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官流年升职

坤造

丙寅

甲午

戊子

丁巳 (日空午、未)

大运 癸巳  壬辰  辛卯  庚寅  己丑  戊子  丁亥  丙戌

岁数 3     13    23    33    43    53    63    73

年份 1988  1998  2008  2018  2028  2038  2048  2058

该女命十分上进,年纪轻轻就已经是国内某知名大企业中层管理,癸巳月再得晋升一级,年薪60万。八字木火土皆旺,喜金来泄秀。今年辛金自坐丑土强旺,故得到提升。

八字还有很多值得讨论的地方,容有时间在深入分析。

徐乐吾《子平真诠》四十一论伤官 

伤官虽非吉神,实为秀气,故文人学士,多于伤官格内得之。而夏木见水,冬金见火,则又为秀之尤秀者也。其中格局比他格多,变化尤多,在查其气候,量其强弱,审其喜忌,观其纯杂,微之又微,不可执也。 

伤官食神,因为泄其秀气,身旺者用官煞之克,不如用食伤之泄。而以食伤为用者,人必聪明颖异,文人学士多属此类,亦自然之势也。夏木见火,谓木火伤官,生于夏令,喜见水润;冬金见水,谓金水伤官,生于冬令,喜见火温,尤为秀气。至于查其气候,量其强弱,审其喜忌,观其纯杂,为看命之要法,不仅伤官为然也。

故有伤官用财者,盖伤不利于民,所以为凶,伤官生财,则以伤官为生官之具,转凶为吉,故最利。只要身强而有根,便为贵格,如壬午、己酉、戊午、庚申,史春芳命也。 

生官之具者,财也。总之用官者,不宜见伤,用伤者不宜见官,未可并用。亦有伤官见官秀财以解者,如某侍郎造,壬戌、己酉、戊戌、乙卯,土金伤官,时逢乙卯,为伤官见官。年透壬水,则伤官生财,财生官,官星不但无伤,伤官反为生官之具,凶转为吉。又某知府造,庚午、己卯、壬申、己酉,水木伤官,已官两透,为伤官见官,喜得年支午藏丁火己土,财官同宫,伤官生财,转以生官,凶变为可也。至如史春芳造(壬午、己酉、戊午、庚申),乃伤官生财也,不宜见官。身强喜泄,身弱则忌泄,故以身强为第一要点。财有根,再得伤官以生之,更觉清纯可贵耳。

至于化伤为财,大为秀气,如罗状元命,甲子、乙亥、辛未、戊子,干头之甲,通根于亥,然又会未成局,化水为木,化之生财,尤为有情,所以伤官生财,冬金不贵,以冻水不能生木。若乃化木,不待于生,安得不为殿元乎? 

三合生旺墓会局,以子午卯酉四正为中心,无四正者,会不成局。盖丁即午,癸即子,辛即酉,乙即卯也。说见《珞琭子·三命消息赋释昙莹注》。罗状元造,亥未会局而透乙,伤化为财,格局转清,而木仍有子水生之。盖食伤为财之根,用财者固喜食伤生之,用食伤者亦喜财以流动其气势也。冬金不贵,以其金寒水冷,蕭索无生意,喜其未中藏有丁火,会亥化木,虽在寒冬而生趣勃勃,岂有不贵乎?

至于财伤有情,与化伤为财者,其秀气不相上下,如秦龙图命,己卯、丁丑、丙寅、庚寅,已与庚同根月令是也。 

格局之高下,全在于清浊。亦有清中转浊、浊中转清者,如以格局论,何格无贵,何格无贵,何格无贱?要未可一例论也。秦造已与庚同根,月令而透出,为其转清之处,亦即秀气之点也。

有伤官佩印者,印能制伤,所以为贵,反要伤官旺,身稍弱,始为秀气。如孛罗平章命,壬申、丙午、甲午、壬申、伤官旺,印根深,身又弱,又是夏木逢润,其秀百倍,所以一品之贵。然印旺极深,不必多见,偏正叠出,反为不秀,故伤轻身重而印绶多见,贫穷之格也。 

凡需要佩印者,必是身弱也。伤旺身弱,泄气太过,则用印制伤而滋身,两得其用。如孛罗平章造,木衰火旺,得壬水制火以生木,位得其力。至于木火伤官,生于夏令,即身旺亦须略见水以润之,是为调和气候之例外。不仅木火需要调候,火土亦然。如某县令造,癸酉、己未、丙午、癸巳、火炎土燥,必须得水以润之,是为伤官用官,制劫以护财,亦即调候之意也。至于偏正叠出,略嫌不清,因需要而用之,亦无妨碍,但过多则为病耳。身重则不需要印绶生助,伤轻忌印克制。若四柱有印而无财,为有病无药。宜为贫穷之格也。

有伤官兼用财印者,财印相克,本不并用,只要干头两清而不相碍;又必生财者,财太旺而带印,佩印者印太重而带财,调停中和,遂为贵格。如丁酉、己酉、戊子、壬子,财太重而带印,而丁与壬隔以戊已,两不碍,且金水多而觉寒,得火融和,都统制命也。又如壬戌、己酉、戊午、丁巳,印太重而隔戊已,而丁与壬不相碍,一丞相命也。反是则财印不并用而不秀矣。 

伤官兼用财印,实非兼用也,此与财格用印,印格用财相同。丁酉一造,虽不土金伤官,而实财多身弱,用印以培补日元,用神在印,故运行丙午丁未印地而大发。壬戌一造,火旺土焦,用财以损印,用神在财,故运行辛亥壬子癸丑财地而大发。表面虽不土金伤官格局,而其实月令伤官,不过为财之根耳。但财印既并透干头,则以不相碍为最要条件,否则,印旺可以用财,财旺只能用劫,不能用印。盖财印相战。格局不清,即行佳运,亦无善况。此地位次序以不能不注意也(参观论财论印节)。

有伤官用煞印者,伤多身弱,赖煞生印以邦身而制伤,如己未、丙子、庚子、丙子,蔡贵妃也。煞因伤而有制,两得其宜,只要无财,便为贵格,如壬寅、丁未、丙寅、壬辰,夏阁老命是也。 

伤官用煞印者,用神在印也,故云只要无财,便为贵格。如蔡贵妃造,庚金无根,三子泄气,制伤扶身,全在于印。印赖煞生,而冬令金水伤官,兼赖丙火调候暖局为贵(此造录自《神峰通考》)。夏阁老造,丙火虽不弱,而火土伤官,生于夏令,赖水润泽,故运行北方水地而愈贵。用神虽在印,而其佳处则在于调候,若有印而无煞,乃贫贱之局也。

有伤官用官者,他格不用,金水独宜,然要财印为辅,不可伤官并透。如戊申、甲子、庚午、丁丑,藏癸露丁,戊甲为辅,官又得禄,所以为丞相之格。若孤官无辅,或官伤并透,则发福不大矣。 

伤官用官,非金水所独有,惟冬金夏木为最贵耳(参观伤官用财节)。以官不用者,身旺以财为辅,身弱以印为辅,然亦须地位配置合宜。如此造日元庚金禄于申而得印生,官星丁火禄于午而得财生,申子会冲,子丑合化印,土金水木火循环相生,虽身旺以财生官为用,而行印地亦得生化,此不可多得者也。究因身旺,运行东南木火旺地为贵。

—记:此处不能论子丑合化印,因子申先半合,子和丑之间隔着午。

若冬金用官,而又化伤为财,则尤为极秀极贵。如丙申、己亥、辛未、己亥,郑丞相命是也。 

化伤为财,当作财论,而此造亥未拱合而无卯,未能化财,月令壬水秉令,仍作金水伤官论。辛金坐未,又透两已,丙火官星,气泄于印,以亥未中暗财损印生官为用。运至寅卯甲乙,财星透清,继行南方,官星得地,宜为极秀极贵之命矣。

然亦有非金水而见官,何也?化伤为财,伤非其伤,作财旺生官而不作伤官见官,如甲子、壬申、己亥、辛未,章丞相命也。 

伤官用官,不仅金水化伤为财作财论,此造子申会局,化伤为财,以生甲木,亦以日元己土,通根于未,身旺能任财官,故为贵也。

—记:此处日元己土仅未土帮身,难以言身强,以假从格论更好。大运:癸酉,甲戌,乙亥,丙子,丁丑,戊寅,己卯,庚辰。

至于伤官而官煞并透,只要干头取清,金水得之亦清,不然则空结构而已。 

金水伤官之喜见官星,取以调和气候,非必以官星为用。既非为用,则官煞并透亦复何碍?取清之法,或制或合,使格局不杂耳。用官者必以财印为辅,见上用官节。

徐乐吾《子平真诠》三十八论食神取运 

食神取运,即以食神所成之局,分而配之。食神生财,财重食轻,则行财食,财食重则喜帮身。官煞之方,俱为不美。 

食神生财之局。因身轻身重而不同。身重喜行财食,身轻则喜帮身。若食神透干,比劫运俱不忌,官煞运均忌。身重者如本篇梁丞相命:

丁未

癸卯

癸亥

癸丑

此造妙在亥卯未三合,透出丁火,身强食旺而财透。木火运固美,金水运亦吉,戊戌十年,必有挫折也。此造若原局透一壬字合丁,不能照此看法,喜金水木而不宜火土矣(参观十干配合性情节)。

己未

壬申

戊子

戊申

土寄四隅,申亦土之长生也(见阴阳生死节)。年逢己未,日元弱而示弱;时上庚辰,食神专禄,壬水生于申,子申合局,不身强财食并旺。庚金透露,已巳戊辰帮身运甚美,印运亦吉。此俗所谓专禄格也(见时说拘泥格局节)。

《喜忌篇》:“庚申时逢戊日,名食神专旺之方,岁月犯甲丙卯寅,此乃遇而不遇”,正合此格。此为本篇谢阁老造,亦是身重食旺也。

至于身轻食旺者,如本篇沈路分造:

丁亥

癸卯

癸卯

甲寅

癸水虽通根于亥,而亥卯合局,日时寅卯而透甲,食伤旺而生财,为身轻泄气太重。支行印绶之乡为最美,比劫帮身亦佳,但宜支而不宜干,见壬则合去丁财,见癸亦不免争财之嫌。亥子丑北方劫地,则甚美也。又本篇龚知县造如下:

甲午

丁卯

癸丑

丙辰

同一身轻,而上造为食重财轻,此造为食轻财重,而身弱则一也。故皆以帮身运为喜。帮身之中,食重喜印,财重喜劫。此造得意,必在壬申癸酉运中。又两造比较,沈造格局清,此造格局较杂,贵贱高低之分,全在清浊纯杂之间。以其格局夹杂,虽在佳运,不过百里之尊而已。

食用煞印,运喜印旺,切忌财乡。身旺,食伤亦为福运,行官行煞,亦为吉也。 

食用煞印者,弃月令贸神而用煞印也。看法同偏官用印(参观偏官用印节),用印化煞,故最忌财破印党煞,官煞运有印化反吉。右身旺印旺,食伤泄亦佳,身弱则不宜伤也。如本篇常国公命:

辛卯

辛卯

癸酉

己未

弃食用煞印也。印旺而身不强,故财最忌,食伤运亦一尘不染 宜也。印劫最为美运,官煞有印化亦无碍,如己丑、戊子、丁亥,皆佳运也。丙戌运,戌合卯刑未,此十年皆财运,恐难为继。

食神格
食神格

食伤带煞,喜行印绶,身旺,食伤亦为美运,财则最忌。若食太重而煞轻,印运最利,逢财反吉矣。 

食神带煞,谓原局无印绶也。此段须分三节看;

(一)身弱,煞克身,食神泄气,倚轻倚重,均不为美,唯有印运最利,比劫亦利。

(二)身旺煞强,则食伤制煞,极为贵格。运喜食伤,唯忌财运。

(三)食伤制煞太过,即煞轻食重也,法须扶煞,故财运反吉。然不及印运之美,盖印可以去食之太过,化煞滋身,一得三用也。如本篇胡会元造:

戊戌

壬戌

丙子

戊戌

此食神制煞太过也。甲乙印运为美,癸亥子丑官煞运反吉,丙寅丁卯劫印帮身,最为美运,戊辰最忌。盖丙为太阳之火,水猖显节,不畏水也;土众成慈,遇土反晦也。见论干支节。

癸酉

辛酉

己卯

己亥

此本篇刘提督造也。虽癸与乙之间,隔以已辛,财不党煞,但身弱克泄两忌。幸所行之运己未、戊午、丁巳、丙辰,印绶比劫相连,故能贵为提督。否则,格局虽清,无益于事,若非运助,安能望贵乎?

食神太旺而带印,运最利财,食伤亦吉,印则最忌,官煞皆不吉也。 

食神太旺而带印,有种种不同,夏木见火,火旺木焚,运喜印绶,用水润木也。若食神旺,带印而利财者,本篇未有其例。兹另举敝友李君一造:

戊戌

己未

丙子

庚寅

丙火通根戌未而时寅,带印也。戊戌己未,土居其四,食伤太旺,运最利财,盖庚申辛酉,泄土之气也。官煞不利,火土枯燥,加入滴水,不足以润燥,而反激其焰也。泄气已重,食伤未必为福,印绶未必为祸,唯非佳运则可知也。八字各个配合不同,为喜为忌,羌无一定,特举其一例耳。

若食神带印,透财以解,运喜财旺,食伤亦吉,印与官煞皆忌也。

食神带印,透财以解,与上节带印有不同。盖上节食神太旺,而印又不能损食为用,不得已用财泄食伤之气也。此则日元旺,喜食伤之泄,而带印夺食伤用,故云透财以解。上节重在食神太旺,此则食神不旺。另举例如下:

己亥

丙寅

甲寅

壬申

甲木生寅月而透丙,本有木火通明之象。时上枭印夺食,透己土财以解之,惜病重药轻。运喜旺,食伤亦吉,印与官煞均忌。此造惜运行西北官煞印绶之乡,否则,前程未可限量也。

 

以上为照常例扶抑论用取运也,至若以气候之关系而调候取用,则又当别论。如本篇舒尚书造:

丁亥

壬子

辛巳

丁酉

金水食神用煞,与金水伤官用官相同,皆调候之意也。用神为官星,运亦喜财官。如此造己酉戊申印劫之地,无荣辱可言,而丁未丙午最美,乙巳甲辰三运亦佳。盖原局金寒水冷,非可以当理取也。又如本篇钱参政造:

丙午

癸巳

甲子

丙寅

木火伤官用印,亦调候之意。印轻则专用印劫,如此造癸印得禄,气象中和,故丙申丁酉皆为美运。若戊戌财运,破印恐不能免也。

金水用官与木火用印,同为调候,然有不同者。金水非见官不可,而木火无印,若身强亦可就贵。如本篇黄都督造:

己未

己巳

甲寅

丙寅

甲木坐寅,时又逢寅,日元甚旺,旺而泄秀,亦可用也,唯火多则木有自焚之患。此造妙在食轻财重,火泄其气,唯究嫌偏要,贵多就武。行运仍宜印劫之地,乙丑、甲子、癸亥、壬戌三十五年,最为美利,虽命造本佳,亦运助之也。

徐乐吾《子平真诠》三十七论食神

食神本属泄气,以其能生正财,所以喜之。故食神生财,美格也。财要有根,不必偏正叠出,如身强食旺而财透,大贵之格。若丁未、癸卯、癸亥、癸丑,梁丞相之命是也;己未、壬申、戊子、庚申,谢阁老之命是也。 

食神者,财之根也,日元旺盛者,气势要安顿。菁英喜其流露,若旺而无泄,及身而止,必非美造。梁丞相造,癸水日元旺,亥卯未食神合局,透起丁火。谢阁老造,庚金食神秉令,子申财星合局。两造皆清纯之极,宜为大贵之征,福寿兼全之造也。

藏食露伤,主人性刚如丁亥、癸卯、癸卯、甲寅,沈路分命是也。偏正叠出,富贵不巨,职甲午、丁卯、癸丑、丙辰,龚知县命是也。 

五行干支,以阴阳配事为啧,财官印是也。我生则以同类为顺,食神是也。顺则有情,逆则力猛。至于人性情之刚柔,须视四柱之配合,不必在藏露上分别(详见《滴天髓》论性情节。如沈路分造,癸水虽通极,而地支寅亥两印,伤官太旺,发泄似嫌逾量;龚知县造,癸水虽通根辰丑,究嫌不旺,发福亦不能巨。大抵食伤为用,主人性质聪明,盖菁华发越,秀气流露,自然有此征验。又四柱全阳,主人性质刚正急燥,全阴主人性质深沉迟缓,亦自然之势,屡试屡验。

夏木用财,火炎土燥,贵多就武。如己未、已巳、甲寅、丙寅,黄都督之命是也。 

夏木用财,火炎土燥,必须带印,虽未必为用,而取以调候,为不可缺少之物。黄都督造,幸甲寅坐禄通根,参天之势已成,然究嫌偏枯,非中和之道,故贵而就武也。

若不用财而就煞印,最为威权显赫。如辛卯、辛卯、癸酉、己未,常国公命是也。若无印绶而单露偏官,只要无财,亦为贵格,如戊戌、壬戌、丙子、戊戌,胡会元命是也。 

不用财为不用食之误。常国公造乙木虽为月令,而两卯为两辛所制,食被枭夺,不能用矣。以印化煞为用,煞主威权,格局清纯,故主显赫。胡会元造,殊未见佳。日元虽通根于戌,不得为旺,戊土重重,制煞太过。最要之物为印,去戊土之太过,泄壬水而生丙火。四柱缺此紧要之神,岂得为贵?财早能泄土之气,而日元不旺,嫌财党煞,故决不能见财也。幸所行之运,中年后之运,为丙寅丁卯,木火印比连接,补八字之不足,否则,何能发达?谓为格美,不如谓运美也。

若金水食神而用煞,贵而且秀,职亥、壬子、辛巳、丁酉,舒尚书命是也。至于食神忌印,夏火太炎而木焦,透印不碍,如丙午、癸巳、甲子、丙寅,钱参政命是也。食神忌官,金水不忌,即金水伤官可见官之谓。 

取用神之法,以扶抑为正轨,所谓弱者扶之,强者抑之是也。除扶抑之外,调和气候,亦为重要取用之一法(见论用神篇)。盖夏木火炎木焦,冬金水冷金寒,必须有以调和之,即以调和之神为用也。如舒尚书造,金水伤官,喜见官煞;钱参政造,木火伤官,喜见印绶。皆以调候取用也。

至若单用食神,作食神有气,有财运则富,无财运则贫。 

单用食神,亦须看日元与用神之旺弱,及四柱之清杂。如某闻人命造,戊戌、辛酉、戊戌、辛酉,两神成象,旺而且清,行财运富贵何碍?

更有印来夺食,透财以解,亦有富贵,须就其全局之势而断之。至于食神而官煞竞出,亦可成局,但不甚贵耳。 

此以病药取用也。日元旺,喜食伤之泄,印来夺食,是印不病也;财破印以解,以财为药也。富贵与否,须看财星能否解救。如己亥、丙寅、甲寅、壬申一造,甲木坐禄,丙水食神透出为喜,壬印夺食为病,惜己土财星无根,破印无力,病得药轻。运行西北,助起病神,破耗无伤,为不免也。但有印食而两不相碍者,比劫相护,财不破印者,是须视全局之配合。如己丑、丙寅、甲子、戊辰,透食而财印不相碍,即为富贵之造。至于食神而官煞竞出,只须不碍全局,同为富贵之造。如辛卯、庚寅、甲辰、丙寅,东方一气,食神吐秀。庚辛官煞竞出为病,喜其无根,不碍格局。行土金之运,不免破耗,若行木火之运,则名利并全矣。

更有食神合煞存财,最为贵格。 

食神合煞存财,食神当是伤官之误。盖食伤一例,食神合官,伤官合煞也。如乙见丙为伤官,见辛为七煞,丙辛合则煞不克身,所以为贵。亦有并透而不相碍者,此则在地位配置之合宜耳。如己亥、甲戌、癸亥、丙辰,合煞存财也。又如余寿平中丞命造,丙辰、庚子、辛卯、乙未,月令食神而用官星,食生财,财生官,地位配置合宜,为贵格也。

至若食神透煞。本忌见财,而财先煞后,食以间之,而财不能党煞,亦可就贵。如刘提台命,癸酉、辛酉、己卯、乙亥是也。其余变化,不能尽述,类而推之可也。

食伤透煞,何以忌见财星乎?煞本忌其克身,故须用食神以制之。若见财则食神生财,财生煞,不但不制,反转而生煞矣,故以为忌,然如刘提台造,日元赢弱,金木相战,虽财不党煞,亦未见佳妙。殆中年运程丁巳丙十五年,化煞制食为美,故贵水提台耳。初运庚申,幼年必艰苦也。

《格物至言》之戊土

阳土冈陵山卓之土,喜博厚高大为得体,更喜乔木,以壮其观则有色,流水以结知音则有神,峻石以成峭厉则有骨,三者备矣。富贵福泽无穷,兼有撑持乾坤气概。大抵佳山水,不过山明水秀,石峻水流,若不明为暗山,无木为童山,无金为媚山,无水为枯山,便不中矣,此山不妨官杀混杂,盖博大之土,木愈多而山愈秀,不论梧槚樲棘,曾闻贺宰辅大造,得斯解矣。

戊在天为霞

 

戊午

火山也,炎炎燥烈,羊刃特达,人多刚激性气,易至刑克,易成轰烈,不可无杀以制其凶,亦看其太刚激则用杀,若单弱不明,则用刃以帮身,又不专用杀也,用杀必用食神以制杀,用刃必用印授以扶刃,酌其强弱,配以生扶,文可巡抚,武可参镇。

喜五行调剂忌偏畸。

—记:戊午是戊临帝旺,为人有自强奋发一面。虽然坐下羊刃,但同时也为正印,所以为人处事也颇有仁慈之心和分寸。经验所得,戊午确有刑克六亲之弊,女命婚姻有遗憾。

 

戊申

石山也,滞石崔巍,气象才岩,其人中无邪曲,外可共瞻决,有俨然威仪,可为官长模范,只是坐马多摇动,主意不坚持,最喜金水木点缀明秀,忌火土燥烈,神色焦枯。

喜行金水木土,忌丙丁午未,亦酌盛衰为去留舒配。

—记:申为矿石,石头,故戊申为石山。同时申也是壬水长生,河流源头,故说戊申为唐古拉之类巍峨高山也不为过。戊在申为病,土已虚弱。主意不坚。坐下食神,既有宽厚一面,也有耽于美食色欲一面。

 

戊戌

魁罡演武山也,英雄吐气,人多慷慨豪侠,要有刃为有权,博厚为得用,加以杀刃财食相制相扶,或戊癸知音,名利发扬,只怕辰冲,再怕上下皆水为背水阵,不博厚自不中矣。

喜行五行舒配得宜,忌卯酉与申子辰运。

—记:戌为武器之库,且戊戌为魁罡,只有英雄之气,所以为演武之山。因土旺,比劫旺,所以戊戌为人信用深厚,具有人情味,若丁不透干,也是一个深沉有城府之人。

 

戊子

蒙山也,山下有水,取其空而能响,诸佛说法之场,山鬼无不贩依,人多僧道,转身降伏诸魔,故能统辖三军,每以慈悲之心,发为攻伐之手,武弁多生,此日知滋润胎息,有生生不已之妙,天下原无穷戊子是也,亦看上下左右,有财官印食所扶者何如。但此日生人,子嗣多艰,不艰即晚。

喜行火土寅午戌生扶,忌官杀卯申子辰克泄。

—记:戊子,是有信用有智慧,所以能在社会有不错的能力和收获。蒙山者,取自易经中的山水蒙之说。至于说法道场之说,不必为意。就戊子一柱来论,戊土偏弱偏寒,故喜寅午戌来生扶。

 

戊寅

艮山也,静而不动,取其长生趋艮,气聚脉生,发育无涯,人多博厚弘毅有体,任重道远,有用再加有食,有杀、有刃、有财,富贵福寿更不可量,若刑冲破耗,或有申马驰驱则减半。

喜财官印绶食伤舒配得宜,忌刑冲破耗偏畸失节。

—记:艮山者,取自寅在艮方,戊土为山,艮也是山。戊在寅上虽然为长生,但其气旺而其体虚,而且长生不宜受刑冲,所以忌申来冲。以寅中甲丙也透干为用为最佳。

 

戊辰

蟹泉吐颖之山也,水从山腰津津细流,曰如蟹影,所谓浅水长流山不枯是也,其人财库涵濡,终世不穷,再加乔木、井阑、旭日、峭石,自然富贵飞扬,即无此亦不失为山水流音,可以到处说项,无贫贱之虞,所怕戌来填辰,大失元气,恐有刑伤灾晦。喜行金水木申子辰运,忌火土寅午戌运,亦看强弱衰旺,再加去留酌取。

—记:戊辰,自坐强根,且戊临冠带,辰中有正财得用,正官律己,所以精神秀发,有涵养。辰为三月,正是烂漫山花装点青山之时,戊辰有天时地利的优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