而言之,故用乾也,主赢分而言之,则阳侵阴,昼侵夜,故用离、坎也。阳主赢,故乾全用也。阴主虚,故坤全不用也。阳侵阴,阴侵阳,故离、坎用半也。是以天之南全见而北全不见,东西各半也。离、坎,阴阳之限也,故离当寅,坎当申,而数常逾之者,盖阴阳之溢也。然用数不过乎寅,交数不过乎申。乾四十八而四分之,一分为阴所克,坤四十八而四分之,一分为所克之阳也。故乾得三十六,而坤得十二也。阳主进,是以进之为三百六十日;阴主消,是以十二月消十二日也。

顺数之,乾一,兑二,离三,震四,巽五,坎六,艮七,坤八。逆数之,震一,离兑二,乾三,巽四,坎艮五,坤六。

乾四十八,兑三十,离二十四,震十,坤十二,艮二十,坎三十六,巽四十。

乾三十六,坤十二,离兑巽二十八,坎艮震二十。对离上正更思之。

圆数有一,方数有二,奇偶之义也。六即一也,十二即二也。天圆而地方,圆者数之起一而积六;方者数之起一而积八。变之则起四而积十二也。六者常以六变,八者常以八变,而十二者亦以八变,自然之道也。

八者天地之体也,六者天地之用也,十二者地之用也。天变方为圆而常存其一,地分一为四而常执其方。天变其体而不变其用也,地变其用而不变其体也。六者并其一而为七,十二者并其四而为十六也。阳主进,故天并其一而为七;阴主退,故地去其四而止于十二也。是阳常存一而阴常晦一也,故天地之体止于八,而天之用极于七,地之用止于十二也。圆者刓方以为用,故一变四,四去其一则三也,三变九,九去其三则六也;方者引圆以为体,故一变三,并之四也。四变十二,并之十六也。故用数成于三而极于六,体数成于四而极于十六也。是以圆者径一而围三,起一而积六;方者分一而为四,分四而为十六,皆自然之道也。

一役二以生三,三去其一则二也。三生九,九去其一则八也,去其三则六也。故一役三,三复役二也。三役九,九复役八与六也。是以二生四,八生十六,六生十二也。三并一则为四,九并三则为十二也,十二又并四则为十六。故四以一为本,三为用;十二以三为本,九为用;十六以四为本,十二为用。

六变而三十六矣,八变而成六十四矣,十二变而成一百一十四矣。六六而变之,八八六十四变而成三百八十四矣。八八而变之,六八四十八变而成三百八十四矣。

圆者六变,六六而进之,故六十变而三百六十矣。方者八变,故八八而成六十四矣。阳主进,是以进之为六十也。

蓍数不以六而以七,何也?并其余分也。去其余分,则六,故策数三十六也。是以五十者,六十四卦闰岁之策也。其用四十有九者,六十卦一岁之策也。归奇挂一,犹一岁之闰也。卦直去四者,何也?天变而地效之。是以蓍去一,则卦去四也。

圆者径一围三,重之则六;方者径一围四,重之则八也。《易》始三画,圆者之用,径一围三也,重之则六,故有六爻。《易》始四象,方者之体,径一围四也,重之则八,故有八卦。天地万物体皆有四,用皆有三。圣人作《易》以自然之理而示诸人尔。

裁方而为圆,天所有运行;分大而为小,地所有生化。故天用六变,地用四变也。

一八为九,裁为七,八裁为六,十六裁为十二,二十四裁为十八,三十二裁为二十四,四十裁为三十,四十八裁为三十六,五十六裁为四十二,六十四裁为四十八也。一分为四,八分为三十二,十六分为六十四,以至九十六分为三百八十四也。

一生六,六生十二,十二生十八,十八生二十四,二十四生三十,三十生三十六,引而伸之,六十变而生三百六十矣,此运行之数也。四生十二,十二生二十,二十生二十八,二十八生三十六,此生物之数也。故乾之阳策三十六,离、巽之阳策二十八,坎、艮之阳策二十,坤之阳策十二也。

圆者一变则生六,去一则五也。二变则生十二,去二则十也。三变则生十八,去三则十五也。四变则二十四,去四则二十也。五变则三十,去五则二十五也。六变则三十六,去六则三十也。是以存之则六六,去之则五五也。五则四而存一也,四则三而存一也,三则二而存一也,二则一而存一也。故一生二,去一则一也,二生三,去一则二也,三生四,去一则三也,四生五,去一则四也。是故二以一为本,三以二为本,四以三为本,五以四为本,六以五为本也。更思之。

方者一变而为四,四生八,并四而为十二;八生十二,并八而为二十;十二生十六,并十二而为二十八;十六生二十,并十六而为三十六也。一生三,并而为四也,十二生二十,并而为三十二也,二十八生三十六,并而为六十四也。

《易》之大衍何数也?圣人之倚数也。天数二十五,合之为五十;地数三十,合之为六十。故曰“五位相得而各有合”也。五十者,蓍数也;六十者,卦数也。五者,蓍之小衍也,故五十为大衍也;八卦者,卦之小成也,则六十四为大成也。

蓍德圆以况天之数,故七七四十九也。五十者,存一而言之也。卦德方以况地之数也,故八八六十四也。六十者,去四而言之也。蓍者,用数也;卦者,体数也。用以体为基,故存一也;体以用为本,故去四也。圆者本一;方者本四,故蓍存一而卦去四也。蓍之用数七,若其余分亦存一之义也,挂其一亦存一之义也。

蓍之用数,挂一以象三,其余四十八则一卦之策也。四其十二为四十八也。十二去三为用九,四三十二,所去之策也,四九三十六,所用之策也,以当乾之三十六阳爻也。十二去五而用七,四五二十,所去之策也,四七二十八,所用之策也,以当兑、离之二十八阳爻也。十二去六而用六,四六二十四,所去之策也,四六二十四,所用之策也,以当坤之二十四阴爻也。十二去四而用八,四四十六,所去之策也,四八三十二,所用之策也,以当坎、艮之二十四阴爻也,并上卦之八阴为三十二爻也。是故,七、九为阳,六、八为阴也。九者,阳之极数,六者,阴之极数。数极则反,故为卦之变也。震、巽无策者,以当不用之数。天以刚为德,故柔者不见,地以柔为体,故刚者不生,是以震、巽无策也。乾用九,故其策九也。四之者,以应四时,一时九十日也。坤用六,故其策亦六也。

奇数四:有一,有二,有三,有四;策数四:有六,有七,有八,有九,合为八数,以应方数之八变也。归奇合卦之数有六:谓五与四四也;九与八八也;五与四八也;九与四八也;五与八八也;九与四四也。以应圆数之六变也。

奇数极于四而五不用,策数极于九而十不用。五则一也,十则二也,故去五、十而用四、九也。奇不用五,策不用十,有无之极也,以况自然之数也。

卦有六十四而用止于六十者,何也?六十卦者,三百六十爻也,故甲子止于六十也,六甲而天道穷矣。是以策数应之三十六与二十四,合之则六十也。三十二与二十八,合之亦六十也。

乾四十八,坤十二;震二十,巽四十;离兑三十二,坎艮二十八,合之为六十。

蓍数全,故阳策三十六与二十八合之为六十四也。卦数去其四,故阴策二十四与三十二合之为五十六也。

九进之为三十六,皆阳数也,故为阳中之阳;七进之为二十八,先阳而后阴也,故为阳中之阴;六进之为二十四,皆阴数也,故为阴中之阴;八进之为三十二,先阴而后阳也,故为阴中之阳。

蓍四进之则百,卦四进之则百二十。百则十也,百二十则十二也。

归奇合卦之数,得五与四四,则策数四九也;得九与八八,则策数四六也;得五与八八、得九与四八,则策数皆四七也;得九与四四、得五与四八,则策数皆四八也。为九者一变以应乾也,为六者一变以应坤也,为七者二变以应兑与离也,为八者二变以应艮与坎也。五与四四,去挂一之数,则四三十二也,九与八八,去挂一之数,则四六二十四也,五与八八、九与四八,去挂一之数,则四五二十也,九与四四、五与四八,去挂一之数,则四四十六也。故去其三、四、五、六之数,以成九、八、七、六之策也。

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参伍以变,错综其数也。如天地之相衔,昼夜之相交也。一者,数之始而非数也,故二二为四,三三为九,四四为十六,五五为二十五,六六为三十六,七七为四十九,八八为六十四,九九为八十一,而一不可变也。百则十也,十则一也,亦不可变也。是故,数去其一而极于九,皆用其变者也。五五二十五,天数也,六六三十六,乾之策也,七七四十九,大衍之用数也,八八六十四,卦数也,九九八十一,《玄》、《范》之数也。

大衍之数,其算法之源乎?是以算数之起,不过乎方圆曲直也。乘数,生数也;除数,消数也。算法虽多,不出乎此矣。

阴无一,阳无十。

阳得阴而生,阴得阳而成。故蓍数四而九,卦数六而十也。犹干支之相错,干以六终而支以五终也。

三四十二也,二六亦十二也,二其十二二十四也,三八亦二十四也,四六亦二十四也,三其十二三十六也,四九亦三十六也,六六亦三十六也,四其十二四十八也,三其十六亦四十八也,六八亦四十八也,五其十二六十也,三其二十亦六十也,六其十亦六十也。皆自然之相符也。

四九三十六也,六六三十六也,阳六而兼阴六之半,是以九也,故以二卦言之,阴阳各三也,以六爻言之,天地人各二也。阴阳之中各有天地人,天地人之中各有阴阳,故参天两地而倚数也。

阳数一,衍之而十,十干之类是也;阴数二,衍之为十二,十二支、十二月之类是也。

一变而二,二变而四,三变二而八卦成矣。四变而十有六,五变而三十有二,六变而六十四卦备矣。

《易》有真数,三而已矣。参天者,三三而九;两地者,倍三而六。参天两地而倚数,非天地之正数也。倚者拟也,拟天地正数而生也。

《易》之生数十二万九千六百,总为四千三百二十世。此消长之大数,衍三十年之辰数,即其数也。岁三百六十日,得四千三百二十辰,以三十乘之,得其数矣。凡甲子、甲午为世首。此为《经世》之数,始于日甲月子星甲辰子。又云:此《经世》日甲之数,月子、星甲、辰子从之也。

一、十、百、千、万、亿,为倚天之数也;十二、百二十、千二百、万二千、亿二万,为偶地之数也。

五十分之则为十,若参天两之则为六,两地又两之,则为四。此天地分太极之数也。

复至乾,凡百有十二阳,姤至坤,凡八十阳;姤至坤,凡百有十二阴,复至乾,凡八十阴。

阳数于三百六十上盈;阴数于三百六十上缩。

人为万物之灵,寄类于走。走阴也,故百二十。

有一日之物,有一月之物,有一时之物,有一岁之物,有十岁之物,至于百千万皆有之。天地亦物也,亦有数焉。

卦之反对皆六阴六阳也。在《易》则六阳六阴者,十有二对也,去四正,则八阳四阴、八阴四阳者,各六对也,十阳二阴、十阴二阳者,各三对也。

圆者星也,历纪之数其肇于此乎?方者土也,画州井地之法其仿于此乎?

盖圆者河图之数;方者洛书之文。故羲、文因之而造《易》;禹、箕叙之而作《范》也。

太极既分,两仪立矣。阳下交于阴,阴上交于阳,四象生矣。阳交于阴、阴交于阳而生天之四象;刚交于柔、柔交于刚而生地之四象,于是八卦成矣。八卦相错,然后万物生焉。是故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八分为十六,十六分为三十二,三十二分为六十四。故曰“分阴分阳,迭用柔刚,故易六位而成章”也。十分为百,百分为千,千分为万,犹根之有干,干之有枝,枝之有叶,愈大则愈少,愈细则愈繁,合之斯为一,衍之斯为万。是故,乾以分之,坤以翕之,震以长之,巽以消之,长则分,分则消,消则翕也。

乾坤定位也,震巽一交也,兑离坎艮再交也。故震阳少而阴尚多也,巽阴少而阳尚多也,兑离阳浸多也,坎艮阴浸多也,是以辰与火不见也。

一气分而阴阳判,得阳之多者为天,得阴之多者为地。是故,阴阳半而形质具焉,阴阳偏而性情分焉,形质又分,则多阳者为刚也,多阴者为柔也,性情又分,则多阳者阳之极也,多阴者阴之极也。

兑离巽得阳之多者也,艮坎震得阴之多者也,是以为天地用也。乾阳极,坤阴极,是以不用也。

乾四分取一以与坤,坤四分取一以奉乾。乾坤各合而生六子,三男皆阳也,三女皆阴也。兑分一阳以与艮,坎分一阴以奉离,震巽以二相易。合而言之,阴阳各半,是以水火相生而相克,然后既成万物也。

乾坤之名位不可易也,坎离名可易而位不可易也,震巽位可易而名不可易也,兑艮名与位皆可易也。

离肖乾,坎肖坤,中孚肖乾,颐肖离,小过肖坤,大过肖坎,是以乾、坤、坎、离、中孚、颐、大小过,皆不可易者也。

离在天而当夜,故阳中有阴也,坎在地而当昼,故阴中有阳也。震始交阴而阳生,巽始消阳而阴生,兑阳长也,艮阴长也。震兑在天之阴也,巽艮在地之阳也,故震兑上阴而下阳,巽艮上阳而下阴。天以始生言之,故阴上而阳下,交泰之义也,地以既成言之,故阳上而阴下,尊卑之位也。

乾坤定上下之位,离坎列左右之门,天地之所阖辟,日月之所出入,是以春夏秋冬、晦朔弦望、昼夜长短、行度盈缩,莫不由乎此矣。

—记:本篇主要分析阴阳和数。

命理日常小记(四)

1、时间卦

己亥
己巳
壬戌
戊申
一个男士在这个时间问,心仪的女生今天会不会找他。
命理分析
卦上有正偏财,偏财在月支逢冲,正财藏在日支戌中,偏财为情人,正财为以后的妻子,当以偏财为心仪的女生。巳亥冲,说明女生跟别的男士有纠缠,或者有约会。
今天剩下的时辰己酉、庚戌、辛亥,都不再出现偏财,所以心仪的女生不会联系他。

 

2、问工作变动
坤造
戊午
乙丑
丙申
庚寅 (日空辰、巳)
2006起壬戌大运
命主问2007年7月的工作变动的命理根据,当时舍不得离开原单位的。
命理分析
大运壬戌,07年7月是丁亥年丁未月。壬是官杀,丁壬合木为印,亥是官杀,寅亥合为木为印,印即是工作事业,合成印,就是工作变动。时支被冲合也是工作变动之象。合也代表和谐,当年命主是在友好顺遂的气氛下调动的,与领导相处愉快。

命理日常小记(三)

1、问进财

坤造
癸亥
甲子
戊寅
癸丑 (日空申、酉)
2011年起大运丁卯
命主在2019年5月23日收到一个订单,问第二天客户能不能确定下单,收到钱。
命理分析
2019年5月23日的干支是:己亥 己巳 庚申
原局八字戊土身弱,全局水木太盛,喜火土。目前在己亥年的己巳月,从流年看,上半年属己土,可帮身。从流月己巳流月,火土大旺,此时可以最喜金,因为来木会克土,来水会克火,所以来金最好,能生财。故庚申日,食神旺,有客户咨询,辛酉日,伤官生财,可以有财进账,故断为客户能下单,收到钱。事实应验。

 

2、问感情

乾造
丙寅
辛卯
丁卯
戊申 (日空戌、亥)
2010年起甲午大运
命造是朋友的前夫,朋友在2018年已经与之离婚,但心里放不下,问乾造这几年的感情。
命理分析
八字木火大旺,胜在五行流通,从木到金,可见命主是个聪明灵活的人,最终人生结局为富。
偏财透干,两卯为桃花,可见命主心性浪漫潇洒,桃花运很好,且妻子都白净漂亮。
丙辛合,劫财夺财,是第一次离婚的标志。这里也特别提醒,劫财夺财,不一定是别人争他的妻,也可能是命主自己出轨。
卯申暗合,常有婚外情的标志
2016年丙申,2017年丁酉,卯申和,卯酉冲,夫妻宫动,财星冲合入命局,当时就有婚外情,对象是有过婚恋史的。天干丙丁克月干辛金,所以对妻子不好,暗中款通情人。
2018年戊戌,卯戌合为火,克财,所以离婚。戌中有辛金为新妻子情人,所以当年就再结婚。
今年己亥,亥卯合,婚姻还算平静。
明年庚子,后年辛丑,财星出现,又会有新的情人出现。
从命理研究的角度看,凡人的行为都无对错,只是五行之气使然。

在命主前妻的角度看,这样的男人不值得留恋,出轨将会人生常态,离开他反而是一种幸运,决绝断了念想,开始自己的新生活为好。

命理日常小记(二)

1、问生育
乾造
丁卯
壬寅
戊戌
丙辰
大运2011年起己亥。

已知丙申年年底,命主得了第一个孩子男孩。命主问如果今年妻子怀上会是男孩还是女孩。

命理分析
男命七杀为儿子,正官为女儿。八字日元戊土,见甲木为七杀为儿子。今年己亥,大运也是己亥,七杀强旺,如果妻子怀上,会是男孩。

 

2、问工作
乾造
甲子
癸酉
癸酉
戊午
大运2015年起丁酉

命主觉得在目前的公司没能尽情施展才华,收入达不到预期,问什么时候会离开现在的公司。

命理分析
癸酉日生于癸酉月,日元身强,喜食伤生财,财旺生官,官来荣身。戊癸合,不管在哪个公司,都和领导关系很融洽。
今年己亥,甲己合,伤官动,有创业想法,但是被合,最终这个想法会改变。
明年庚子,庚甲冲,伤官动,同样有创业想法,但是伤官被冲,最终也会变成求稳。
后年辛丑,酉丑合金,可以有新的副业或加入新的组织,但不是创业或离开公司。
2022年壬寅,水木大旺,伤官生旺,创业有想法有行动,才是离开现公司之时。

双胞胎八字研究

同年同月同日同时出生的人,命运就一样吗?四同八字一直被不相信命理的人用来诘问和反驳命理的主要武器。
本文就收集同一时辰出生的双胞胎的八字来分析,并持续根据研究。

双胞胎八字-花漫城

(一)双胞胎男孩

出生地:四川省-乐山。
乾造
庚寅
丁亥
甲戌
丙寅 (日空申、酉)

2016年起大运:戊子 己丑 庚寅 辛卯 壬辰 癸巳 甲午 乙未
(二)双胞胎女孩

出生地:河南省-郑州。
坤造
戊戌
壬戌
辛巳
乙未 (日空申、酉)
2021年起大运:辛酉 庚申 己未 戊午 丁巳 丙辰 乙卯 甲寅

 

(三)龙凤胎

出生地:甘肃省-兰州。

八字
丁酉
己酉
壬寅
丁未 (日空辰、巳)
2026年起大运:庚戌 辛亥 壬子 癸丑 甲寅 乙卯 丙辰 丁巳

《皇极经世书》观物篇62

观物篇六十二

有日日之物者也,

有日月之物者也,

有日星之物者也,

有日辰之物者也;

有月日之物者也,

有月月之物者也,

有月星之物者也,

有月辰之物者也;

有星日之物者也,

有星月之物者也,

有星星之物者也,

有星辰之物者也;

有辰日之物者也,

有辰月之物者也,

有辰星之物者也,

有辰辰之物者也。

日日物者飞飞也,日月物者飞走也,日星物者飞木也,日辰物者飞草也;

月日物者走飞也,月月物者走走也,月星物者走木也,月辰物者走草也;

星日物者木飞也,星月物者木走也,星星物者木木也,星辰物者木草也;

辰日物者草飞也,辰月物者草走也,辰星物者草木也,辰辰物者草草也。

—记:这里是用天文来对应和统一自然事物。

有皇皇之民者也,有皇帝之民者也,有皇王之民者也,有皇伯之民者也;

有帝皇之民者也,有帝帝之民者也,有帝王之民者也,有帝伯之民者也;

有王皇之民者也,有王帝之民者也,有王王之民者也,有王伯之民者也;

有伯皇之民者也,有伯帝之民者也,有伯王之民者也,有伯伯之民者也。

皇皇民者士士也,皇帝民者士农也,皇王民者士工也,皇伯民者士商也;

帝皇民者农士也,帝帝民者农农也,帝王民者农工也,帝伯民者农商也;

王皇民者工士也,王帝民者工农也,王王民者工工也,王伯民者工商也;

伯皇民者商士也,伯帝民者商农也,伯王民者商工也,伯伯民者商商也。

—记:这里是根据皇帝王伯的特性,对应到士农工商上。

飞飞物者性性也,飞走物者性情也,飞木物者性形也,飞草物者性体也;

走飞物者情性也,走走物者情情也,走木物者情形也,走草物者情体也;

木飞物者形性也,木走物者形情也,木木物者形形也,木草物者形体也;

草飞物者体性也,草走物者体情也,草木物者体形也,草草物者体体也。

—记:这里是把鸟兽草木统一于性情形体。

士士民者仁仁也,士农民者仁礼也,士工民者仁义也,士商民者仁智也;

农士民者礼仁也,农农民者礼礼也,农工民者礼义也,农商民者礼智也;

工士民者义仁也,工农民者义礼也,工工民者义义也,工商民者义智也;

商士民者智仁也,商农民者智礼也,商工民者智义也,商商民者智智也。

—记:这里细分士农工商的特性,思路值得学习,结论有些牵强。

飞飞之物一之一,飞走之物一之十,飞木之物一之百,飞草之物一之千;

走飞之物十之一,走走之物十之十,走木之物十之百,走草之物十之千;

木飞之物百之一,木走之物百之十,木木之物百之百,木草之物百之千;

草飞之物千之一,草走之物千之十,草木之物千之百,草草之物千之千。

士士之民一之一,士农之民一之十,士工之民一之百,士商之民一之千;

农士之民十之一,农农之民十之十,农工之民十之百,农商之民十之千;

工士之民百之一,工农之民百之十,工工之民百之百,工商之民百之千;

商士之民千之一,商农之民千之十,商工之民千之百,商商之民千之千。

一一之飞当兆物,一十之飞当亿物,一百之飞当万物,一千之飞当千物;

十一之走当亿物,十十之走当万物,十百之走当千物,十千之走当百物;

百一之木当万物,百十之木当千物,百百之木当百物,百千之木当十物;

千一之草当千物,千十之草当百物,千百之草当十物,千千之草当一物。

一一之士当兆民,一十之士当亿民,一百之士当万民,一千之士当千民;

十一之农当亿民,十十之农当万民,十百之农当千民,十千之农当百民;

百一之工当万民,百十之工当千民,百百之工当百民,百千之工当十民;

千一之商当千民,千十之商当百民,千百之商当十民,千千之商当一民。

—记:这里是数的解释。个人认为可以理解为这里的一十百千是能量的数量大小。

为一一之物能当兆物者,非巨物而何为?

为一一之民能当兆民者,非巨民而何为?

千千之物能分一物者,非细物而何为?

千千之民能分一民者,非细民而何?

固知物有大小,民有贤愚,

移昊天生兆物之德而生兆民,则岂不谓至神者乎?

移昊天养兆物之功而养兆民,则岂不谓至圣者乎?

吾而今而后,知践形为大,非大圣大神之人,岂有不负于天地者乎?

—记:这里邵雍先生,把践形放在第一位,可见形是统一性情体的,也是后三者的具体表现,综合表现。

天所以谓之观物者,非以目观之也,非观之以目而观之以心也,非观之以心而观之以理也。

—记:若只以目观物,则会流于表象。用心观物,才能知道性情。但以心观物,又容易流于唯心,所以要进一步以物理研究的态度去观物,才得到真相规律。

天下之物莫不有理焉,莫不有性焉,莫不有命焉,所以谓之理者,穷之而后可知也;

—记:这里的穷,当理解为多角度,不断分解,不断深究。

所以谓之性者,尽之而后可知也;

—记:这里的尽,当理解为极端环境,或让其尽情展现,才能知道事物人的本性。

所以谓之命者,至之而后可知也。

—记:命,理解为局限。这里的至,当理解为尽全力,尽人事,然后才知天命,才知道自己的局限。

此三知者,天下之真知也,虽圣人,无以过之也。

—记:如果能知道事物的理、性、命,则是不比圣人差的人了。

而过之者,非所以谓之圣人也。

夫鉴之所以能为明者,谓其能不隐万物之形也,

虽然鉴之能不隐万物之形,未若水之能一万物之行也;

虽然水之能一万物之形,又未若圣人之能一万物之情也。

圣人之所以能一万物之情者,谓其圣人之能反观也。

所以谓之反观者,不以我观物也;不以我观物者,以物观物之谓也。

既能以物观物,又安有我于其间哉?

—记:佛家中有无人相无我相无寿者相。道家有人我合一,物我两忘。客观才能出见真相,得真知。但由于人的经历习气,做到客观又是最难的。这里也包含了换位思考的思维方法。

是之我亦人也,人亦我也,我与人皆物也,

此所以能用天下之目为己之目,其目无所不观矣;

用天下之耳为己之耳,其耳无所不听矣;

用天下之口为己之口,其口无所不言矣;

用天下之心为己之心,其心无所不谋矣。

夫天下之观,其于见也,不亦广乎?

天下之听,其于闻也,不亦远乎?

天下之言,其于论也,不亦高乎?

天下之谋,其于乐也,不亦大乎?

夫其见至广,其闻至远,其论至高,其乐至大,能为至广至远至高至大之事而中无一为焉,不谓至神至圣者乎?

非惟吾谓之至神至圣,而天下亦谓之至神至圣;

非惟一时之天下谓之至神至圣,而千万世之天下亦谓之至神至圣者乎!

过此以往,未之或知也已。

—记:这段可以理解为兼容并包地学习,海纳百川地接纳思想,不执着于某一主义思想地去言行,以天下人幸福快乐作谋,则可以成为至神至圣的人。“过此以往,未之或知也已。”-以前有没有这样的人,那就不知道了。

命理日常小记(一)

命主:请先生看看婚姻跟事业。时辰不准,有可能辛卯时。

坤造:
辛未
戊戌
丙子
壬辰 (申酉空) 

1993 年起大运: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乙巳 丙午   
我的回复:

辛卯时与壬辰时大不同。
卯时,丙辛合,与人和谐相处,务实求稳,低调处事,不得罪人。
辰时,丙壬冲,敢打敢拼,明敏果断,有独特魅力,容易得罪小人。

先确定时辰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