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字合婚命例

男命

壬 癸 (日空辰、巳)
戌 酉 寅 丑
大运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己卯 庚辰 辛巳
年份 2003 2013 2023 2033 2043 2053 2063 2073

女命

癸 壬 丁 庚 (日空午、未)
酉 戌 亥 子
大运 癸亥 甲子 乙丑 丙寅 丁卯 戊辰 己巳 庚午
年份 1995 2005 2015 2025 2035 2045 2055 2065

八字合婚-花漫城

1、两人关系

男命日柱壬寅,女命日柱丁亥,壬寅与丁亥天地合,所以两人容易一见钟情,佷容易擦出火花。

女命夫宫夫守,丈夫很有能力,有家庭责任心。男命正印生身,人品正直,有能力,且一路大运很不错,事业发展畅顺,符合女命丈夫的情况。
男命妻子妻宫妻守,妻子贤惠,能打理好家庭事务,有能力,身体好。女命有正财生正官,有旺夫运,理财能力强,有管理能力,符合男命妻子情况。
男命有食伤生财,对妻子关爱。女命有正官生正印,正印生身,能得到丈夫关爱,互相能印证。
男命有寅丑暗合,夫妻宫被比劫合,妻子容易被兄弟朋友觊觎。女命有亥子半会水局,也说明除了丈夫还会有其他男人。两者能印证。

2、六亲家庭
其他各地支,年支酉戌半会金,月支酉戌半会金,时支子丑合土,地支和谐,说明双方父母家庭观念接近,相处融洽。

3、子女方面

男女双方子女星在时柱都不旺,说明子女不多,子女能力一般,互相能印证。
2018年双方的子女星都出现,是容易得子女的标志,能互相印证。
两人的八字晚年子女星旺,说明晚年子女发展很不错,互相能印证。

4、事业方面

两者未来都走好运,可以不相上下,能同路相伴。

综上,男女命有很强的缘分,可以结为夫妻。但婚后有婚姻不稳定的情况,注意好好维护夫妻感情。

祝有情人终成眷属!

时间卦精彩锦集

(一)丁巳日丢钥匙

时间卦找钥匙-花漫城

是日,陪小孩在小区玩。回到电梯口才发现钥匙丢了。

随即打开手机看时间:戊戌 丁巳 癸亥 癸亥。

在看卦前已经基本确定钥匙在吊双杠上空翻是掉的。

巳中庚金为钥匙,丁巳与癸亥天克地冲,所以是身体上下翻动时掉的。丁巳为热闹之地,当时不算早了,小区人不多,哪里会多人呢,当时没明白。

第一次回去找,没有找着。

第二次回去找,在双杠旁边有个长长凉亭,凉亭边上有一排座位,钥匙就在座位上,一个老奶奶的旁边。估计是有 人在地上捡到了,放到座位上方便失主来找。凉亭中有一群老人在聊天,几个小孩在玩耍,算是小区最热闹的地方了。

回头再看卦,才恍然大悟。

我回去找的时候是不急不躁的,这也是我一贯的性格,那么在时间卦上又能做如何解读?

丙辛合水,金白水清,身体贫血

近日,一位来自香港的女士通过谷歌来到花漫城,并让城主详批八字,命局干支组合如下:
辛酉
丙申
壬申
庚子(日空戌、亥)
大运 丁酉   戊戌      己亥      庚子     辛丑       壬寅      癸卯     甲辰
年份 1987  1997   2007  2017   2027   2037   2047   2057

八字丙辛合水,地支金水旺,得以引化。结果就是全局只剩下金和水两行,藏着申中的戊土忽略不计,全局成金白水清格局,五行喜金水木,忌火土来逆局。

这里公布对该命主的身体健康状况分析:

八字缺木,所以肝胆功能天生偏弱,容易免疫力低,在外表现毛发不佳,逢寅年卯年寅月卯月,都要小心注意,57岁走壬寅、癸卯大运,更是如此。

八字火弱受克,火为心脏血液,心脏功能不强,血液运行不够旺,气血不足,容易手脚冰冷,平常要多吃红色补血的食物,如红枣,猪血,辣椒,人参鸡汤等。多运动,多晒太阳,促进血液循环,提升体内的阳气。逢巳年午年更加需要注意,还要防妇科疾病。

局中土受耗泄严重,所以脾胃不佳,容易脾胃虚弱,消化功能不强,需要保养脾胃,健康饮食,按时吃饭,不宜暴饮暴食。在外则表现为皮肤不佳,容易有炎症湿疹。营养吸收是身体生命机能之本,所以不管哪里出问题,首先要脾胃调和。平常可以多吃长在泥土中的食物,如炒花生,炸土豆,莲藕,粉葛,红薯等。特别是逢龙年牛年虎年兔年。

身体调理上,建议首先强旺脾胃,其次补气血,最后梳肝利胆。

命主反馈:有地中海貧血,腸胃很差,肝膽也很差。

徐乐吾《子平真诠》四十八附论杂格取运

杂格不一,大都气势偏旺,出于五行常理之外。昔人评命,泥于财官之说,四柱无财可取,则不惜遥合倒冲,牵强附会,以期合于财官,未免可嗤。命理不外乎五行,气势虽为偏旺,而偏旺之中,仍有正理可取,详《滴天髓征义》。偏旺之格,取运大都须顺其气势,虽干支喜忌,须察四柱之配合,而顺势取运,大致有定。兹就本篇所引各造。约略言之:

曲直仁寿格: 

癸亥

乙卯

乙未

壬午

甲乙日主,支全亥卯未或寅卯辰,乃曲直仁寿格也。气势偏旺于木,宜行水木火运,官煞运最忌,财运亦不宜。丙丁日主,支全寅午戌、或巳午未,为炎上格。戊已日主,支全辰戌丑未为稼穑格。庚辛日主,支全巳酉丑或申酉戌,为从革格。壬癸日主支全申子辰或亥子丑,为润下格。五种意义相同。

化气格:

甲戌

丁卯

壬寅

甲辰

丁壬化木,生于春月,时逢甲辰,木之元神透出,乃化木格。气势偏于木也。化神喜行旺地,最宜东方寅卯辰比劫乡,而忌官煞,日主还原之地亦忌,其中略分别,如丁壬化木,日元壬水,行亥子丑印地,生起化神亦吉;若甲已化土,而行寅卯辰,克我化神,为大忌也。化气格有甲已化土、乙庚化金、丙辛化水、丁壬化木、戊癸化火五种,意义略同。

倒冲格:

戊午

戊午

戊午

戊午

两神成象,而气势偏于火土,为从旺格。最宜金运,泄土之气,但火炎土燥,究嫌偏枯,宜带水之土以护之。如庚辰辛丑等运为最佳,若见水运,如以一杯水救车薪之火。立见其炎。所谓倒冲最忌填实,即此意也。木运逆土之性,增火之焰,亦不相宜。

甲寅

庚午

丙午

甲午

庚金无根,置之不论,气偏木火,格成炎上,最宜土运泄火之气。说见前仁寿格。

 

以上两造皆俗所谓倒冲格也。

朝阳格:

戊辰

辛酉

辛酉

戊子

此金水伤官,原原无官星,气势偏于金水,以顺其性。行土金水运为美,火运为忌。带水之木尚可行,而带火之木则不宜见。此俗所谓朝阳格也。

合禄格:

己未

戊辰

戊辰

庚申

此土金食神也。比劫重重,气势偏于土金,以金运泄土之秀为最吉,水运亦美,火运为忌,木亦不美,所谓土盛木析也。俗以庚合乙为官星,称为合禄格,又不要明见,喜财以生之。取运略同。

合禄格:

己酉

辛未

癸未

庚申

俗亦名之为合禄格,以申合巳中戊土为官星也。月令偏官,年上透出,时上庚印化煞为用(见论偏官篇),格正局清,有何不美?若取巳中戊土官星,岂非官煞混杂耶?

从财格:

庚申

乙酉

丙申

己丑

乙从庚化,不作印论,丙火临申,坐于病地,四柱无根,时上己丑又来生金,气势偏于金旺,为弃命从财格也。运宜行土金水,南方火乡最忌,木亦不利。

从煞格:

乙酉

乙酉

乙酉

甲申

乙木无根,气势偏于金,为弃命从煞格。金运最美,水土亦吉。木运为乙木逢根,火运逆其旺势,皆忌见。与上从财格大致相同。

井拦叉格: 

戊子

庚申

庚申

庚辰

此俗所谓井拦叉格。庚金乘旺泄秀,支全申子辰水局。气势偏于金水,当顺其势以取运。土金水运均美,木运亦可,行火运逆其旺势不利。

遥合格:

辛丑

辛丑

庚寅

此俗所谓丑遥巳格。土金成局,生于十二月,时上寅木无气,不能为用。势象偏于土金,宜土金水运,木火逆其旺势为不宜。与遥巳格取运相同也。

丑遥巳禄格(又名刑合): 

乙未

癸卯

癸卯

甲寅

《喜忌篇》云,“癸日进逢寅位,岁月怕戊已二方”,以寅刑出巳中戊土为格,其实乃从儿格也。气势偏于木,行运最喜木火。从格忌见比劫,而从儿有食伤引化,不忌比劫,此为不同之点。官煞大忌,印运亦忌。

子遥巳禄格(又名遥合格):

甲申

甲戌

甲子

甲子

《喜忌篇》云,“甲子日再遇子时,畏庚辛申酉丑午,以子遥合巳为格”,其实月令偏财,用财损印,何必另取格局?戌藏丁火,生起财星,遇运透清为美,庚辛申酉官煞生印为忌,午冲子、丑刑戌均为忌也。

—记:此篇全为杂格,对于命理初学者来说是难点,需要反复细读,并自己在实践中验证体会。

———————————————————————–

徐乐吾先生的《子平真诠评注》到此全部结束。《子平真诠评注》是格局论命讲的最正宗最详实的,而格局论命是命理学习的基础中的基础,所以需要反复研读。基础打好了,对以后命理学习,命理预测实践大有裨益。

徐乐吾《子平真诠》四十七论杂格

杂格者,月令无用,以外格而用之,其格甚多,故谓之杂。大约要干头无官无煞,方成格,如有官煞,则自有官煞为用,列外格矣。若透财尚可取格,然财根深,或财透两位,则亦以财为重,不取外格也。 

用神以月令为重,月令有用神可取,最为亲切,《滴天髓》所谓“令上夺真最得真”也。月令中之财官食印,或不能用,则于年日时中择其可用者而用之,各格无如是,不限定财官七煞也。取用神以扶抑为正轨,若四柱无可扶抑,则其气势必属于偏旺。如财官印食伤之类,乘根底得势,局中之神,又助其旺势,谓二人同心;或日主得时秉令,四柱皆拱合之神,谓权在一人,只可顺其气势,引其性情以取用,若强制之,反激而成患。古来杂格,皆其类也。即以化气论,亦以顺化神之旺势为用。逆其气为忌,故统归之专旺一类。

—-记:子平法取格局,以财官为先,以月令为先,以生旺之气为先。

试以诸格论之,有取五行一方秀气者,取甲乙全亥卯未、寅卯辰,又生春月之类,本是一派劫财,以五行各得其全体,所以成格,喜印露而体纯。如癸亥、乙卯、乙未、壬午,吴相公命是也。运亦喜印绶比劫之乡,财食亦吉,官煞则忌矣。 

得一方秀气者,有曲直、炎上、稼穑、从革、润下五种格局,以一方专旺之气也。亦有方局不全者,只要气势专一,从其旺势,如癸卯、卯、甲寅、乙亥,又丙午、甲午、丙午、甲午,皆为贵格。运以食伤泄其秀气为最美,原局有食伤则财运亦美。气纯势强,可顺而不可逆。印比之运,从其旺神,固为适宜,但亦不可执一。如原局露食伤泄秀,则印运为忌;比劫透而无食伤,则财运亦忌。随格配置,各有喜忌。官煞逆其旺势,最犯格局之忌,若无印生化,则为祸非轻。

—-记:原局露食伤泄秀,则印运为忌;比劫透而无食伤,则财运亦忌。忌到什么程度,要在实践中总结。

有从化取格者,要化出之物,得时乘令,四支局全。如丁壬化木,地支全亥卯未、寅卯辰,而又生于春月,方为大贵。否则,亥未之月亦是木地,次等之贵,如甲戌、丁卯、壬寅、甲辰,一品贵格命也。运喜所化之物,与所化之印绶,财伤亦可,不利官煞。 

从化者,谓从之而化,与弃命相从之格不同。如甲已化土,乙庚化金,丙辛化水,戊癸化火五格是也。更要逢辰,盖五行遁干,逢辰则化神透出。如甲已化土,而甲已遁干至辰为戊辰;丁壬化木,而丁壬遁干至辰为甲辰。故云逢龙则化,以此故也。化气必须得地支之气,而尤要者为月时,倘月时不得气,则决不能化。如丁壬化木,必须生于寅卯两月,甲已化土,必须生于辰戌丑未月,所谓化出之物得时乘令是也。而局与方之全与不全,不甚重要,惟全则气纯耳。再者丁壬化木生于未月,得化甚难,盖未为丁火余气也;反之戊癸化火,生于戌未月,反可从化,以戌未皆火土,可克制原来之气质而为化神也。所化之物者,如甲已化土,喜戊已辰戌丑未;丁壬化木,喜甲乙寅卯之类。所化之印绶财伤,如甲已化土,印绶为丙丁巳午,财为壬癸亥子,伤为庚辛申酉之类。丁壬化木,则印绶为壬癸亥子,财为戊已辰戌丑未,伤为丙丁巳午之类。并非日元化气,余外干支皆作化气论也。特化气亦有旺弱,旺者喜泄,弱者喜扶,审其喜忌以言用神,方为真确,未可漫以印绶为美。如甲戌一造,即以定中丙火为用,泄其秀也。近见论化气者,以日元化合,而将其余干支,尽作化论,未免误会,特详述之。参观十干配合性情篇。

—-记:化气必须得地支之气,而尤要者为月时,倘月时不得气,则决不能化。逢辰而化,只是干支排列的一个巧合。

有倒冲成格者,以四柱列财官而对面以冲之,要支中字多,方冲得动。譬如以弱主邀强官,主不众则宾不从。如戊午、戊午、戊午、戊午,是冲子财也;甲寅、庚午、丙午、甲午,是冲子官也。运忌填实,余俱可行。 

戊午一造,相传为关圣之命,实则火土偏燥,一生惟金运为最美,泄其旺气也。木火土乡有旺极难继、满招损之象。水运盖子其旺势,互起冲激,岂得平稳?甲寅一造,亦惟土运为美。大都从前看命,专重财官,而于此等格局无法解释,于是迂曲其词,以倒冲为说耳。

—记:此处有理论打架,需用实践去验证谁对谁错。

有朝阳成格者,戊去朝丙,辛日得官,以丙戊同禄于巳,即以引汲之意。要干头无木火,方成其格,盖有火则无待于朝,有木财触戊之怒,而不为我朝。如戊辰、辛酉、辛酉、戊子,张知县命是也。运喜土金水,木运平平,火则忌矣。 

六辛月戊子时,四柱不见官煞,为六阴朝阳格,以子动巳、巳动丙火官星为用,其说迂曲。何以仅六辛朝阳耶?且六辛之中,辛巳未亦不朝也。戊辰一造,见《神峰通考》,为古张知县命。以八字而论,土金乘旺,用子泄其秀气,与从旺之理相同,喜土金水运,忌木火。参观一方秀气也。

 

有合禄成格者,命无官星,借干支以合之。戊日庚申,以庚合乙,因其主而得其偶。如己未、戊辰、戊辰、庚申,蜀王命是也。癸日庚申,以申合巳,因其主而得其朋,如己酉、癸未、癸未、庚申,起丞相命是也。运亦忌填实,不利官煞,理会不宜以火克金,使彼受制而不能合,余则吉矣。 

禄者,官星也,庚合乙,以乙为戊土为官;申合巳,以巳中戊土为癸水之官。以六戊日,庚申时,四柱无官印为合格。按蜀王己未一造,土强身旺,庚申食神泄秀为用,官煞为犯其旺神,火更伤食神秀气。书云,“庚申时逢戊日,食神旺之方,岁月犯甲丙卯寅,此乃遇而不遇”,于理正合。起丞相己酉一造,癸水身弱,当以煞印相生为用,有明煞透干,何用暗合官星?此造与戚杨知府造相类,皆宜顺其气势取用。见论用神专旺节。

—记:此处徐乐吾先生有理。

有弃命保财者,四柱皆财而身无气,舍而从之,格成大贵。若透印则身赖印生而不从,有官煞则亦无从财兼从煞之理,其格不成。如庚申、乙酉、丙申、乙丑,王十万命造也。运喜伤食财乡,不宜身旺。有弃命从煞者,四柱皆煞,而日主无根,舍而从之,格成大贵。若有伤食,则煞受制而不从,有印则印以化煞而不从。如乙酉、乙酉、乙酉、甲申,李侍郎命是也。运喜财官,不宜身旺,食伤则尤忌矣。 

从财从煞,其理一也。气势偏旺,日主无根,不得不从其旺势也。从财格而有印,须看印是否通根,如印无根,不碍相从。王十万造,丙火无根,乙木亦无根,即其例也。四柱财多而见煞,则以从煞论。从财格行运最忌比劫,倘四柱原有食伤,则能化比劫而生财,否则,不免破格也,见官煞为泄财之气而不美。从煞格喜行财生煞之运,印则泄煞之气为不美,比劫非宜,而食伤制煞为最忌。总之,从格最忌逆其旺势也。

有井拦成格者,庚金生三七月,方用此格。以申子辰冲寅午戌,财官印绶,合而冲之,若透丙丁,有巳午,以现有财官,而无待于冲,乃非井拦之格矣。如戊子、庚申、庚申、庚申,郭统制命也。运喜财,不利填实,余亦吉也。 

井拦叉格,取庚子、庚申、庚辰三日,要申子辰全。《喜忌篇》云。“庚日全逢润下,习壬癸巳午之方;时遇子申,其福减半”,其实即金水伤官也。年上戊土无根,故以伤官为用,特气势纯粹耳。最喜行东方财地,次者北方亦美。最忌官印,官煞克身,印绶制食,皆逆其旺势,所谓巳午之方也。时遇子,遁干为丙子,露官星,遇申为归禄,故云其福减半。

有刑合成格者,癸日甲寅时,寅刑巳而得财官,格与合禄相似,但合禄则喜以合之,而刑合则硬以致之也。命有庚申,则木被冲克而不能刑;有戊已字,则现透官煞而无待于刑,非此格矣。如乙未、癸卯、癸卯、甲寅,十二节度使命是也。运忌填实,不利金乡,余则吉矣。 

刑合格取癸亥、癸卯、癸酉三日见甲寅时。《喜忌篇》云“六癸日时逢寅位,岁月怕戊已二方”,盖四柱须无官煞也。此格与飞天禄马、合禄、井拦叉皆从伤官格中分出,因原局无财官,乃用倒冲刑合之名词,以圆其耳。如上造乃《滴天髓》之顺局从儿格。从儿者,从食伤也,以见财为美,大忌金乡,克制食伤也。官亦忌,即所谓填实,乃泄财之气则损日元也。皆因不明其理,故曲为之说耳。

有遥合成格者,巳与丑会,本同一局,丑多则会巳而辛丑处官,亦合禄之意也。如辛丑、辛丑、辛丑、庚寅,章统制命是也。若命是有子字,则丑与子合而不遥,有丙丁戊已,则辛癸之官煞已透,而无待于遥,另有取用,非此格矣。至于甲子遥已,转辗求俣,似觉无情,此格可废,因罗御史命,聊复存之。为甲申、甲戌、甲子、甲子,罗御史命是也。 

遥合有二,丑遥巳格、子遥巳格是也。丑遥巳格,以辛丑癸丑二日,用丑多为主,以丑中辛癸,遥合巳中丙火。戊土为官星,局中喜有申酉二字,合住巳字,忌有子字绊住丑字及巳字填实。然如章统制辛丑一造,寅中木火财官可用,何待于遥?古歌云,“辛日癸日多逢丑,名为遥巳合官星,莫言不喜官星旺,谁信官来大有成”,则喜见财官明矣。子遥巳格,取甲子日甲子时,以子中癸水遥合巳中戊土,戊土动丙火,丙火合辛金,为甲木官星,转辗求合,更无理由。罗御史甲申一造,月令杂气偏财可用,何须曲为之说?实无理取闹耳。

若夫拱禄、拱贵、趋乾、归禄、夹戌、鼠贵、骑龙、日贵、日德、富禄、魁罡、食神时墓、两干不杂、干支一气、五行具足之类,一切无理之格,既置勿取。即古人格内,亦有成式,总之意为牵就,硬填入格,百无一是,徒误后学而已。乃若天地双飞,虽富贵亦有自有格,不全赖此。而亦能增重基格,即用神不甚有用,偶有依以为用,亦成美格。然而有用神不吉,即以为凶,不可执也。 

此类格局,不过四柱清纯,用神而吉,格外增美,如是而已,非可依以为用也。参观杂格一览。

其于伤官伤尽,谓是伤尽,不宜一见官,必尽力以伤之,使之无地容身,现行伤运,便能富贵,不知官有何罪,而恶之如此?况见官而伤,则以官非美物,而伤以制之,又何伤官之谓凶神,而见官之为祸百端乎?予用是术以历试,但有贫贱,并无富贵,未轻信也,近亦见有大贵者,不知何故。然要之极贱者多,不得不观其人物以衡之。 

用伤官之忌见官星,亦犹用官之忌伤,用印之忌财,用财之忌劫也。何格无喜忌,岂独伤官?况官星有喜见不喜见之别乎?至于格局之不可解者甚多。我人学识不足,未穷奥妙,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正不必曲为讳饰也。

—–记:一切无理之格,既置勿取。即古人格内,亦有成式,总之意为牵就,硬填入格,百无一是,徒误后学而已。

徐乐吾《子平真诠》四十六论建禄月劫取运 

禄劫取运,即以禄劫所成之局,分而配之。禄劫用官,印护者喜财,怕官星之逢合,畏七煞之相乘。伤食不能为害,劫比未即为凶。 

月令禄劫,不能为用,随四柱配合,用财官食伤,即与论财官食伤取运相同也。用官印护者,官星忌伤,而官印并透,以印制伤护官为用也。禄劫透印,日元必旺,故喜财生官,忌官星被合去,或七煞混杂,原局印透,故伤食不能为害;劫比虽非吉运,然原局透官,则劫比亦未必为凶也。如本篇金丞相命,为官用印护而喜财也。

庚戌

癸酉

癸亥

月令建禄,戊土官星,通根于戌,为官有根也。庚金为辅,然身旺无劳印生,惟行运至食伤之地,取以护官耳。庚寅辛卯壬辰运,均平平,癸巳之后,运转南方,财生官旺,其得意当在晚年也。

财生喜印,宜官星之植根,畏伤食之相侮,逢财愈见其功,杂煞岂能无碍? 

财生喜印者,原局有财生官也。虽用在财官支须有印,则不畏官旺。印如透出,而财印不相碍,即为三奇格,见下王少师造。印护喜财,财生喜印,均宜原局俱备,所谓财印相随是也。然原局财生官旺,运至印地,亦为美运。官星植根者,如用壬为官,运见壬为重官,见癸为杂煞,亥子丑之地,则为植根也。畏食伤克制,喜财生之。

丁酉

丙午

丁巳

壬寅

此本篇李知府造,喜巳酉会,引财而近之,以生壬水官星,更喜时逢寅,为财印相随也。壬寅官印,辛丑庚子财官之地最美,己亥尚可无妨,戊戌则不能行,所谓伤食相侮也。

—记此造酉金被火团团包围,生不了壬水,只能说酉可以为财之根,相当于埋下伏兵,大运来财时有力。

庚午

戊子

癸卯

丁巳

此本篇王少师造,为财官印三奇格也。喜财官印通根巳,财星得禄于午,支藏干透,天覆地载。若仅露干而不藏支,亦不足贵。更喜年印时财,两不相碍,戊癸相合,正官之情,专向日主,宜其贵为少师矣。运喜财官而印亦美,与财生官喜印相同。

禄劫用财而带伤食,财食重则喜印绶,而不忌比肩;财食轻则宜助财,而不喜印比。逢煞无伤,遇官非福。 

禄劫与阳刃相等,单用财为格所忌,非带伤食,不能用财也。亦分身轻身重,食伤重,泄气太过,则宜印绶,逢比劫,有食伤引化而不忌;财食轻,最喜食伤,财运亦喜,印制食伤,比劫分财,均非所宜。官煞有食伤回克无碍,但不为福耳,如本篇张都统造:

甲子

丙子

癸丑

丙辰

甲丙皆不通根,伤官太轻,宜行食伤运以助财。戊寅己卯运,食伤之地最佳,庚辰非吉。此造惜无甲寅、乙卯、丙辰、丁巳等运以助之也。

己未

己巳

丁未

辛丑

此造财食皆通根,日元亦不弱,胜于张造多矣。更喜巳丑拱合而透辛,劫化为财,运喜印绶而不忌比劫。丁卯丙寅二十年劫印之地最美。乙甲克去己土,子癸官煞,不为吉也。

—记:这里也可以看出,徐乐吾先生也是分看天干地支论大运了,同为印,不透干则好,透干了就不吉了。

庚子

甲申

庚子

甲申

此本篇高尚书命。子申会局,禄劫化为伤官,喜得生于七月,气候未寒,所以金水伤官不见官煞,不损其贵也。更以原局无火,气偏金水,运宜金水本地,再行官煞火运,反不相宜。土运有甲木回克,无碍,所谓顺其气势以取运也。

禄劫用煞食制,食重煞轻,则运宜助煞;食轻煞重,则运喜助食。 

禄劫用煞以食制,与食神制煞无殊,参观论偏官篇。

若用煞而带财,命中合煞存财,则伤食为宜,财运不忌,透官无虑,身旺亦亨。若命中合财存煞,而用食制,煞轻则助煞,食轻则助食则已。 

禄劫用煞而带财,则以财党煞为忌,合煞合财,均以取清而贵。合煞存财,则以财论,必须食伤转生;合财存煞,则以煞论,须食神制伏。同用煞节。

丁巳

壬子

癸卯

己未

此造合财存煞,为本篇娄参政命。丁壬一合,财不党煞,卯未一合时煞有制,皆为取清之处。酉申印地为美,丙丁财地非吉。

戊辰

癸亥

壬午

丙午

此为合煞存财,本篇袁内阁命也。戊癸合煞,可置不论,喜得亥中藏甲,以食神生财为用,宜行身旺食伤之乡。丙寅、丁卯,食伤财乡为美,戊辰官煞之地为不利。

禄劫而用伤食,财运最宜,煞亦不忌,行印非吉,透官不美。若命中伤食太重,则财运固利,而印亦不忌矣。 

禄劫而用伤食,即食神伤官格也。财运最宜者,食伤喜行财地;七煞亦不忌者,金水伤官喜见火,水火伤官喜见水,调和气候也。官印亦未始不美,特须看四柱之配合耳。如本篇张状元命:

甲子

丙寅

甲子

丙寅

两神成象,甲木月令建禄,而丙火亦自寅中透出,此所以为水火通明也。然无子水印绶,则火燥木枯。子水者,取以调候,非以为用也。运转南方,宜其大魁天下;庚午煞不通根,丙火回克,不足为害;辛金合丙,不免晦滞;壬申煞印之地非吉矣。

癸卯

庚申

庚子

庚辰

此为本篇一状元命造,金水相涵也。认庚日全逢润下,为井栏叉格。其实申子辰三合水局,乃食神生财格局也,但原局无火,气偏金水,行官煞火运必不见美,故《喜忌篇》云,忌丙丁巳午之方也。印劫食财皆吉,其大魁天下,必在辰运之后矣。

—记:局中气势成,当顺其气势,不再以平衡来论喜忌。

禄劫而官煞并出,不论合煞留官,存官制煞,运喜伤食,比肩亦宜,印绶未为良图,财官亦非福运。 

合煞留官者,煞未合去,官煞杂而势重,故须制伏也。制煞存官者,官煞并而取食伤制之也。观下两造自明:

辛丑

庚寅

甲辰

乙亥

此本篇一平章之命,合煞留官也。特乙庚相合,煞未合去,官煞叠出,以煞论,喜其身旺敌煞耳。丁亥丙戌制煞之运,及身旺均为美运。日元已旺,无劳印生,官煞混杂,岂可再助?

辛亥

庚寅

甲申

丙寅

七煞通根,官助煞势,取食神制煞耳。谓为制煞留官,何如合官留煞?总之身强以制为用耳。丁亥丙戌运,身旺制煞之乡最美,印运虽佳,防其去食害用也。

—记:此造不宜走印透之运,印来克食有大祸。

己酉

乙亥

壬戌

庚子

此为本篇王总兵命。乙庚相合,喜其化而为印,去伤存官,名符其实,去病为贵,此之谓也。运至辛未庚午为美,盖运喜财官,而去官则为忌。午未财地,支不伤干,而有生官之益。庚辛之印,干不通根,而生助日元,故为美也。

徐乐吾《子平真诠》四十五论建禄月劫

建禄者,月建逢禄堂也,禄即是劫。或以禄堂透出,即可依以用者,非也。故建禄与月劫,可同一格,不必加分,皆以透干支,别取财官煞食为用。 

月令逢禄为建禄,日支坐禄这专禄,时支逢禄为归禄。月劫者月令逢劫也,阳干为刃,阴干为劫。建禄月劫,皆无取以为用之法,另取财官煞食用神,则与财官煞食看法无二。故以用神分类者,无另立之必要也。

禄格用官,干头透出为奇,又要财印相随,不可孤官无辅。有用官而印护者,如庚戌、戊子、癸酉、癸亥,金丞相命是也。有用官而财助者,如丁酉、丙午、丁巳、壬寅,李知府命是也。 

财印相随,非并用财印(详论官篇)。用官而印护者,以印制伤也,如金丞相造,戊土官星,通根于戌,好在戊癸合而不化,以酉金护官为用也。用官而财助者,以财生官也,如知府造,年支酉金,隔离太远,巳邀酉而近之,生助官星,丁壬亦喜其合而不化,则格局清也。

—记:日元身旺且与正官合者都有“官瘾”

有官而兼带财印者,所谓身强值三奇,尤为贵气。三奇者,财官印也,只要以官隔之,使财印两不相伤,其格便大,如庚午、戊子、癸卯、丁巳,王少师命是也。 

三奇之说,各家不同。以财官印为三奇,亦命家之一说也。然干透必须支藏,天覆地载,方为全美。如此造丁火通根于午,庚通根于巳,支藏干透,方为有根。财印隔离,各处其用,而不相碍,宜乎为贵格也。

禄劫用财,须带食伤,盖月令为劫而以财作用,二者相克,必以伤食化之,始可转劫生财,如甲子、丙子、癸丑、壬辰,张都统命是也。 

月令禄劫而用财者,必有伤食为枢纽,与阳刃格相同。张都统造木不通支,喜得水木土互相卫护,可以培植甲木之根。运行戊寅、己卯、为最美也。

至于化劫为财,与化劫为生,尤为秀气。如己未、已巳、丁未、辛丑,丑与巳会,即以劫财之火为金局之财,安得不为大贵?所谓化劫为财也。如高尚书命,庚子、甲申、庚子、甲申,即以劫财之金,化为生财之水,所谓化劫为生也。 

己未一造,四柱之中五重土,木嫌泄气太重,巳丑拱合辛金,建禄化财,日元更弱,所以运行丙寅丁卯印劫之地为贵。高尚书造,月时两禄,年透比肩,日元不弱,子中化劫为生,逆行水木火地均美。两造皆清纯之极,宜为贵格。

禄劫用煞,必须制伏,如娄参政命,丁巳、壬子、癸卯、己未,壬合丁财以去其党煞,卯未会局以制伏是也。 

禄劫用煞,与普通用煞相同,身旺煞强,以食神制煞为用。丁壬一合,干头取清,尤妙者巳中丙火伏藏,财不党煞,而有调和气候之用。水暖木得滋长,土亦不冻,为吉神暗藏也。

至用煞而又带财,本为不美,然能去煞存财,又成贵格。戊辰、癸亥、壬午、丙午,合煞存财,袁内阁命是也。 

合财合煞,同为格局取清之用。月劫用财,必藉伤食之化,已见前节。袁内阁造,午中财官同得禄,似为合煞留官,以财生官为用神,非专以财为用,亦非专以合煞取贵也。

其禄劫之格,无财官而用伤食,泄其太过,亦为秀气。唯春木秋金,用之则贵,盖木逢火则明,金生水则灵。如张状元命,甲子、丙寅、甲子、丙寅,木火通明也;又癸卯、庚申、庚子、庚辰,金水相涵也。 

张造两干不杂,木火通明,为食神格。更喜佩印,调停中和,运和宜财地。癸卯一造,庚日申子辰全,为金水伤官中之井栏叉格。年支卯木,泄水旺气,运喜东方财地,所谓庚日全逢润下,忌壬癸巳午之方是也。伤官格中,以金水相涵、木火通明、水木菁华,为最秀而贵。若火土、土金,不免偏燥,更须调停中各,方得完美也。

更有禄劫而官煞竞出,必取清方为贵格。如一平章命,辛丑、庚寅、甲辰、乙亥、合煞留官也;如辛亥、庚写、申、丙寅,制煞留官也。

官煞竞出,以取清为贵,合与制,皆取清之法也。然辛丑一造,乙庚相合,庚金未曾合去。辛亥一造,庚金通根于申,克而不净。官煞并见者,作为煞看,一以印化煞为用,一以食制煞为用也。如甲辰、已巳、戊辰、乙卯,合煞留官也;又丙辰、辛卯、乙亥、庚辰,亦合煞留官也。盖合制为求其去,合而不去,依然不清。且官煞混杂而四柱配置合宜,即无合制,亦可富贵。如丙辰、丁酉、庚午、戊寅,丙煞生于寅,丁官禄于午,并透通根,真混杂也,发印化官煞为用。一郡守造也。

倘或两官竞出,亦须制伏,所谓争正官不可无伤也。 

官多便作煞论,煞轻便作官看。如一造,庚寅、壬午、丁卯、壬寅,两官竞出,露而无极,过财官旺运而财发巨万。虽不贵而富,可见非定须制伏也。

–记:庚寅 壬午 丁卯 壬寅,此造贵在五行流通,财官印全,财印无战,印化官杀生身。

若夫用官而孤官无辅,格局更小,难于取贵,若透伤食便不破格。然亦有官伤并透而贵者,何也?如己酉、乙亥、壬戌、庚子,庚合乙而去伤存官,王总兵命也。 

王总兵造,乙庚相合,化伤为印,格局取清;己土卑湿,不足以止水,喜其通根于戌,火土厚重,足固提防。运行官印之地,为足贵也。

用财而不透伤食,便难于发端,然干头透一位而不杂,地支根多,亦可取富,但不贵耳。 

禄劫用财与阳刃相同必以食伤为枢纽,但格局清而运相助,亦有定富贵者。如丁丑、辛亥、癸亥、癸亥,月劫用财,亥中湿木,不能引化,喜其运行南方(丁未、丙午、乙巳),亦可富贵。此前清某观察造,科甲出身者也。

用官煞重而无制伏,运行制伏,亦可发财,但不可官煞太重,致令身危也。 

官煞重而无食伤制伏,必须有印方可,否则,身轻煞重,再行食伤之运,克泄交加,必危及身命。如一造,戊寅、丙辰、己卯、丙寅,支全东方,官煞旺也,喜得月时两丙帮身。早处比劫,困苦不堪;中年庚申辛酉,为食伤制伏之乡,发财数十万;晚年行财地,破印助煞,复一败涂地。此我乡一富翁之造也。

—记:戊寅 丙辰 己卯 丙寅,大运:丁巳 戊午 己未 庚申 辛酉 壬戌 癸亥 甲子。一败涂地须在水旺的大运,木旺的流年。

徐乐吾《子平真诠》四十四论阳刃取运 

阳刃用官,则运喜助官,然命中官星根深,则印绶比劫之方,反为美运,但不喜伤食合官耳。 

阳刃格最简单,盖月令阳刃而日元旺,非用官煞克之,即用食伤泄之,阳刃逢财,非食伤通关不可,是其关键在食伤也(逢印劫为专旺除外);刃旺官煞轻,非用印通关不可,既不能克之,不如和之也,然月令阳刃,非必身旺,如本篇一丞相造:

己酉

壬申

丙午

财旺生官也,虽月令阳刃而财更旺,喜得己酉官印相生,财官印刃,周流不滞。运行印绶比劫之方,皆为美运,官运亦吉,如癸酉壬申辛未三十年是也。甲木食神合官,乙木伤碍官星,均非吉地耳。

—-记:此处有三点需要注意:1、阳刃月令,官杀轻,喜印化官以和之。2、阳刃月令,官旺,不喜食伤制官,只喜印比帮身。3、身旺财官旺,印比劫运皆喜,不喜食伤。

阳刃用煞,煞不甚旺,则运喜助煞;煞若太重,则运喜身旺印绶,伤食亦不为忌。

阳刃用煞,与用官之意义相同,所异者官煞之性质耳(参观论官论煞篇)。官宜生旺,煞宜制伏,故于食伤运,有宜忌之不同也。

辛丑

甲午

丙申

壬辰

大运:癸巳  壬辰  辛卯  庚寅  己丑   戊子  丁亥   丙戌

为本篇又一丞相造。煞透根深,虽月令阳刃,而身非旺,用印化煞,而喜阳刃制财以护印也。初运官煞,虽不相宜,然有印化无碍;中和印地,庚辛金不通根,而滋煞助印,均为美运;己丑戊食伤制煞,有印回克,亦可行也;子运冲刃,则非吉矣。

——记:此篇再次突显子平格局法对官与杀的区别对待,官不宜食伤制,杀则喜食伤制。

 

月令阳刃而透官煞,官煞以制刃成格;若又透伤食,则克泄交集,须视四柱之配合如何,未可一定。如本篇穆同知造:

甲午

癸酉

庚寅

戊寅

月令阳刃,用午火官星制刃,而透癸水伤官破格,喜时上戊土合去癸水,官刃依然成格,与上节刃用官相同也。寅午会局,才生官旺,喜行印绶比劫之地,而忌伤食,子水冲午,决非佳运也。

——记:正官是人的贵气所在,所以要特别保护。

甲寅

庚午

戊申

甲寅

大运:辛未  壬申  癸酉  甲戌  乙亥  丙子   丁丑   戊寅

此本篇贾平章造,丁巳同禄于午,然寅午会局,刃化为印。年时甲寅,七煞太旺,喜申冲寅,庚制甲,裁制其太过;更喜申中壬水润泽,使火不炎,土不燥。虽月令阳刃,而归入煞刃格,稍嫌牵强耳。运行壬申癸酉最美。

—–记:此例难在判断日元食神与七杀的轻重上,基本是身与杀同旺,食神弱,只要平衡不被严重打破,都是好运。壬申、癸酉,是食旺杀旺的大运。

阳刃而官煞并出,不论去官去煞,运喜制伏,身旺亦利,财地官乡反为不吉也。 

阳刃而官煞并透,去官去煞,与偏官格合官合煞相同,所谓“莫去取之清之物”是也。余同用官用煞节。

丙戌

丁酉

庚申

壬午

此丁壬合官煞也,合官则煞清而纯。愈现其美;煞重,运宜制煞之乡,身旺亦美。但戊已印绶则不为吉,因其克制壬水,去取清之物也。若壬水不透;而用官煞,则印绶为美运矣。此其不同之点也。

—–记:原局食神透干有用,不宜印来制。

阳刃用财,必须有食伤通关,用食伤则喜行财地,其取运与建禄同,不赘。

—–记:此处所谓阳刃用财,是月令为阳刃,天干透财,所以喜食伤通关。另外,月令为阳刃,天干透食伤,则喜行财运。

徐乐吾《子平真诠》四十三论阳刃

阳刃者,劫我正财之神,乃正财之七煞也。禄前一位,惟五阳有之,故为阳刃。不曰劫而曰刃,劫之甚也。刃宜伏制,官煞皆宜,财印相随,尤为贵显。夫正官而财印相随美矣,七煞得之,夫乃甚乎?岂知他格以煞能伤身,故喜制伏,忌财印;阳刃用之,则赖以制刃,不怕伤身,故反喜财印,忌制伏也。 

禄前一位为刃,刃者,旺逾其分也,满极将损,故非吉神。五阳者,甲丙戊庚壬也。何以五阳有刃,五阴无刃乎?五行分阴阳而有十干,甲乙,一木也;丙丁,一火也;长生禄旺,是一非二。阴阳家言,仅四长生,亦仅五刃而已。又刃者,就气候而言之也,甲木生卯月为刃,若非卯月而干透乙,或年日时支为卯,则应名之为劫而不名为刃。有名为日刃时刃者,实与劫一也,特其力较重耳。旺过其极,故宜制伏,不论官煞皆宜。在他格用官煞,喜财者不喜印,喜印者不喜财,惟阳刃格以刃强煞旺为美。身旺敌煞,不藉食伤之制伏,惟阳刃格耳。既以身旺敌煞矣,何以又喜印?盖煞刃相持。印者调和煞刃之间而以爱其气也。事实上煞刃两停者甚少,即使真煞刃两停,亦以印运为最宜,身愈旺更能用煞也。古来如岳武穆造,癸未、乙卯、甲子、已巳,刃旺煞轻,财印为佐,印运为美,至亥运三合会刃,而冲巳,流年辛酉合煞,煞刃相战,岁运冲激,惨遭奇祸。此阳刃格之最著者也(参观《命鉴》)。

—记:岳飞命造:癸未、乙卯、甲子、己巳,仅有微杀在巳,巳中丙火已经制服庚金,不能说刃旺煞轻,此煞根本不能用。

阳刃用官,透刃不虑;阳刃露煞,透刃无成。盖官能制刃,透而不为害;刃能合煞,则有何功?如丙生午月,透壬制刃,而又露丁,丁与壬合,则七煞有贪合忘克之意,如何制刃?故无功也。 

月令阳刃,非皆以官煞为用,特日元旺逾其度者,非用官煞制刃,则不成贵格,言阳刃必带官煞者,以此也。月令阳刃非尽身旺,如戊子、戊午、丙辰、戊戌,月令阳刃,泄气太甚,反嫌身弱,须助其刃。子水官星不透,为戊土所制,不能为用,反须以印去食助刃为美,即其例也。煞刃并透,合煞无功,如甲申、乙卯、甲寅、庚午,为一内官命造,则以贪合忘克也。

—–记:阳刃露杀,不能劫财透干,因为七杀会贪合忘克。

然同是官煞制刃,而格亦有高低,如官煞露而根深,其贵也大;官煞藏而不露,或露而根浅,其贵也小。若己酉、丙子、壬寅、丙午,官透有力,旺财生之,丞相命也。又辛酉、甲午、丙申、壬辰,透煞根浅,财印助之,亦丞相命也。 

己酉一造,已禄于午,寅午会局,丙火两透,财旺生煞,子水之不免孤立。好在财不破印,运行西北,焉得不贵!辛丑一造,煞刃两停,故财印并美。然而以藏而不露贵小,似未尽然。如逊清和坤命造,庚午、乙酉、庚午、壬午,官刃均藏而不露,好在乙从庚化,不助官星,官星得壬水损之。运行戊子己丑,化官助身,位极人臣;至寅运会午,财生官旺,而家破身亡。足见格之高低,在于清浊;露而根深,则格局清,所以为贵耳。

—–记:和珅命造需存疑。有另一版本:庚午、乙酉、庚子、壬午。

然亦有官煞制刃带伤食而贵者,何也?或是印护,或是煞太重而裁损之,官煞轻而取清之,如穆同知命,甲午、癸酉、庚寅、戊寅,癸水伤寅午之官,而戊以合之,所谓印护也,如贾平章命,甲寅、庚午、戊申、甲寅,煞两透而根太重,食以制之,所谓裁损也。如丙戌、丁酉、庚申、壬午,官煞竞出 ,而壬合丁官,煞纯而不杂。况阳刃之格,利于留煞,所谓取清也。

煞刃带伤食,官煞被制,格之病也,戊印合癸,去其病神,所以为贵。穆造惜乎寅午隔酉,不能会合,又无纯粹印运。若年时寅午互易其位,格局更胜。贾平章造,年月寅午会局,乃印而非刃庚金通根于申,身强煞旺而有制,戊生午月,火土炎燥,宜水以润之,所以调候也,似未可作煞刃格看。丙戌一造,丁壬合官留煞,格局取清,然官煞竞出。大要配置得宜,并非定要合制。如前清乾隆皇帝命造,辛卯、丁酉、午、丙子,即阳刃格,官煞竞出也。

其于丙生午月,内藏己土,可以克水,尤宜带财佩印,若戊生午月,干透丙火,支会火局,则化刃为印,或官或煞,透则去刃存印其格愈清。倘或财煞并透露,则犯去印存煞之忌,不作生煞制煞之例,富贵两空矣。 

丙生午月,带财佩印,如丙寅、甲午、丙申、壬辰一造,申辰拱合,壬水通根,刃旺煞强,财不破印,为美,所以掌兵刑生杀大权也。如寅申易位,年申日寅,刃旺而煞不强,即非贵格。又如丙寅、甲午、丙午、癸巳,佩印不带财,癸水官星无根,滴水熬干,不能为用,只能从其强势,失其中和,亦非美格也。至若戊生午月,火炎土燥,再加支会火局。干透丙丁,旺之极矣,如透官煞,木从火势,反助其旺,何能去刃存印?如戊午、戊午、戊午、甲寅,虽丙丁未透,然以寅午拱合,甲木反助炎势,须行金泄土制煞方美。水运逆为用者,如甲寅、庚午、戊寅、甲寅,甲木通根寅禄,煞旺去刃存印,以印化煞,为得其中和,福寿富贵,名利两全。此造妙在无财,庚金无根,可置不用,若透财,则破印生煞,格局全破矣。

—–记:1、“若戊生午月,倘或财煞并透露,则犯去印存煞之忌,不作生煞制煞之例,富贵两空矣。”此中未有举例阐述。2、戊午、戊午、戊午、甲寅,虽丙丁未透,然以寅午拱合,甲木反助炎势,须行金泄土制煞方美。此处多从调候角度分析,而非格局了。3、甲寅、庚午、戊寅、甲寅,此例地支皆有印绶,即使透财也难伤其印,不必如此大忌。庚金虽然无力,但对两甲有修建的作用。

更若阳刃用财,格所不喜,然财根深而用伤食,以转刃生财,虽不比建禄月劫,可以取贵,亦可就富。不然,则刃与财相搏,不成局矣。 

月令阳刃,日元必旺,财根若深,两相对峙,必用伤官食神以通其气,所谓通并也。如甲申、丙子、壬寅、辛亥,喜寅亥相合,木火得其生地,子申会局,食神又得生扶,财气通门户,富格也。若刃旺财轻而无食伤,如戊子、戊午、戊戌、戊午,有一申字为子水之根,虽金水不透,非富贵之格,然有相当之结局矣。

—–记:“戊子、戊午、戊戌、戊午,有一申字为子水之根,虽金水不透,非富贵之格,然有相当之结局矣。”此处是经验之谈。可见有源之可贵,不管是官、财、印、食,为喜时,都以有源为贵。

徐乐吾《子平真诠》四十二论伤官取运 

伤官取运,即以伤官所成之局,分而配之。伤官用财,财旺身轻,则利印比;身强财浅,则喜财运,伤官亦宜。 

八格之中,伤官格变化最多,取运亦多变化(参观配气候得失节)。伤官与食神一也。伤官生财,格之正也,以身轻身重,异其趋向。如本篇史春芳造:

壬午

己酉

庚申

庚申时逢戊日,亦专禄格也(见食格谢阁老造),而日元坐印,己土透干,亦可作刃论,较谢造尤强。壬水之财,虽生于申,而隔离太远。运喜食伤财地,辛亥、壬子、癸丑三十年,花团锦簇,洵不易遇,正符身强财浅,运喜财地,伤官亦宜之说也。

甲子

乙亥

辛未

戊子

此本篇罗状元命。金水伤官,本喜见官,而此则生于小阳春时节,未中藏火,不虞寒冷,亥未拱合,透出乙木,则佫官化为财矣。年时两子,仍是食神生财之局,惟日元太弱,运喜印比帮身。庚辰辛十五年,最为美境;戊寅、己卯二十年,究嫌财旺身弱。再者金水之局,本喜火暖,今原局虽不见官星,而运行东南阳暖之地,和煦之气,可以补助其不足。言运者必须参合研究之地。

己卯

丁丑

丙寅

庚寅

此亦伤官生财格,身旺财轻,与上造适相反。丑为金库,已庚并透,为财伤有情也。酉申辛三运为最美;壬癸运为伤官见官,虽身旺不甚为忌,究非美运。财为最喜,而食伤则有分别,戊戌未为燥土,不及己丑辰湿土,以湿土能泄火之气而生金也。

伤官佩印,运行官煞为宜,印运亦吉,伤食不碍,财地则凶。 

伤官佩印者,一由于日元弱,伤官泄气太重,以制伤扶身而用印;二由于夏水见火,身强不弱,而火旺木枯,必须得水润泽。是因调和气候而用印也。

壬申

丙午

甲午

壬申

如本篇孛罗平命造,兼制伤扶身与调和气候二者之用,加倍得力。申酉庚辛反美者,以其生印也。戊已运为凶,幸为西方之土,临于申酉,原局偏印又旺,尚无大碍,而戌运必不美也。食伤火运,有壬水回克无碍。

伤官而兼用财印,其财多而带印者,运喜助印,印多而带财者,运喜助财。 

伤官而兼用财印,即财格用印,印格用财也。虽月令佃租官,而伤官之气,已泄于财,故其枢纽在财而不在伤也。财屯不并用,然干头两清,亦可取用(参观财格用印节)。又或财印一在干一在支,两不相碍,亦作清论,如本篇所引两造:

丁酉

己酉

戊子

壬子

一都统制命,财多身弱,喜其财印不相碍(参阅论伤官节),为财旺用印扶身,兼以调候。运行丁未丙午印地固美,乙巳甲辰官煞之地亦佳,盖官煞生印,并通财印之气也。

壬戌

己酉

戊午

丁巳

一丞相命,为印多用财(参观论印节)。喜得丁壬不合,用财损印,用神在财,运行辛亥壬子癸丑财地最美,甲寅惭印官煞之地不佳,盖官煞泄财生印也。

伤官而用煞印,印运最利,伤食亦亨,杂官非吉,逢财即危。

伤官兼透煞印,亦有身强身弱之别,身弱用印扶身,如夏贵妃造:

己未

丙子

庚子

丙子

庚金气泄而弱,用印制伤扶身。十一月金水,气肃而寒,用火调候,即金水伤官喜见官之意,兼以和印也。年上印绶得用,而幼年必极孤苦;甲合己土,财化为印,戌运印地,此十年为最美也。癸壬食伤运,有印回克无碍;申酉帮身运,自可行也。杂官有印化,尚无妨碍,逢财破印则身必危也。

壬寅

丁未

丙寅

壬辰

此本篇夏言夏阁老造(参观《命鉴》),虽煞印并见,而身强印旺,未为木库,丁壬又合而化木(参观十干配合性情节),夏月火土,非用水润土,调和气候不可。更喜需用为水库,又属湿土,可以泄丙火之燥,为壬水之根,故可用也。运西庚戌、辛亥、壬子、癸丑金水财煞之乡,自然富贵,劫印食伤,均不宜也。

伤官带煞,喜印忌财,然伤重煞轻,运喜印而财亦吉。惟七根重,则运喜伤食,印绶身旺亦吉,而逢财为凶矣。

伤官带煞而原局无印,普通皆喜印化煞制伤扶身,为最佳之运,如乐吾自造(见论偏官杂气煞节)是也。若伤官煞轻,则为制煞太过,有印卫煞,印运固美,财运亦吉。举例以明之:

辛卯

戊戌

丙辰

己亥

戊戌辰己四土,伤官重,而时逢亥水独煞,以煞为用,申运泄土生水为美。至局未支,亥卯未暗合木局,制土而卫煞,科甲连登;至甲午支,甲已合土化伤。流年已巳冲去亥水,不禄。

七煞根重者,如近代浙江省长张载扬造:

癸酉

乙丑

庚寅

丙子

此造虽非月令伤官,而十二月余气,时子年癸,亦作杂气伤官论也。丙火七煞,通根于寅,为根重,癸亥至己未伤印比劫均美,而以辛酉庚申身旺之地为尤佳。特不可再行财乡煞地耳。

伤官用官,运喜财印,不利食伤,若局中官露而财印两旺,则比劫伤官,未绐非吉矣。 

伤官用官,大都为调候而取用;用官本喜财乡,制伤护官,印运亦美,全在四柱配置得宜也。如:

戊申

甲子

庚午

丁丑

本篇一丞相造,以伤生财,以财生官,若伤下官星并透,则不足取矣。以官为用,运喜财乡,而行印运亦美。所以丙寅、丁卯、戊辰、已巳、庚午均为美运也。

甲子

壬申

己亥

辛未

虽月令伤官,而子申合局,伤化为财,作财旺生官论,不作伤官用官论。行运官印帮身为美。财已旺,不宜再见,伤官亦不相宜。此本篇单丞相造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