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通宝鉴》之三夏甲木

三夏甲木,用神先丁次庚,无丁不得通明,无庚劈甲,丁火不燃。
徐乐吾评:统论四五六月,取用之法,不离丁庚,庚金劈甲,方成木火通明之象。究之甲木根润,方能取丁火泄秀,当以壬癸为主,阅下文自明。

(花漫城主记:这里甲庚丁铁三角再次出现。也要注意到,甲木除了生丁火以外,还可以疏土固水作用,没必要偏面强调甲木生火的作用。)

四月木气已退,丙火司权,先癸次丁,又须有庚透。

徐乐吾评:此总论四月甲木取用之法也。三夏木性枯焦,调候为急,以癸水为主要之神。根润木荣,宜泄其秀,故次用丁火。四月庚金长生,癸水衰绝,若庚金透出以生癸水,使衰绝之水,不致为火土所熬干,水有源而木得润。故下文云:癸丁与庚齐透,纵风水浅薄,终成选拔也。巳宫虽金长生,然为火土所逼,不能生水,必须另见庚金,方为有用。

(花漫城主记:注意这里徐乐吾先生是说三夏甲木,以调候为急,没有圈出巳月。而《穷通宝鉴》原文是说巳月。徐乐吾先生解释中肯,无需多言。)

但庚多甲少,反为受病,有壬水则中和,为人清高,好做假富贵,因受庇荫而得显名,善作诗文,然终日好作祸乱,此理极验。

徐乐吾评:四月甲木退气,不宜克制太过,金多则受病。丙火司权,木气泄弱,根枯叶焦,必用壬水,方配得中和。壬为偏印,故因庇荫而得显名。煞印相生格局,而煞印皆休囚无力,故有好高之病,有名无实,作事无成,用假神之徵应也。

(花漫城主记:好做假,好作祸乱这个可以记一记。但也要记住好做假的原因是煞印无力,假如煞印有力,则当是名副其实,是实力派人物。用神虚浮无力,则好做假,这点可以触类旁通,推而广之其他八字。)

如一庚两丁,稍有富贵,金多火多,又为下格。

徐乐吾评:承上文,庚多用壬,取印化煞,一庚两丁,取伤官制煞,故稍有富贵。总之,四月庚金,取其生癸,因水值休囚,故宜金生,非取其克制甲木。若庚多,而需要壬水丁火制化,皆失用庚之意,比两节,承上文又须庚透句,申述用庚非上格。

(花漫城主记:这里徐乐吾先生点出庚的作用是生水,这点很重要。所以没有水的情况下,庚辛金来了只是有克甲木的坏作用,没有好作用。而金多火多,则甲木耗泄交加严重,自然难以生发,是为下格。)

或癸丁与庚齐透天干,此命可言科甲,即风水浅薄,亦有选拔之才癸水不出,虽有庚金丁火,不过富中取贵,异途官职而已壬透可云一富若全无滴水,又无庚金丁火,一派丙戊,此无用之人也。

徐乐吾评:癸丁与庚齐透者,水至四月绝地,若无庚金生之,则无源之水,涸可立待。得金相生,则源源不绝,不致为丙戊熬干矣。甲木根润,更得丁火泄其秀气,配合适宜,焉得不贵。三夏甲木,癸为真神,癸水不出,虽丁庚配合适当,亦不过富中取贵,非上格也。癸为雨露之水,得天然之润泽,自然富贵。壬为江湖之水,虽有调和之用,仅可取富。总之木生於夏,调候为急,壬癸火不可缺之物。无癸,用庚壬或庚丁,皆非上格,已见上文。若无癸丁庚,而见丙戊齐透,火炎土燥,即行水运,亦难救济,乃无用之人也,
(花漫城主记:前面好理解,唯独最后一句“一派丙戊,为无用之人”,是不符合子平法的。实际论命中甲木有寅卯支撑时,有丙戊一派,也可以成食伤生财格局,属于有才能可富裕之人,不能说无用。如果大运走到亥子丑辰之类水运,更妙。)

花漫城巳月甲木

五六月甲木,木性虚焦,一理共推。五月先癸后丁庚金次之。六月三伏生寒,丁火退气。先丁后庚,无癸亦可。或五月乏癸,用丁亦可,要运北方次之。此五六月用丁之说也。

徐乐吾评:三夏甲木取用之法,以大暑为分界。大暑之前,看法相同,木性虚焦,调候为急,不能缺癸。丁火为佐,水仗金生,以庚为配合,理同四月。三伏生寒,指大暑后而言,金水进气,故无癸亦可也。然五六月,总属炎燥之时,使原局乏估,不得已而用丁,仍宜运行北方水地耳。

(花漫城主记:这样讨论是有漏洞的,完全没有考虑甲木自身有没有足够的力量。这也是《穷通宝鉴》应验度不高的原因。理论角度好,但不够全面,只能作为《子平真诠》《滴天髓》的补充,不能作为主要论命理论。六月三伏生寒,在我们实际体验中,未月申月都是酷热的时候,虽然夏至一阴生,但这点阴微弱至极,所以怎么能说无癸亦可。)

六月甲木,木盛先庚,庚盛先丁。五月癸庚两透,为上格,行北地为六月,丁庚两透,亦为上格用神既透,木火通明,自然富贵或丁多庚少,又是平人或一庚一丁,定许成名

徐乐吾评:甲木太盛,宜庚金制之。庚金过多,又宜丁火制之。六月未为木墓,见亥卯会局,即宜先庚。五月丁火司权之时,火燥木枯,重在润泽调候,故以庚金生癸养木为上格。大暑之后,金水时气,庚金多,可用丁火制之,木火通明,亦为上格。若庚少丁多,制过七煞,又非所宜。惟许一丁一庚相制成格耳。凡四季月,皆宜分上下半月,大暑前,无癸不能取贵,见庚丁,不过异途小富,同上四月。大暑后,无癸见庚丁,亦可取贵。此其不同之点,非谓不用癸水也。五六月,木性虚焦,总以用癸水为正格。用庚丁,格之变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的“或丁多庚少,又是平人或一庚一丁,定许成名”有另一版本是“或丁火太多,癸水亦多,反作平人。 ”显然两个版本都没有错。徐乐吾先生看到了五六月也要癸水。后面说用庚丁是格之变,就显得很勉强,不敢直接否定《穷通宝鉴》的错误。)

总之,五六月用丁火,虽运行北方,不至于死,却不利运行火地,号曰木化成灰,必死行西程又不吉,号曰伤官遇杀,不测灾来惟东方则吉

徐乐吾评:五六月甲木,以癸水为正用,原命支润木荣,乃用庚丁,伤官制煞,又名庚金劈甲引丁,木火通明以取贵。(见上节)然此是外象格局。究之,三夏木性枯焦,只宜生旺之方,不宜死绝之地。行南方运,火旺木死,木化成灰。西方运,原命壬癸不透,无水引化,必见不测之灾。以东方为最吉,甲木旺地也,北方次之。夏木用丁,泄气太重,见水生木,又能制火也,名为用丁,实仍照佩印看法,气候之关系,不綦重哉。四柱虽无水为用,亦不能不待水木运以补其缺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行运的说法就看出《穷通宝鉴》理论的漏洞,既然说用丁用庚,却又不能走南方丁火旺的运,也不能走西方庚金旺的运。那么这个用,是怎么用。既然是有用的东西,应该不厌其多才对。所以极其容易误导初学者。最怕的就是言之凿凿,却又漏洞百出。如果地支一片巳午火,再走东方的寅木,对原局又有何益处。)

午月甲木花漫城

或满柱丙火,又加丁火,不见官杀,谓之伤官伤尽最为奇,反成清贵,定主才学过人,科甲有望,但岁运不宜见水。若柱中有壬水,运又逢水,必贫夭死。

徐乐吾评:若满局丙丁,不见官煞印绶,(金水)木火伤官,变为炎上,又名从儿,局势偏旺,不宜逆其旺势,从全局论之,即炎上格也,见水为杯兴薪。反激其焰,若原局有一点水而无根,得甲木引化,火旺水乾,不足以破格,运又逢水,水火相战,反致贫夭而死,理同炎上格见水。

(花漫城主记:只有火日元才可以称为炎上格。甲木日元,全局为火,只能称为从儿格。但局中只要见一点水,即为破格。只是如果一点水虚浮天干,不至于为祸。再行水运,大凶是也。甲木在夏天的从儿格,火烧木焚,万物不生,光不久矣,总是遗憾。)

凡用神太多,不宜克制,须泄之为妙。

徐乐吾评:承上文,用神多者,非二三用神之谓,用神重见,即谓之多。如满柱丙火,又加丁火是也。如原命水木有根,不能变为炎上,则宜用土以泄火之气,为釜底抽薪之法,不宜以水克制,岁运亦然。所谓旺火得土,乃熄其焰,固不仅木火伤官为然也。从儿格最宜财运,名儿又生儿,即是此意。

(花漫城主记:取用神在论八字过程中极其重要,故用神一词十分敏感。这里有用了“用神”一词,实在误导学者。不管用神忌神,如果太多太旺成势,都宜顺不宜逆,宜泄。所以用凡物太多,不宜克制,须泄之为妙。这样准确而全面。)

但凡木火伤官者,聪明智巧,却是人同心异,多见多疑,虽不生事害人,每抱忌妒之想,女命一理同推。

徐乐吾评:凡伤官泄秀,人必聪明,木性仁寿,故又慈善。三夏火旺木焦,无壬癸配合,不免偏枯。滴天髓云:五行不戾,性正情和,浊气偏枯,性情乖逆,正谓此耳,女命总嫌其不中和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就提到伤官格,是从儿格的一种。所以上面说从儿格清贵,这里就指出伤官格的心性问题。食神格的从儿格也一样,都属于偏枯。)
若柱中多金,名曰杀重身轻,先富后贫,运不相扶,非贫即夭或庚多有一二两丁制伏,又有壬癸透干,泄金之气,先贫后富。

徐乐吾评:上言用食伤,此言用财煞,不能无印也。木至五六月,死绝之地,柱见多金,而无壬癸泄金生木,名为煞重身轻,运且扶身,否则非贫即夭。五月己土得禄,六月己土当旺,财星本通门户,特嫌甲木枯槁,不能任财耳。若庚多而有丙丁制伏,身弱而有壬癸滋扶,此又先贫后富之兆。壬癸不但泄金之气,且可润土制火培木,枯木变为活木,则财官皆可为用,可知夏木不能无壬癸印为配合也。

(花漫城主记:午未月,金多,是一开始就贫,出身就贫苦,并不是先富后贫,因为官杀也是恶劣的生存环境。而原局庚多有火制,且有微印生扶,行运再走印运,是先贫后富。能不能富,还需看印的力量有没有真正强起来。)

或四柱多土,未内有乙,切勿作弃命从财。

徐乐吾评:木至四季月,多土皆作从财论,未月,己土最旺之地,独不可轻言从,因未为木库,甲木有根故也。

(花漫城主记:甲木生在未月,不可轻易论从格,一来甲木是阳干,不轻易从;二来未中有甲木的根。能从的情况是,有丑或戌近贴刑冲未土时,未中乙木去掉,即可从。)

时月两透己土,名二土争合,男主奔流,女主淫贱。见二甲则不争矣,亦属平庸之辈。或四柱有辰,干见二己二甲,此人名利双全,大富大贵。

徐乐吾评:五六月甲木,无从财南昌有化合,但化气必须见辰,方为真化。否则,虽不争妒,亦属平庸之辈。化气喜行旺地,甲己化土,生於五六月,火生土旺,逢时得地,未有不大富贵。尤以六月土旺时为美,但恐化气不真耳。凡化气必须见辰,则化之元神透出,如甲己化土见辰,遁干戊辰,为土之元神也,详滴天髓徵义。

(花漫城主记:两个己土争合甲木,男命则是双妻,没有双妻时心猿意马。女命的财为感情,官星的源头,两个己土,也是两个感情源头,脚踏两船。二己二甲,这里讨论到甲己合化的情况。要甲己合化土成功,除了符合上面见辰条件的条件外,还要甲木没有强根,地支不能见寅卯亥。这些特别的情况,可以记住。)

若在六月,见辰支,名为逢时化合格。以癸水为妻,丁火为子。若二己一甲争合。取支中比劫为用。以甲为用者,壬癸为妻,甲乙为子。

徐乐吾评:凡化气格皆以生我化神为用,甲己化土格,必以火为用也。从用神看子星,以火为用者,即以火为子。以化神所克为妻星,故以癸水为妻也。二己争合,则非化气格,看妻子法,与普通同。财旺身弱,当以比劫为用,即见戊辰,亦不以化论。从用神看子星,生用神者为妻星,故甲乙为子,壬癸为妻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徐乐吾先生解释很恰当。有争合,都不化,这点要特别记住。)

其余用庚者,土妻金子用丁者,木妻火子。

徐乐吾评:用庚者,官煞为为用也,财为妻,官煞为子,用丁者,食伤为用也,比劫为妻,食神为子。

(花漫城主记:《穷通宝鉴》论儿子与妻子的方法,主要记住,用神为子,生用神者起,就可以了。)

女命以妻作夫,用作子十干皆同。

徐乐吾评:妇命与男命一例同看,特易妻星为夫星耳。男命以生我用神者为妻星,用神为子星。女命以生用神者为夫星。欲以财为妻,官为子,不知古法专重财官,以官为用,故以财为妻也。若拘执之,岂能无谬,此理惟本书发明之也。

(花漫城主记:《穷通宝鉴》中女命,用神为子,生用神者为夫。这里特别指出:十干皆同,也就是不论阴阳天干。)

或纯是己土,不见戊土,乃为假从,其人一生缩首,反畏妻子,若无印绶,一生贫苦,六月犹可,五月断不可无水。

徐乐吾评:补上文,从财意,从格以纯粹为贵。尤以阳干从阳,阴干从阴为真(详下六月乙木节)。然六月甲木,即使四柱干支皆土,亦是假从非真从。盖未为木库,月令有微根故也。书曰财多身弱,富屋贫人,财多而无力支配其财,反为财所困。财为妻,故主反畏妻子也。印绶壬癸也,得水润土生木,则能克制己土,财为我用。否则,财虽多,非我所有,一生贫困。六月犹可者,金水进气之后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说不见戊土就不能真从,理论不通。只要甲木没有强根,局中火土多,以土为最旺,则真从财。若不从,甲木是财多身弱,则人胆气不足,故一生缩首。财旺,自然妻子强,这个强不一定是能力强,但肯定是性格强悍,很多时候也同时表现在身体强壮。未月火土皆旺,暑热之时,同样要水。)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