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通宝鉴》之三春甲木命例

正月甲木例子

戊寅、甲寅、甲辰、乙亥、孝廉

按此造寅辰夹卯,亥暗会卯木,旺而不成格,以寅中丙火生财为用,支有亥水,辰藏癸水,气象中和,惜丙火不透,年月空亡,故仅小贵耳。

(花漫城主记:不要轻视古代的小贵,放在现在最低也是局长级别,已经生活得很滋润了。八字水木成局,有有格局的八字。八字的病在比劫争财,故行运最喜官杀护财。食伤生财次之。青中年起丙辰、丁巳、戊午、己巳、庚申、辛酉,可以说六十年好运,人生畅顺。)

甲申,丙寅,甲寅,庚午,茂才。

按此造庚金出干,无财相生,则庚金无力,大运双顺行南方,不过茂才而止。

(花漫城主记:此局病在寅申冲,庚金自坐午火无力,年支申金难以帮扶庚金,同样喜在大运一路土金,戊辰、己巳、庚午、辛未,有四十年。)

以上造化元钥

花漫城正月甲木

庚寅,戊寅,甲子,丙寅,光绪十六年正月二十三日寅时。

陈济棠命:生於雨水前七日,丙透癸藏,大富大贵之命,妻宫癸水,内助尤得力也。

(花漫城主记:此造除了符合《穷通宝鉴》对甲木喜用的描述,还有两个看点,第一甲庚戊三奇,第二甲丙戊同出于月令,颇为有情有力。此类八字,格局大,符合徐乐吾先生上面说的不用走好运,也能富贵。但好格局,走到好运,那是更上一层楼。)

庚寅,戊寅,甲戌,丙寅,光绪十六年二月初四日寅时。杨化昭命:生於雨水后五日,阳壮木渴,不能无水润泽,四柱无癸,虽丙火出干,富贵皆小。

(花漫城主记:此造与上面陈济堂八字仅差一个字,两个寅与戌拱午火,自坐偏财,而透偏财,还要暗中生财,故有过于迷恋钱财之象,故格局有欠缺。八字无水,的确过燥,也是一个病。)

二月甲木例子

甲午,丁卯,甲寅,丁卯,乏庚,富而不贵,运入西支方,大凶,幸两干不杂,木火通明,为人清雅,子多而贤。

按丁火为用,乏庚不贵,虽木火通明,不过文人学士,为人清雅而已,初运戊辰己巳财地,泄火之气为吉,运至西南,辛未壬申癸酉,伤克用神,自无幸矣。

(花漫城主记:两干不杂,也叫蝴蝶双飞,自成格局,不用参考《穷通宝鉴》和《子平真诠》。注意到这里是八字无官杀,伤官劫财在时柱,却是子多而贤,可以特别记录。)

己未,丁卯,甲戌,庚午,科甲之命,盖庚丁两透,虽风水不及,不失荣华,但为人色重招殃,兄弟无力。

按庚丁两透,制过七煞,庚金生春月绝地,本宜财星,不宜火制,加以阳壮木渴,无水润泽,午戌会局,庚金无力,不能制劫,故兄弟无力,尤幸运行北方,不失荣华,甲戌,庚午,交互值桃花红艳然,己土财星来合,宜乎色重招殃矣。

(花漫城主记:色重在于八字伤官旺,去生财,正偏财混杂。偏财得位于夫妻宫。招灾,在于财滋七杀。甲木得令于卯月。丁火从戌中透出有情。庚金为戌中辛金的外象,同样有情有力。己土自坐未土有力。干支有力,则易成大事,取得荣华。)

癸未,乙卯,甲子,己巳。

岳武穆命:劫财阳刃,行辛亥运,辛酉年,冲合阳刃,坐囹圄亡身。

(花漫城主记:八字成在乙卯有力帮身,是得兄弟部众支持,自身勇武无比之象。故劫财实为用神。辛酉年冲动用神,正官犯忌,一则岳飞武力抗上之象,二则是领导直接以正当的名义取他性命。罪名虽然是莫须有,但程序却是合法光明正大的。杀岳飞者,不是秦桧,是宋高宗赵构。)

以上造化元钥。

花漫城二月甲木

戊寅,乙卯,甲午,甲戌,明崇祯十一年正月三十日戌时。

清世祖(顺治)命,寅午戌会局,火旺木焚,虎马犬乡,甲来成灭是也,四柱无滴水解炎,只能用成土泄火气,巳运逊国,不知所终。

(花漫城主记:这种皇帝命,要谨慎对待,获得渠道就十分存疑。若以统局论,则戌统局,戌上甲木,是日元甲木心甘情愿让位于时干甲木。戌为佛道,故有为求道离去之象。)

乙亥,己卯,甲申,乙亥,光绪元年二月十六日亥时。

萧耀南巡帅命,阳刃合煞,制刃得力,行乙亥甲运,全省最高官阶,集於一身,将入戌运,病逝。

(花漫城主记:注意到该局没有一点火。其次申亥相害,天干比劫争财,能有如此成就.存疑。)

三月甲木例子

乙丑,庚辰,甲申,丙寅,此命用庚乏丁,运入东南,富大贵小,纳粟秦名。

按乙从庚合,得禄於申,似是煞旺宜制,不知丙火出干,专以丙火为用,不用庚金矣,甲日遁时丙寅,为福星贵人,宜其富而多福。不取贵也。

(花漫城主记:寅申一冲,实则丙火已经无情。来大运来火土补救。家日丙寅为福星贵人之类神煞论调,只是如味精般,可以提味,但不是主菜。)

辛未,壬辰,甲辰,庚午,尚书。

按此造庚壬并透,丁火藏午,不掣庚金之时,坚木得金,而成梁栋,贵为尚书宜也。

(花漫城主记:庚金自坐午火,说午火不掣庚金,则牵强以致谬误。八字妙在虽然官杀混杂,但有偏印化官杀生身。两个辰土为印库,故学问渊博。午火则让命主不至于太寒湿,与湿土及壬水有互相辉映之好。)

尚书官职

丙寅,壬辰,甲子,庚午,太守。

按此造壬透去丙,子水去午,专用庚金,与上造理同。

(花漫城主记:本造也贵在辰土统局。壬丙冲,实为病。幸得丙火自坐寅木有力,壬水并未完全冲掉丙火,故降低格局。古代官员,以科举出身,故文星偏印不能算忌,庚金能生壬水也不为忌。子辰合,让子午不冲。但时柱天克地冲日柱,子女叛逆可见。)

丙寅,壬辰,甲辰,丁卯。此名用丁乏庚,常人也。

按此造支全寅卯辰东方而无庚,专用丁火泄秀,为木火通明,无如丁壬一合,牵制用神,柱中无去病之神,其为寻常人物明矣。

(花漫城主记:这里壬是用神,理由同上一例。丁也是用神,理由如徐乐吾先生所言。丁壬合,反而两失其用。卯辰害,对辰土对卯木乃至丁火都是损害,有如湿土烂根,何以生花。)

壬午,甲辰,甲寅,戊辰。四柱木旺金缺,非僧道,即无子。

按寅辰夹卯刃,财露比盛,午宫丁火,又为壬水所阻。不能为用,比劫混夺财星,故为孤贫之人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徐乐吾先生就不谈寅中有丙火暗藏可以用,就有因需要而论命之嫌。与理论不符合,属存疑八字。)

以上造化元钥。

花漫城三月甲木

戊辰,丙辰,甲寅,甲子,乾隆十三年四月初一日子时。

相文敏命:食神生财为用,官至大学士。

(花漫城主记:以辰统局,干透丙火食神为文星,五行流通,格局清纯而高,故为大学士。)

壬午,甲辰,甲子,己巳。

谭钟麟命:专用巳宫丙戊,进士出身,位至总督。

(花漫城主记:同样可以定位以辰统局。辰上透甲木,一则为有同僚上司大力举荐之象。二则总被人得去先机,自己要等一等。巳午同样起到增光添彩作用。)

乙未,庚辰,甲戌,庚午,道光十五年三月十五日午时。

余朝贵命:干透两庚,午戌在支,不制庚煞,贵为总兵,参阅齐燮元命。

(花漫城主记:八字癸在乙庚合,时干庚金被午火制。病在甲木身弱,却要面对一众财杀,而地支辰戌冲,仕途竞争之大,上升之艰难可见。若大运不走水木之运,断无总兵职位。)

乙酉,庚辰,甲寅,庚午,光绪十一年三月十五日午时。

齐燮元命:木旺见庚,梁栋之器,寅辰夹卯而酉冲之,乙木出干,此阳刃也,煞刃相合,总握兵柄,至丙运,贵为巡帅。

(花漫城主记:此造甲木自坐寅木,抵抗能力大增,且无辰戌冲之弊,故格局大有提升。)

丁亥,甲辰,甲子,甲子,光绪十三年四月初七日子时。

翼政命:惟丁火可用。

(花漫城主记:这里三甲林立有情,本以是上乘格局。再加上丁火泄秀,也为喜用。但病在丁火稍弱。若丁亥改为丙寅,则更为灿烂。)

己卯,戊辰,甲子,壬申,光绪五年三月二十日申时。

于右任命:生於清明后六日,乙木司令,义同二月,支成水局,戊透则贵。

(花漫城主记:这里同样以辰统局。申子辰有情有力,以戊己土制水,故成格局。但八字嫌湿滞,必然发达于火来之时。火去则暗。次暗,不一定表现为社会地位名声的降低,因为官印无损,当表现为个人对未来的希望和憧憬灰暗。)

 

 

徐乐吾《子平真诠》三十四论财取运 

财格取运,即以财格所就之局,分而配之。其财旺生官者,运喜身旺印缓,不利七煞伤官;若生官而后透印,伤官之地 ,不甚有害。至于生官而带食破局,则运喜印绶,而逢煞反吉矣。 

财旺生官者,与正官格相同,一为月令正官,一为月令财耳。财官旺而身轻,运喜身旺印绶;财官轻而身旺,则宜财官运。七煞混局,食伤碍官,同为所忌也。

壬申

壬子

戊午

乙卯

论财篇葛参政造,用在乙木官星,月令财旺生官也。甲运七煞混,不利;寅运则会午成火局,解子午冲,亦帮身美运也;乙卯十年,官星清,虽旺无碍;丙辰、丁巳、戊午、己未皆美运,唯忌金水之地耳。

若局中透印,行食伤而无碍,盖有印回克护官也(参见上范太傅造,官格用印节)。若局中带食伤,则为官星有病,行印运克制食伤,为去病之药,最为佳运。煞运反吉者,以有食伤回克,不为害耳,非可认为吉运也。

财用食生,财食重而身轻,则喜助身;财食轻而身重,则仍行财食。煞运不忌,官印反晦矣。

财用食生者,即食神生财格也。特财在月令,故名财用食生。亦分身轻身重两节,身轻宜助身,身重宜财食。

壬寅

壬寅

庚辰

辛巳

此论财篇杨待郎命,食神生财格也。日元财食相均,行食伤财运为美,如癸卯、甲辰、乙巳是也。丙火煞运不忌,以有食伤回克,又得暖局。春初水木得火而发荣也。何以官印反晦?盖丁火官星,合壬用神。戊土印缓,克制壬水,则用神被伤,故反以为晦也。

财格佩印,运喜官乡,身弱逢之,最喜印旺。 

财格佩印,其最要之条件,即为财印两不相碍。如论财篇曾参政命:

乙未

甲申

丙申

庚寅

寅中丙火长生,甲木得禄,而庚金禄于中,甲庚并透而隔丙火,此为财印不相碍,然究嫌身轻印弱。庚金秉令而旺,故运帮身为美,所以最喜印旺也。然何以又喜官煞耶?盖财生官而官生印,亦通关之意也。

财印并透,以不碍为条件。如下造为财印相碍。

乙未

己卯

庚寅

辛巳

乙己财印并透而相并,则财破印,日元庚金又弱,当以劫为用。运以劫财扶身为美,印运亦佳。官煞可行,食伤财运则不相宜。虽四柱格局清,而有相当之成就,不过小富而已,不能贵也(见论财篇)。

财用食印,财轻则喜财食,身轻则喜比印,官运有碍,煞反不忌也。

—记:这里的“用”字改为“透”字更适当。

财用食印者,月令财星而干透食印也。然亦须看四柱之配合,如论财篇吴榜眼命:

庚戌

戊子

戊子

丙辰

月令财旺,年庚时丙,食印遥隔而不相碍,其枢纽在上 丙火。财藏支而印透。财印不相碍为贵,年上庚金,无足 轻重也。戊土身轻,运喜比印,何以官运碍而煞不忌?官运为乙木,乙庚化合为食神,增财之势,煞为甲运,生助丙火也。然庚寅辛卯,金不通根,木助火势,宜为美运;壬辰丙火受伤,子辰合同,恐贵而不寿也。

—记:此造日元戊土地支两根,天干戊丙近帮,日元戊土不能说身轻。

 

壬辰

乙巳

癸巳

辛酉

论财篇平江泊命。虽食印并透,而食无根,癸水日元, 虽休囚而印旺,盖巳酉、辰酉皆合金也。巳中丙戊得禄,官得财生,天乙相助,虽印克食,并不损其贵气,所谓财轻喜行财运也。食神生财亦美,而官运尤佳。申酉庚辛印助身旺,不免反晦矣。此为暗财官格,印去食,乃附带之作用耳。

—记:此造忌庚辛申酉原因在乙木为癸水的唯一出气口,不宜逢克逢合,所以忌庚辛。地支巳与申和为水,巳酉合为为金,都大大得削弱了局中财的力度,所以忌申酉。

财带伤官,财运则亨,煞运不利,运行官印,未见其美矣。 

财带伤官,有佩印,有化劫,身重以伤官生财为用,身弱以帮身为吉。须看四住配合,非可一例也。如:

甲子

辛未

辛酉

壬辰

论财篇汪学士命,用伤化劫为用者也。盖辰酉合金,生于六月,土燥金脆。子未虽相害,而润土生金,未为不美, 兼以生财,故此造之用伤官,实兼调候通关之意也。财运最美,食伤亦佳,比劫亦可行。丁火七煞,合去壬伤,为最不宜。官星丙火合辛,印运制伤,皆为破用,非所宜也。

财带七煞。不论合煞制煞,运喜食伤身旺之方。

财带七煞,如煞不合去,或不制去,则应以煞为重,不当再论财也。如论财篇毛状元命,所谓合煞存财也。

乙酉

庚辰

甲午

戊辰

天干乙从庚化,地支辰合酉来,财生煞旺,当以午中丁火 制煞为用,财当煞攻身,岂可为用乎?喜得生于辰月,又得辰时,甲木余气犹存,然究嫌身弱。运行寅卯身旺之地,丙丁制煞之方,宜其贵也。乙亥甲三运,亦帮身助旺,唯子运冲午,恐有出死入生之难,虽子辰相会,恐未易解。身弱宜印,而制煞之格不宜印地者,恐其制伤夺食也。

—记:“身弱宜印,而制煞之格不宜印地者,恐其制伤夺食也。”此处须特别提出来记住。

又论财篇李御史命,所谓制煞存财也:

庚辰

戊子

戊寅

甲寅

戊寅日坐长生,干得此助 ,身旺以食神制煞为用,财泄食神而生煞,非可为用也。子辰相会,土金水木,一气流通,确为贵征。行运食伤身旺之地固美,印地亦吉,但行支而不行干,见丙火,不免克去庚金,为伤用也。

财用煞印,印旺最宜,逢财必忌。伤食之方,亦任意矣。

月令财星而透煞印,以印化煞为用;财生煞旺,只论煞不论财也。印为用,故逢印旺最宜,见财破印必忌。而食神伤官之宜忌,则须看四柱之配合矣。

乙丑

丁亥

己亥

乙亥

论财篇赵侍郎造。喜财藏支而不透,天干煞印相生,以印化煞为用。甲乙运官煞生印甚美,申酉运虽食伤生财当煞,而原局煞有印化,虽非吉运,亦无碍也。癸未运吉,壬运合丁,化煞破用,所谓逢财必忌也。

—记:此处“癸未运吉”不准确,癸有冲丁之弊。

丙寅

癸巳

癸未

壬戌

论财篇林尚书造。寅午戌为火局,午易为巳,虽不成局,而有会合之意,未又暗合午火,地支财旺而透丙,固当以财 为用也。但财旺身轻,运宜劫印扶身之地。早年甲午乙未, 必然困苦;丙申之后,气转西北,火不通根,印绶得地,其贵宜矣。

丙辰

癸巳

壬戌

壬寅

论财篇王太仆造。与林造相似,虽辰为水库,究嫌根轻身弱。运至申酉而发迹,两人所同也。

丙辰

丙申

丙午

壬辰

丙坐午刃,申辰拱合,而透壬,固弃财而用煞矣。然其佳处,全在午刃,身强方能敌煞也。壬水生申,为秋水通源,用神进气,运行己亥、庚子、辛丑、壬寅金水之地,煞所以贵也。为论财篇一尚书命。此造宜归之偏官格或煞刃格中,因月令申金为财,故列于论财篇。

—记:庚子运与日柱天克地冲,子午冲,喜用被坏,不为好。

徐乐吾《子平真诠》三十论时说以讹传讹 

八字本有定理,理之不明,遂生导端,妄言妄听,牢不可破。如论干支,则不知阴阳之理,而以俗书体象歌诀为确论;论格局,则不知专寻月令,而以拘泥外格为活变;论生克,则不察喜忌,而以伤旺扶弱为定法;论行运,则不问同中有异,而以干支相类为一例。 

八字定理者,五行生克制化之正理也。不虚心研究,而先入为主,一知半解,自作聪明,皆所以致讹。俗书体象,如破面悬针格,以甲辛二字为悬针,巳酉二字相合乃配字,为破面也。命理非测字,其芒谬可见一班。拘泥外格,如不重用神,而以星辰纳音取格局之类,不察喜忌及不问同中有异者,所见未手,而自以为是也。

究其缘由,一则书中用字轻重,不知其意,而谬生偏见;一则以俗书无知妄作,误会其说,而深入迷途;一则论命取运,偶然湊合,而遂以己见为不易,一则以古人命式,亦有误收,即收之不误,又以己意入外格,尤为害人不浅。 

古人命书,喜用韵语,限于字数平仄,词不达意,易起误会,而俗书无知妄作,亦间有之。如五星以年为主,用星辰纳音起格局,而子平以日为主,亦用星辰纳音以自眩博览,自欺欺人,此一类也。古人命式,误收甚多,如《神峰通考》,即常见之;亦有并非误收,特借以说明一节,而后人误会为格局者亦有之。古来命书之中,如《三命》、《通考》、《子平》、《渊海》,收罗虽广,杂而不精,编次亦少条理,仅能供参考之用。《穷通宝鉴》精矣,而只谈经验,不说原理;《神峰通考》,不免偏执。欲求一完善之书,殊不易得也。

如壬申、癸丑、己丑、甲戌,本杂气财旺生官也,而以为乙亥时,作时上偏官论,岂知旺财生煞,将救死之不暇,于何取贵?此类甚多,皆误收格局也。如己未、壬申、戊子、庚申,本食神生财也,而欲弃月令,以为戊日庚申合禄之格,岂知本身自有财食,岂不甚美?又何劳以庚合乙,求局外之官乎,此类甚多,皆硬入外格也。 

常见妄人自作聪明,八字入手而不能解,即谓时辰错误,擅为改易,不知一时之差,喜用运途,截然不同,反使他人无从索解。今阅此节,始知类妄人,自古之矣。如壬申一造,甲戌藏火调候,至为明显。若易为乙亥时,旺财生煞,而煞无制,水寒土冻,木不发荣,以为合于时上一位贵格,岂不可嗤?戊子一造,食神生财,亦极明显,明见之食财,有何不美,而必用暗合之官星,合禄谓合官也?此种见解,皆自作聪明所为,非可理喻者。

人苟中无定见,察理不精,睹此谬论,岂能无惑?何况近日贵格不可解者,亦往往有之乎?岂知行术之人,必以贵命为指归,或将风闻为实据,或探其生日,而即以己意加之生时,谬造贵格,其人之八字,时多未确,即彼本身,亦不自知。若看命者不究其本,而徒以彼既富贵迁就其说以相从,无惑乎终身无解日矣! 

贵格不可解者常有之,我人研究学理,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正不妨留待研究,不必强作解人也。

记:沈孝瞻和徐乐吾两位先生对命理典籍、论命批判到今天仍然震耳发聩,适合时下。命理学要走入学术殿堂就必须有明确的理论根据,有自身的逻辑,而非凭个人经验,凭臆造八字去定规则,衍推分析。

徐乐吾《子平真诠》九论用神成败救应 

用神专寻月令,以四柱配之,必有成败。何谓成?如官逢财印,又无刑冲破害,官格成也。财生官旺,或财逢食生而身强带比,或财格透印而位置妥贴,两不相克,财格成也。印轻逢煞,或官印双全,或身印两旺而用食伤泄气,或印多逢财而财透根轻,印格成也。食神生财,或食带煞而无财,弃食就煞而透印,食格成也。身强七煞逢制,煞格成也。伤官生财,或伤官佩印而伤官旺,印有根,或伤官旺、身主弱而透煞印,或伤官带煞而无财,伤官格成也。阳刃透官煞而露财印,不见伤官,阳刃格成也。建禄月劫,透官而逢财印,透财而逢食伤,透煞而遇制伏,建禄月劫之格成也。 

用神既定,则须观其成败救应。官逢财印者,月令正官,身旺官轻,四柱有财生官,身弱官重,四柱有印化官,又有正官兼带财印者,须财与印两不相碍(参观论正官印节),则官格成也。刑冲破害,以冲为重,冲者,克也。如以木为官,则冲者必为金为伤官,故以冲为重。刑破害须酌量衡之,非必尽破格也(参观格局高低篇胡汉民造)。

财旺生官者,月令财星旺,四柱有官,则财旺自生官;或月令财星而透食神,身强则食神泄秀,转而生财。财本忌比劫,有食神则不忌而喜,盖有食神化之也。或透印而位置妥贴者,财印不相碍也(参观财格佩印节)。如年干透印,时干透财,中隔比劫,则不相碍;隔官星则为财旺生官,亦不相碍,是为财格成也。

印轻逢煞,或官印双全者,月令印绶而轻,以煞生印,为煞印相生;以官生印,为官印双全。如身强印旺,则不能再用印,最喜食伤泄日元之秀。若印太多,则须以损印为用,如土多金埋,水多木漂(参观五行生克制化宜忌节),必须去其有余,补其不足,则用神方显。故以财透根轻,运生财地,助其不足为美。若四柱财无根气,则印虽多,不能用财破印;原局财星太旺,印绶被伤,则反须以比劫去财扶印为美矣。此则随局取材,不能执一也。

月令食神,四柱见财,为食神生财,格之正也。若四柱透煞,则食神制煞为用,忌财党煞,故以无财为美。若煞旺而透印,则弃食就煞,以印化煞为用,但弃食就煞者,虽月令食神,不再以食神格论矣。四柱若见枭印夺食,则弃食就煞为真,斯亦格之成也。

月令偏官而身强,则以食神制煞为美,为煞格之成。若身强煞弱,或煞强身弱,皆不能以制伏为用,必身煞两停者,方许成格。

月令伤官,身强以财为用,为伤官生财;身弱以印为用,为伤官佩印。伤官旺,印有根,以运生印地为美。斯二者皆格之正也。若伤官旺,身主弱,而透煞印,则当以印制伤,化煞滋身为用。虽月令伤官,而其重在印。伤官带煞而无财,与食神带煞相同。盖以伤官驾煞,即是制伏,忌财党煞,故以无财为成也。

月令阳刃,以官煞制刃,格局最美。刃旺煞强,威权显赫,印滋刃,财生煞,故以财印并见为吉,但须不相碍耳。刃旺者,亦可用食伤泄秀,但用官煞制者,不能再用食伤,故以不见伤官为格之成也。

建禄月劫,透官而逢财印,即同官格;透财而逢食伤,即同财格;透煞而遇制伏,即同煞格。盖禄劫本身不能为用,而另取扶抑之神为用,即与所取者之格相同也。

 

何谓败?官逢伤克刑冲,官格败也;财轻比重,财透七煞,财格败也;印轻逢财,或身强印重而透煞,印格败也;食神逢枭,或生财露煞,食神格败也;七煞逢财无制,七煞格败也;伤官非金水而见官,或生财生带煞,或佩印而伤轻身旺,伤官格败也;阳刃无官煞,刃格败也;建禄月劫,无财官,透煞印,建禄月劫之格败也。

败者,犯格之忌也。月令用神,必须生旺。正官见伤,则官星被制,冲官星者,非伤即刃,同为破格也。

财轻比重,则财被分夺;财透七煞,则财不为我用而党煞,反为克的者之助,为财格所忌也。

印轻逢财,则印被财破;身强印重,须食神泄身之旺气,若不见食神而透煞,则煞生印,印又生身,皆为印格之忌也。

食神逢枭印,则食为枭印所夺矣;食神生财,美格也,露煞则财转而生煞,皆破格也。

七煞以制为用,有财之生而无制,则七煞肆逞而身危矣。

伤官以见为忌。惟金水伤官,金寒水冷,调候为急,可以见官,除此之外,见官皆非用伤所宜。伤官生财,与食神生财相同,带煞则财转而生煞,为格之忌。身旺用伤,本无需佩印;伤轻见印,则伤为印所制,不能发舒其秀气,故为格之败也。

阳刃以官煞制刃为用,若无官煞,则刃旺而无裁抑之神矣。

建禄月劫,日主必旺,喜财生官,无财官而透煞印,则煞生印,转而星身,其旺无极,皆为破格也。成格破格,程式繁多,亦有因会合变化而成败者,参观用神变化节。

成中有败,必是带忌;败中有成,全凭救应。何谓带忌?如正官逢财而又逢伤;透官而又逢合;财旺生官而又逢伤逢合;印透食以泄气,而又遇财露;透煞以生印,而又透财,以去印存煞;食神带煞印而又逢财;七煞逢食制而又逢印;伤官生财而财又逢合;佩印而印又遭伤,透财而逢煞,是皆谓之带忌也。 

带忌者,四柱有伤用破格之神,即所谓病敢;救应者,去病之药也。

正官逢财,财生官旺,为格之成;四柱又透伤,则官星被伤而破格矣。月令正官,干头透出,格之所喜,而又逢合,如甲以辛为官,生于酉月,透出辛金,正官格成矣;而又透丙,丙辛相合,官星不清而破格矣。

财旺生官者,月令财星,生官为用,与正官逢财相同;逢伤则官被伤,逢合则财被合去,孤官无辅,同为破格。

印透食以泄气者,月令印绶,日元生旺,透食以泄身之秀,印格成也;又遇财露,则财损印为病,而破格矣。透煞以生印,煞逢印化,印得煞生,格之成也;而又透财,则财破印党煞而破格也。

食神带煞印者,月令食神而无财,弃食神而用煞印,是耿威权显赫;或以印滋身、以食制煞而不相碍,亦为成格。若见财,食以生财,财来党煞破印,格局俱成矣。

七煞逢食制者,以食制煞为用,逢印夺食而格败。

伤官生财者,身旺恃财泄伤官之秀,财被合则气势不流通,而生财之格破。

伤官佩印者,身弱恃印滋身,又逢财,则印被财伤,而佩印之格破。

阳刃格喜官煞制刃,透官而见伤官,透煞而煞被合,失制刃之效用矣。建禄月劫与阳刃相同。用官喜见财生,逢伤失制劫之用,用财喜食伤之化,用煞须食伤之制,若不见食伤而反逢煞透,则财党煞以伤身,皆犯格局之忌。

成中之败,亦变化万端,此不过其大概也。如财旺生官,美格也,身弱透官,即为破格。伤官见官,为格之忌,透财而地位配置合宜,则伤官生财来生官,反可以解,种种变化,非言说所能尽,在于熟习者之妙悟耳。

成中有败,或败中有成,命造中每个有之,不能一一举例。兹略举造,以见一斑。

 

壬 戌

己 酉

丁 丑

甲 辰

此南浔刘澄如造。月令财星生官,格之成也,而干透己土,官星被伤,成中有败。时干透甲印,而财印不相碍,印绶制食,格局以成。年上官星破,故不贵;丁己同宫,财星有情,故为浙西首富。行官煞运有印化,为败中有成也。

 

己 卯

丙 子

庚 寅

辛 巳

此申报馆主人史量才造。伤官带煞而透印,格之成也。印坐财地,不能制伤化煞,成中有败。所以仅为无冕帝王也。 煞通根寅巳而旺,只能用伤官制煞。财为忌神,居于年支,早年必困苦。至未运,会卯化财,泄伤党煞,被刺。

 

乙 卯

丙 子

丙 子

丁 酉

此党国元老胡汉民造。月令官星,年印时财,两不相碍,格成三奇。惟官重宜行印劫,惜运不肋耳。此造为生于光绪五年十一月初七日酉时,或有传其为十月廿六日申时者,则成中有败矣。列式如下:

 

乙 卯

丙 子

丙 寅

丙 申

月令官星,财印为辅,格之成也。惜寅申相冲,财印两伤,主虽正,奈辅佐冲突,不得力何?为成中有败也。又浙西盐商周湘舲造,为甲子、丙子、丙寅、丙申,两造相似,均主辅佐倾轧,晚年寥落不得意也。

 

癸 巳

丙 辰

壬 申

癸 卯

此杨杏佛命造。时逢癸卯,身旺泄秀,干透丙火,通根于巳,为伤官生才,格之成也。年时两癸,群劫争财, 成中有败也。行运到子,申子辰比劫会局,流年癸酉,冲去卯木,被刺。

 

己 卯

丁 丑

癸 丑

乙 卯

此前行政院长谭延闿命造也。食神制煞,而中隔以财,格之败也。喜乙丁隔癸,木不生火,煞坐食地,为败中有成。将煞安置一旁,不引生则无碍。丁火藉以调候,不可为用,盖丁火动则生煞也。用神专取食神,非但泄秀,兼以制煞。下救应节云,财逢煞而食神制煞以生,有救应,即是败中有成,为贵也。申运庚午年,乙卯两官均伤,又午年丁巳得禄,煞旺攻身,突然脑冲血逝世。

 

丁 亥

丙 午

壬 寅

己 酉

此前外交部长伍朝枢命造。寅午会局,财官并透,但五月壬水休囚,财官太旺,身弱不能任用财官;喜年逢亥 禄,时逢酉印,印禄帮身为用,乃败中成也。

—记:此八字好在大运有金水相辅。乙巳  甲辰   癸卯   壬寅   辛丑  庚子  己亥

 

癸 巳

辛 酉

庚 申

丙 戌

此石友三命造,阳刃格。时透七煞,制刃为用,格之成也。无如月干辛金合丙,年上癸水制煞。为成中有败也, 又如郭松龄造,癸未、丙辰、丙午、戊子,亦成中有败也。格之成者,如龙济光造,丁卯、丙午、丙子、壬辰,煞刃格成也;建禄如江万平造,丁酉、丙午、丁酉、己酉,用食神生财,亦格之成也。

 

何谓救应?如官逢伤而透印以解之,杂煞而合煞以清之,刑冲而会合以解之;财逢劫而透食以化之,生官以制之,逢煞而食神制煞以生财,或存财而合煞;印逢财而劫财以解之,或合财而存印;食逢枭而就煞以成格,或生财以护食;煞逢食制,印来护煞,而逢财以去印存食;伤官生财透煞而煞逢合;阳刃用官煞带伤食,而重印以护之;建禄月劫用官,遇伤而伤被合,用财带煞而煞被合,是谓之救应也。

官逢伤透印以解者,如甲木生于酉月,干头透丁破格而又透壬,则丁壬合,丁火不伤酉金之官也。合煞如丙火生于子月,壬癸并透,官煞杂而破格,透丁,则壬合而官清矣。刑冲者,如己土生于寅月,支逢申,则申冲寅破官,支又见子,则子申合而化水,反生寅木,所谓会合解冲也。

财逢劫而食化者,如甲木生辰戌丑未月,乙木并透,比劫争财,干头透丙火,则比劫生食,转而生财,而财格不破矣。或不透丙而透辛,则辛金克制乙木亦不争财矣。

逢煞者,如丙火生于酉月,月令正财,干透壬水,则财生煞而格破。如又透戊土,则壬为戊制,而戊土又生酉金之财,或不透戊而透丁,则合煞以存财,皆败中之救也。

印逢财而劫解者,如乙木生于亥月,月令正印,逢戊己土财,则财破印而格坏。如透甲乙木,则劫制财而护印;透癸甲则合财以存印。

食神逢枭,如甲木见丙而又透壬,为食被枭夺而破格。若透庚煞,则可弃食就煞以成格;或不透煞百透戊土之财,则戊亦可制壬以护丙食,为食格成也。

乙木生酉月而透丁火,食神制煞也。煞以制为用,见壬癸去丁火食神,剮破格矣。更见戊己之土,去印以存食,不坏制煞之局,而格成也。

伤官生财透煞者,如甲木生午月而透己土,为伤官生财格,透庚金七煞而格破,如柱透乙木,则乙庚合而伤官生财,格成矣。

阳刃格以官煞制刃为用,带伤食制官煞而格破,若得重印以去食作,则阳刃格成矣。

建禄格,见劫用官而遇伤,用财而带煞者,如甲木生寅为建禄,用辛金官星而遇丁火,用己土财星而透庚金,皆为破格。若遇丁火而透壬,丁壬合,不伤辛金,而官可用;见庚金而透乙,乙庚合,财不党煞而格全。皆为败中之救应也。

上述败中救应之法,乃显而易见者,救应之例不一,兹略举数造,以见一斑。

 

丁 巳

己 酉

庚 子

丁 亥

朱古薇命造。月令阳刃用官,然重官不贵,妙在年上官星隔以己印,官生印,印生身,专用时上官星,运行助官,回翔台阁,则因己土为救应之神也。

 

癸 酉

乙 丑

庚 寅

丙 子

此浙江省长张载阳造。时上七煞透出,用年上癸水伤官制煞,中隔乙木,则伤官生财,财生煞,为格之败。妙在乙从庚合,则癸水不生乙木而制煞,以本身之合为救应也。

—记:此例存疑。

 

癸 酉

丁 巳

己 卯

甲 戌

民初浙江省长褚辅成造。己土生于四月,丁火透出,火炎土燥,得年上癸水破印生官,以癸水为救应之神也。巳酉会局,食伤碍官,妙在癸水透,则食伤之气生财,故动亦仅癸运为美也。此造粗相之,财印相碍,官伤相碍,官伤相碍,不知贵在何处,细按方知,《滴天髓》云,“澄浊求清清得净,时来寒谷也回春”,正谓此也。

 

辛 巳

壬 辰

乙 亥

壬 午

此江苏省长陈陶遗造。乙生辰月,日坐长生,用午中丁巳,食神生财格也。年透辛金七煞为破格,喜得辰中透壬水,化煞生身,以壬为救应之神也。虽用食神生财而运喜食忌财,则以食能泄秀而财破印也。凡八字多风浪起伏者,大多如此。

—记:乙在亥为死,而非长生。

八字妙用,全在成败救应,其中权轻权重,甚是活泼。学者从此留心,能于万变中融以一理,则于命之一道,其庶几乎!

八字中之成败救应,千变万化,非言说所能尽。上列变化,就月令用神举普通之方式而已。孟子云,大匠能使人以规矩,不能使人巧,学者熟习之后,自生妙悟。若论其变,则同一八字,地位次序,稍有更易,即生变化,或成或败,或能救应,或不能救应,非可同论,亦非引举方式所能尽。惟有一理融贯之,则自然权轻权重,左右逢源矣。

—记:格局为学习八字的基础。要想学好八字得打好基础。但是当有了一定基础之后,又就放弃条条框框的限定,学习《滴天髓》及《穷通宝鉴》,灵活巧断,兼顾全局。

《格物至言》之壬水

阳水天河暴雨也,作云普润为福无涯,若无云之雨,涸可立待,故先要密云为有用,至用甲乙为吐气,又其次耳,及水旺用土,此去留舒配,非论体也,其云维何,庚辛是也。

壬如大海、暴雨

 

壬子

波涛之水也,有杀制刃则狂澜底柱,清宴立俟,文武有总制镇抚权位,再加印授食伤,与官杀互相制伏,富贵难量,否则泛滥无依,死无棺榔。

喜行火土成坝,忌金水木冲坝。

—记:壬子之水汪洋,最喜戊土来制,则有杀刃相得之好,能获权势名利。也喜甲乙寅卯泄秀生财,则文章生发,商场上长袖善舞。

 

壬寅

雨落沙堤也,见其入不见其出,食神生财,富贵可期。最喜云雨交集,趋艮利达,发福无涯。有木透出多武贵,若四旁大燥,是镕冶之辈。

喜行金水木,忌火土及午戌运。

—记:壬寅坐下为食神生偏财再生偏官,食才杀三者皆旺,所以富贵易得。要水有源,木有去,五行流通。春夏喜金,秋冬喜木火。

 

壬辰

壬骑龙背名魁单,第一要遇亥子之刃,则龙可飞天入渊,更喜甲庚为风云际会,支遇寅卯,则升腾潜跃,得此数者文武科第,富贵利达。盖辰多则贵,寅多则富,惟见戌无情,玄黄野战。

喜行金水木申子辰亥子丑运,忌火土己午末寅戌运。

—记:辰能纳水,壬有所归。辰中土能制水,至水不泛滥,所以壬辰之人有谋略有礼有节。所喜者,配成杀印相生格或食神制杀格。阳干多喜阳干,故甲庚戊为上。

 

壬午

禄马同乡,水火既济,胎元生息,不难灌溉,身家只看前后,孰畸孰正,然后去留舒配,或补水或补火,匀停即富贵,失停即贫贱。

喜忌先看偏正,后酌用舍。

—记:壬午坐下为财官,故而名利之心皆重。在人情上是,重视亲情,也爱惜财务,同时有事业心责任心,故而名利也易得。五行上喜金来生水,木来生火。身旺是则喜戊土来制。

 

壬申

水满渠成也,生生不息,清白在躬,再生于秋或际乎庚定,主富贵,如生春夏则减半,再察前后左右,有刃则用杀,无刃则不宜用杀,最忌甲与戊太狠,以致过颡在山,反失顺流之性。

喜行金水火,忌木土,亦参酌舒配。

—记:壬申为自坐长生,昆仑水之发源,故生气昂然,聪明灵活,心态浩然,易得长寿。申为偏印,喜偏财来调和。四季适应性强。

 

壬戌

骤雨易晴也,凡名利妻子多是遇而不遇。若前后有金水相凑,则不遇转为奇遇,不然终不中也。

喜行金水,忌木火土。

—记:戌为高亢干旱的西北之地,所以壬水要金来发源,水来帮身。在这个前提下,则喜甲乙以成满目青山。戌为壬的财库,八字配合不失,可成富翁,家藏珍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