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通宝鉴》之论木

木性腾上而无所止,气重则欲金任使,木得金,则有惟高惟敛之德,仍爱土重,则根蟠深固。土少则有枝茂根危之患,木赖水生,少则滋润,多则漂浮,甲戌、乙亥、木之源,甲寅、乙卯,木之乡。甲辰,乙巳,木之生,皆活木也,甲申、乙酉、木受克,甲午、乙未、木自死,甲子、乙丑,金克木,皆死木也。生木得火而秀。丙丁相同。死木得金而造,庚辛必利,生木见金自伤,死木得火自焚,无风自止,其势乱也。遇水返化其源,其势尽也,金木相等,格为断轮。若向秋生,反伤於斧,是秋生忌金重也。
徐乐吾评注:总论木性,阳散而泄为木,欣欣向荣,故云腾上,其气散泄而无收束。金者,肃杀之气,其性收敛,正治散泄之病也。木重用金,仍不离土,土不但能生金,兼能培木,木克土为财,然与火之克金,金之克木,有不同,正以土有反生之功也。水者木之印,然水少则生木,水多反窒木生机。木有活木死木之分。以十二宫方位论之,自长生至衰位,生机畅逐,自病死至胎养,木多枯槁,故甲寅、甲辰、甲子、乙亥、乙卯、乙丑、活木也,甲午,甲申、甲戌、乙巳、乙未、乙酉、死木也。(以甲子、乙丑为死木,甲戌、乙巳为活,理有未合,盖参杂纳音言也),活木见火。则成通明之象,见金则伤,而成栋梁之器。遇火自焚,遇水漂浮,然其中亦有分别,秋木宜金,夏木宜水,详下文。金木相制成格,名为断轮,最为上格。(相等者,柱见四木四金,两神成象也),然生於三秋,木气已尽,金神司令,虽干支相等,仍然木被金伤,故秋木见金,必须火制也,凡两神成象,当察月令之气以分强弱,不仅秋木为然也。

花漫城主记:死木活木是穷通宝鉴中对日元甲乙木独有的观点。个人同意徐乐吾先生的观念,正五行不要混入纳音。甲子、乙丑日柱都有水生木,属于活木。甲午、乙未日柱都有火焚烧木,属于死木。这里指提及了活木的喜用,没有论到死木的喜用。所以活木死木的区分一直是命理界很有争议的悬案。个人经验是,死木对水的要求不大,更看重火土金的互相制衡。

春月之木,余寒犹存,喜火温暧,则有敷畅之美,藉水资扶。而无乾枯之患,初春阴浓湿重,则根损枝萎,故不宜水盛,春木阳气烦燥,叶槁根乾又不能无水,是以水火二物即济方佳。
徐乐吾评注:木,三春气候之代名词,阳和之气也,论其宜忌,当分三个时节。立春后,雨水前,为初春,雨水之后,鼓雨之前,为仲春。鼓雨之后,为暮春。仲春两个月中,又分春分前后言之,余寒犹存,言初春也。得丙火温暧则敷荣,见水多则萎绝,或丙火出干,地支配合一二点水,则有即济之功,若水多则根损枝枯,反损精神,此言初春专以丙火为用也。仲春阳气渐壮,宜水火并用,初春用火可以缺水。仲春用火,不能无水,初春取其调候,专用丙火,仲春取其通明,丙丁同功,所谓生木得火而秀也。暮春阳壮木渴,非得水不可。无水则根槁枝乾,即使支会木局,格成曲直仁寿,无癸资扶,不能取贵也,以上论春木见水见火。

花漫城主记:这里把五行之气木具体到花草树木来论述,以让读者有具体的认识。具体什么时候重水,什么时候重火,什么时候水火都要,有详细分析。

土多而损力,土薄则财丰。
徐乐吾评注:此言春木见土,土、木之财也。三春木旺土虚,然初春木嫩不能克土,墓春土旺,亦防木折,总之春木见土,为配合辅佐,(如春木用金官杀,只宜财生,不宜印化),少见则喜,多见则忌,不宜喧宾夺主也。

花漫城主记:财为养命之源,草木扎根之处。所以也要土。“春木用金官杀,只宜财生,不宜印化”,在于春天之木气较盛,春天用金,说明全局木气已经很足,再来水,就会化了金的修剪之力,徒添木的互相争夺之势。

忌逢金重,伤残克伐,一生不闲,设使木旺,得金则良,终身获福。
徐乐吾评注:此言春木见金,初春阳和日暖,而逢寒肃之气,春行秋令,木气摧残,即使配合得宜,不致夭折,亦一生不闲,非上命也。言仲春木旺,不妨用金,但春金气弱,木坚金缺,得一点庚金,而有土以生之,则贵。金多气杂,有丁火制之,亦贵。季春木老,必须用庚金,更宜有水配合,方为上命。

花漫城主记:春天的木,对金的需求,随着时令的流转而递进。《穷通宝鉴》重庚金,削伐木的力度大。而《子平真诠》重正官,甲木喜辛,乙木喜庚。子平格局论命重视社会伦理体系,所以喜正官之稳重。但是实际社会中,取得大成就者,都是突破了社会稳定体系,才有奇伟功绩。所以,甲木喜庚,更为确切。

夏月之木,根乾叶枯。
徐乐吾评注:三夏火旺之时,不论四五六月 ,木皆有枯槁之象。

花漫城主记:夏天八字不离水,不管什么五行都一样。
欲得水盛而成滋润之功,诚不可少,切忌火旺而招自焚之优。故以为凶。

徐乐吾评注:三夏木性枯杭,故其最需要者为水,得水为用,最为上格,即使用别神,亦不能无水为配合也。巳午未月为木之病死墓宫。书云:得火自焚,又云:乙木叠逢火位,名为气散之父。故最忌为火,如火旺而无水制,总非上格,此言夏木见水火二神也。

花漫城主记:何为火旺,应该是丙丁巳午达到3个或以上。

土宜在薄,不可厚重,厚则反为灾咎。
徐乐吾评注:此言见土,夏本气泄而弱,见厚土,无力克制,反有财多身弱之优,惟木旺火多之局,无水制火,不得已取一二点土以泄火气。为食神生财格,则为有益,但运宜水乡,不利东南,火土旺故也。

花漫城主记:如徐乐吾先生所言,土的主要作用在于泄火气。土也是云,夏天毒辣辣的太阳之下,万物都希望能有云来遮挡一下。

恶金在多,不可欠缺,缺则水涸无源。
徐乐吾评注:此言用金,夏木用金,非取其克,火旺金熔,虽多奚益,但夏木不可无水,而水至巳午未月为绝胎养之宫,非得金生之,无源之水易涸,不可欠缺者,言取以为辅佐也。书云:逢印看煞,即是此意。

花漫城主记:如徐乐吾先生所言,金的主要作用在于生水。

重重见木,徒以成林,叠叠逢华,终无结果。
徐乐吾评注:此言用劫,夏木,死木也,(巳午未为木之病死墓地),有旺火泄其气,不能以偏旺成格,即使木火伤官。或财多用劫,亦非水配合不为功,木虽多,奚益哉。

花漫城主记:如徐乐吾先生所言,金的主要作用在于生水。“华”即是花,也就是丙丁火。这里是说夏天之木,若八字中只有木火两行,不管是木多还是火多,都没有用。

秋月之木,气渐凄凉,形渐凋败。
徐乐吾评注:阳和之木,至秋而衰,凄凉凋败,秋木之性也,气候逐渐转移。分初秋、仲秋,墓秋三个时期。宜忌因时而异。

花漫城主记:注意这里提到木的气和形。不能只考虑到行,这是学易应该有的思维自觉。

初秋之时,火气未除,尤喜水土以滋。
徐乐吾评注:初秋指立秋后、处暑前、言之,水至申宫,其气已绝,申宫金水同行,煞印相资,为绝处逢生,但秋水性寒,滋木不秀,必得土栽培,木之根基方固,故水土必相资为用,用水不能无土也。

花漫城主记:水土相滋,多是重水。

中秋之令,果已成实,欲得刚金而修削。
徐乐吾评注:仲伙者,处暑后,霜降前也。大气循环,理无绝灭。木至秋,虽外象凋残,而生气内敛,残枝败叶,窒碍生机,宜加剪除,书云:死木得金而造,庚辛必利,正言仲秋之木也,水滋不生。火炎自焚,惟得金则大用以彰,所谓斧啄削,而成梁栋之材是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强调仲秋之时,木气很弱,但不是绝灭,而是生气内敛。这里再次出现“死木”的说法,可见评定死木活木,除了看日柱,还可以看月令。”欲得刚金而修削”这里金要多少,没有说明白。个人认为,可有两种情况最好,一则木成从官格;二是官印相生,木有根,火来炼金,成食伤制官杀的态势;较为理想。

霜降后,不宜水盛,水盛则木漂,寒露节,又喜火炎,火炎则木实。
徐乐吾评注:寒露,霜降、言墓秋也,秋气已深,木不胜秋气之摧残,用金须有火制,用水用土,皆宜火为配合,得火温暖,水之根气自固,故火炎则木实,霜降之后,水旺进气,无根之木,水盛则漂,必得土以培之,火以温之,方得植根深固,而为有用之木也。

花漫城主记:“火炎则木实”这里很强调火的作用,可以在实践中验证。实际上,火为耗泄木之物,火多了木自然被耗泄而弱。

木多有多材之美,土厚无自任之能。
徐乐吾评注:三秋金神秉令,四柱见比劫多,更有食伤,(火)名身旺煞高有制,必为上格,秋木衰退,喜比劫为助,非取有用也,土、财也,培木之根,取土为辅助则可,若土厚,则衰退之木,无疏土之力,财旺不克负荷,名财多身弱,富屋贫人,故云:无自任之能也。

花漫城主记:“火炎则木实”这里很强调火的作用,可以在实践中验证。实际上,火为耗泄木之物,火多了木自然被耗泄而弱。

冬月之木,盘屈在地。
徐乐吾评注:木生於亥,生气萌动也,小阳春时节,气和煦,木之内在发育,即是木生之象,转瞬严冬,生机受阴,不比火生於寅,水生於申,有日增月盛之势也,盘屈在地,不能上腾,冬木之性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是说初冬木气的情况。由此可以推出亥月之木,喜木火相辅。初冬出生的甲乙日元都有内敛的性格。

欲土多以培养,恶水盛而忘形,金纵多不能克伐,火得见温暖有功。
徐乐吾评注:冬月之木,最需要而不可缺少者,为火,寒木向阳,无火温暖,木不敷荣,虽重见,不厌其多也,火能温木,土亦能温木,三冬水盛无土,则枝萎根损,窒碍生机,宜土以培之,但宜戌未火土,不宜辰丑湿土,水能生木,而冬水则冻木,反生为克,故水盛忘形,金之气泄於水,不能克木,木气在地,亦不受克,故金虽多,无所用之。

花漫城主记:徐乐吾先生解释得很详细准确,不赘述。

归根复命之时,木病安能辅助,忌死绝之地,只宜生旺之方。
徐乐吾评注:重又申述冬木用火之意,三冬时节,木气归根,金不能克水反冻木,木虽有病,孰为辅助,惟有年日支,临东南木火生旺之地,则吉(寅卯辰巳午未);临西北死绝之地,则忌(申酉戌亥子丑),大运同论,寒木向阳,此之谓也。

花漫城主记:”临东南木火生旺之地,则吉(寅卯辰巳午未);临西北死绝之地,则忌(申酉戌亥子丑)”,大方向是这么看。但是也要看具体八字中水木与火土金之间的比重是否过于悬殊。总的原则,还是全局中和、五行流通为贵。

《穷通宝鉴》之五行总论

五行者,性本乎天地之间而不穷者也,是故谓之行。

研究命理,首须明五行之为何物,五行者,春夏秋冬之气候也,流行於天地之间,循环不断,故谓之行。(花漫城主记:五行在天为气,在地成形。气是看不见摸不着,但能感觉得到。气落到地上,凝聚成形,形成形形色色的物,看得见,摸得着。但所有生物或物件都不会是由单一的五行形成,只是以某种五行为主。

财官食印等八神名称,古人担纲挈领。以示初学,所以便於论休咎也,如论生克,五行各有所宜,性质不同,未可概论,言财官食印,不如径言五行之为便,故本书专论五行,不言八神,四时气候,古人代之以卦,名曰卦气,至汉代,始易以五行,生克,及印比官鬼等名称(详子平粹言)卦气合气候方位言,今论五行,亦宜会其意也。(花漫城主记:这是就是《穷通宝鉴》只论五行十天干,而不论财官印食的理论根据。

北方阴极生寒,寒生水,南方阳极生热,热生火,东方阳散以泄而生风,风生木,西方阴止以收而生燥,燥生金,中央阴阳交而生温,温生土,其相生也所以相维,其相克也所以相制,此之谓有伦。(花漫城主记:这里符合我国的地理气候。东南方靠近海洋,所以气候湿润,风多,草木生长茂盛。相对而言,西部就是大山和砂石多,北方就偏寒。

以五行代春夏秋冬之名称,配合方位,出於天然,北方亥子丑,冬季也。南方巳午未,夏季也,东方寅卯辰,春令也,西方申酉戌,秋令也,冬季阴寒为水,夏季阳热为火,春令阳和散泄为木,秋令寒肃收敛为金,土无专位,居中央而寄四隅,四隅者,艮(丑寅)巽(辰巳)坤(未申)乾(戌亥),即四季交脱之际也,春夏之交,木气未尽,火气已至,间杂之气名也属土,(夏秋冬同论)如统一年而论土,至午未月为最旺,亦居中央之意也,顺序相生,所以相维,故循不而不断,隔位相克,所以相制,故盛极则衰,否极则泰,无往不复,天之道也,伦者常也,言有一定之程序也。(花漫城主记:这里通过五行与季节和方位对应联系起来,所以五行干支可以定位预测出时间地点。

夫五行之性,名致其用,水者其性智,火者其性礼,木其性仁,金其性义,惟土主信,重厚宽博,无所不容,水附之而行,木托之而生,金不得土则无自出,火不得土则无自归,必损实以为通。致虚以为明,故五行皆赖土也。(花漫城主记:这里五行特性的高度概括,也是论人性格特点的基础。

由五行之性质而推其用,水性流动,其象为智,火性光明,其象为礼,木性阳和,其象为仁,金性严肃,其象为义,土性浑厚,则近於信,以五行配五常,有此象徵。人秉五行之气以生,随其秉赋而成各人之个性,有类似之点,如金水伤官,人必绝顶聪明。火性炎上,生居东南,果断有为,若居西北谨畏守礼(见下论火)。曲直成格,必主仁寿,由各人之秉赋而推其性情,大致不甚相远也。土无专位,而四时皆有其用,金水木火,赖土以存,然言其性,则过於厚重而不灵,必损其实,致其虚,方能致用,故土之用,所赖金水木火以成也。(花漫城主记:刚才论及的是时间地点,这里论及的是人和人性情。

推其形色,则水黑,火赤,木青,金白,土黄。及其变易则不然,当以生旺从正色,(当生旺则正气全,可见正色)死绝从母色(水者木之母,死绝则黑,木者,火之母,死绝则青,火者,土之母,死绝则赤,土者,金之母,死绝则黄,夫五行死绝,则气归根见母之色,凡人遇苦楚呻吟呼母者,即此之义也,成形冠带从妻色。(少壮之年及衰老之际仰妻之时也),病败从鬼色,(病、败之地,鬼旺之乡,受克则气归鬼)。旺墓从子色,(旺为傅,墓为收敛,故色在於子),其数则水一、火二、木三、金四、土五、生旺加倍,死绝减半,以义推之。(花漫城主记:这里五行对应人的肤色,条分缕析,十分细腻。至于其数,则可另外用十天干分别对应0-9

五行之色,随生旺绝十二宫而变易,生旺者,长生临官。成形冠带者,沐浴冠带也。旺墓者,帝旺墓库也。病败者,病位衰位也。死绝者,死位绝位兼胎养育之也。五行之数,即河图之数也,更以生旺死绝增减推之。

夫万物负阴而抱阳,冲气以和,过与不及,皆为乖道。故高者抑之使平,下者举之使崇,或益其不及,或损其太过。所以,贵於折衷,归於中道,使无有余不足之累,即财官印食贵人驿马之微意也。行运亦如之,则命理之说,思过半矣。(花漫城主记:冲气以和,是指五行各气交流融合,达到和谐。中正平和是人的最佳状态,也是八字的最佳状态。

阴阳者正负也,万物皆有阴阳,生长而盛而衰老病死。一气循环,周流不断,由生而长为阳,为正气,由盛而衰老病死为阴,为退气(参阅子平粹言)。命理之意,无非损之益之,使其归於中道,无过与不及而已,才官食印,为五行生克制化之代名词,贵人驿马列等神杀,亦五行动静变化之名称也,原命合於中道,不待运而发,原命有缺,则必待运之助,吉凶休咎,胥由此出,子平之理,不外乎此矣。(花漫城主记:五行之气有盛衰起伏循环往复,人的运气也有起伏。所以在运气低谷时不必气馁,磨练自己,为运气起来做积累充分的能量。运气高峰时,不要得意忘形,要未雨绸缪,为将来的寒冬积累粮草。

《穷通宝鉴》

《穷通宝鉴》一书,也称《拦江网》,《造化元钥》有自比于宝鉴可以明鉴八字命运之好歹;自比于横江之网,八字犹如过江之鱼,尽入网中无一遗漏;自比于打开八字造化的关键钥匙。本书是根据十天干本身特性与十二月份发生的关系,来讨论八字命运的好坏。如果说《子平真诠》的格局论命更接近人情社会,那么《穷通宝鉴》的论命方法则更接近自然之理,两者研究角度不同,自然同一八字的好坏定论,也会有不一样。然而,两者都是命理经典,具有互补互鉴的作用,命理研究者在实践应用中,当斟酌用之。若从两书都能定为出色的八字,自然是出色无疑。

今天开始,为大家分享《穷通宝鉴》全书以及个人的一些心得体会,欢迎读者共同研究讨论。

《穷通宝鉴》韦千里序

序者叙也,书序之作也,原为叙述书中这梗概及其命意也,乃有自序,无非谦虚之言,抑有序他人之著作,大都谦美之辞,要皆失其实在耳。兹者,余序本书,因原作者与评注者,俱已谢世,乃得不卑不亢,但述其优点与缺点可已。按本书之梗概及命意,已详余春台先生序文。窃以其优点凡四。一为祗凭八字五行,阐述生克制化,刑冲会合,不杂其他歧见,断语如哀家梨,如井州翦,爽利而绝不含糊。一为根据(取用贵乎提纲)之宗旨,分论十二个月之十个日干,有条不紊,系统井然,读者略加用心,天下万千命造,即已胸有成竹矣。一为列举实验之命造为例,更见其言无虚言,论无虚论,读者可以放心研究也。一为徐乐吾先生,乃近代之命坛巨子,读书多,腹笥富,经其评注,并亦举例证之,诚如画龙点睛矣,缺点凡四。一为原书作都文笔不甚通顺,颇有词不达意之憾。一为乐吾先生,虽然学问渊博,但其评注,间有牵强附会之处,不免乎硬凑而离题也。一为转辗抄录,错字百出。(缘此搞原系徐乐吾先生评注早拟付梓,因事未果,民国三十八年秋,徐先生遽归道山之日,适当沪上雷厉风行,严禁此道之时,同好之人,恐其湮没失传,逐密商而将之油印数十份,冀能留传后世,而供后学研究参政,该油印本,抄於仓卒而又惊恐之下,错误逢所难免,)一为此油印本稿,余在一九五七年,借自上海李雨田先生,雨田先生,好学不倦,当其读本书之时,已加校正,余忝任校对,初校既翻覆而不惮其烦,二校三校,亦阅全文,但仍恐亥豕鲁鱼,颇多错讹,愧对读者甚矣。惟一厚望者,出版之后,命理同好诸君,予以指谬,并参加宝贵之意见,当於再版时并刊之,俾此硕果公存之作,更添牡丹绿叶之妙也。谨为之序。

丙午立冬韦千里误用於台北旅次。

—记:从韦先生的序言可以看出,《穷通宝鉴》胜在系统条理,断言明白,对与不对可以一目了然。且不涉及纳音和神煞,少很多虚浮游移。

《穷通宝鉴》徐乐吾序

古语有云:“言之不文,行之不远”,有以哉,栏江纲一书,以十干配十二月察其生旺休囚,以定取用之准则,立一成以驭万变,秩然有序,命理书中,殆无其匹,顾以出於术者之手;义精理奥,词不达意,辗转传抄,鲁钱亥豕,不可卒读,沈渝几五百年,不为世重,夫专门之学,幽邃之理,而欲以普通文笔,深入而显出,诚非易事,其不达又何足怪,而后之学者,不能领会其义,逐并其书而轻视之,高山流水,知音者希,反不如渊海,神峰之受人欢迎,斯则良可欢也!栏江纲作於明代,不署作者姓氏,至清初康熙间,入於日官之物,易名曰:造化元钥(见原序)至清季光绪间,入於楚南余春台手,又易名曰:穷通宝鉴,始有刊印本,即今之坊本是也,予於评注宝鉴时,奇其书,未能尽解其义,偏求善本不可得,疑其有误而不敢擅易,嗣由友人之介,於旧书肆中,购得真州吴氏有福读书堂珍藏精抄本,两相比对,相互校正,一字出入,义理悬殊,所列命造,亦多数百,则为有清日官所增附者也,复经数年之研求,在昔视为不可解者,今乃恍然不悟。盖熟习之余,始能旁通,实例入手,自然领会,其间盖有不可强求者,爰不揣浅陋,重为阐述,并以搜集之近代名人命造附后,名之曰(造化无匙评注)述而不作,其辞有未达者,代为达之而已,非敢有所阐发也,顾义理深邃,变化繁复,词有未当,易启误会,自始迄今,盖已七易稿矣,时值玄黄战野,蚩尤横飞,资生事业,尽付劫灰,稿成而出版之资已无着,讵造化之机,固有所不可泄耶,抑义理显晦,会有其时,时即因缘,犹未至耶,姑留其稿,以待将来。

民国叁拾年仲冬,徐乐吾叙於乾乾书屋。

—记:从徐乐吾先生的八字可以看出,《穷通宝鉴》一书得以面世并不容易,犹如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现代读者不要因为网络获取信息发达了,就轻视之。命理大家都在重视的书,我们更应当静心下来研读与实践。

《穷通宝鉴》原序

上古首重性命之学,修身养心,以全天之所付,是性即命,而命即性也,后人禄命之术,莫知所自起,而精其术者,管公明、郭景纯、李虚中辈。谈人穷通生死,悉著其奇验,则其由来旧矣,虽与性命之学异,然非穷通阴阳之妙,控造化之原,不能预识其机先也;今之业是术者,皆以子平为宗,考子平、五季人、名居易、绍虚中之传,而损益其法,较精於前者,专重财官印食等取格,疑其犹有秘而未泄也,天道贵中和,气多偏驳,阳过则刚,阴过则柔,吉凶倚伏,祸福杂糅,谈命者藉此偏胜之隙,而察其端倪,造化元钥一书,独得其秘焉,是书分上下两卷,忘其作者姓名,相传吾台先贤陈南陔先生得诸日官所授,论简而赅,理微而显,虽立一成之局:实具万变之机,深参之可以通源,浅得之亦能微中,洵禄命之圭臬也,向为同人传抄日久,不无鲁鱼亥豕之讹,今略为校正,而井摘禄命诸书之要者,以附於卷之后,付梓以公同好,而使世之人,知有命而安之,修其身以俟之,识其偏而补救之,亦未必非进学之一助也,是为序。
按原序无作者姓名,殆当时有志付梓而未成也,书中所附,有康熙命造称为有康熙命造为胜天命造,其为康熙时代日官所授无疑。

—记:“是性即命,而命即性也”“知有命而安之,修其身以俟之,识其偏而补救之”是真知灼见。学习干支命理最大的一个好处就是认识自我,认识到人性的多元,从而悦纳自我,容纳他人,达到与自我融洽,与他人达成和解。这样就是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