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通宝鉴》之论木

木性腾上而无所止,气重则欲金任使,木得金,则有惟高惟敛之德,仍爱土重,则根蟠深固。土少则有枝茂根危之患,木赖水生,少则滋润,多则漂浮,甲戌、乙亥、木之源,甲寅、乙卯,木之乡。甲辰,乙巳,木之生,皆活木也,甲申、乙酉、木受克,甲午、乙未、木自死,甲子、乙丑,金克木,皆死木也。生木得火而秀。丙丁相同。死木得金而造,庚辛必利,生木见金自伤,死木得火自焚,无风自止,其势乱也。遇水返化其源,其势尽也,金木相等,格为断轮。若向秋生,反伤於斧,是秋生忌金重也。
徐乐吾评注:总论木性,阳散而泄为木,欣欣向荣,故云腾上,其气散泄而无收束。金者,肃杀之气,其性收敛,正治散泄之病也。木重用金,仍不离土,土不但能生金,兼能培木,木克土为财,然与火之克金,金之克木,有不同,正以土有反生之功也。水者木之印,然水少则生木,水多反窒木生机。木有活木死木之分。以十二宫方位论之,自长生至衰位,生机畅逐,自病死至胎养,木多枯槁,故甲寅、甲辰、甲子、乙亥、乙卯、乙丑、活木也,甲午,甲申、甲戌、乙巳、乙未、乙酉、死木也。(以甲子、乙丑为死木,甲戌、乙巳为活,理有未合,盖参杂纳音言也),活木见火。则成通明之象,见金则伤,而成栋梁之器。遇火自焚,遇水漂浮,然其中亦有分别,秋木宜金,夏木宜水,详下文。金木相制成格,名为断轮,最为上格。(相等者,柱见四木四金,两神成象也),然生於三秋,木气已尽,金神司令,虽干支相等,仍然木被金伤,故秋木见金,必须火制也,凡两神成象,当察月令之气以分强弱,不仅秋木为然也。

花漫城主记:死木活木是穷通宝鉴中对日元甲乙木独有的观点。个人同意徐乐吾先生的观念,正五行不要混入纳音。甲子、乙丑日柱都有水生木,属于活木。甲午、乙未日柱都有火焚烧木,属于死木。这里指提及了活木的喜用,没有论到死木的喜用。所以活木死木的区分一直是命理界很有争议的悬案。个人经验是,死木对水的要求不大,更看重火土金的互相制衡。

春月之木,余寒犹存,喜火温暧,则有敷畅之美,藉水资扶。而无乾枯之患,初春阴浓湿重,则根损枝萎,故不宜水盛,春木阳气烦燥,叶槁根乾又不能无水,是以水火二物即济方佳。
徐乐吾评注:木,三春气候之代名词,阳和之气也,论其宜忌,当分三个时节。立春后,雨水前,为初春,雨水之后,鼓雨之前,为仲春。鼓雨之后,为暮春。仲春两个月中,又分春分前后言之,余寒犹存,言初春也。得丙火温暧则敷荣,见水多则萎绝,或丙火出干,地支配合一二点水,则有即济之功,若水多则根损枝枯,反损精神,此言初春专以丙火为用也。仲春阳气渐壮,宜水火并用,初春用火可以缺水。仲春用火,不能无水,初春取其调候,专用丙火,仲春取其通明,丙丁同功,所谓生木得火而秀也。暮春阳壮木渴,非得水不可。无水则根槁枝乾,即使支会木局,格成曲直仁寿,无癸资扶,不能取贵也,以上论春木见水见火。

花漫城主记:这里把五行之气木具体到花草树木来论述,以让读者有具体的认识。具体什么时候重水,什么时候重火,什么时候水火都要,有详细分析。

土多而损力,土薄则财丰。
徐乐吾评注:此言春木见土,土、木之财也。三春木旺土虚,然初春木嫩不能克土,墓春土旺,亦防木折,总之春木见土,为配合辅佐,(如春木用金官杀,只宜财生,不宜印化),少见则喜,多见则忌,不宜喧宾夺主也。

花漫城主记:财为养命之源,草木扎根之处。所以也要土。“春木用金官杀,只宜财生,不宜印化”,在于春天之木气较盛,春天用金,说明全局木气已经很足,再来水,就会化了金的修剪之力,徒添木的互相争夺之势。

忌逢金重,伤残克伐,一生不闲,设使木旺,得金则良,终身获福。
徐乐吾评注:此言春木见金,初春阳和日暖,而逢寒肃之气,春行秋令,木气摧残,即使配合得宜,不致夭折,亦一生不闲,非上命也。言仲春木旺,不妨用金,但春金气弱,木坚金缺,得一点庚金,而有土以生之,则贵。金多气杂,有丁火制之,亦贵。季春木老,必须用庚金,更宜有水配合,方为上命。

花漫城主记:春天的木,对金的需求,随着时令的流转而递进。《穷通宝鉴》重庚金,削伐木的力度大。而《子平真诠》重正官,甲木喜辛,乙木喜庚。子平格局论命重视社会伦理体系,所以喜正官之稳重。但是实际社会中,取得大成就者,都是突破了社会稳定体系,才有奇伟功绩。所以,甲木喜庚,更为确切。

夏月之木,根乾叶枯。
徐乐吾评注:三夏火旺之时,不论四五六月 ,木皆有枯槁之象。

花漫城主记:夏天八字不离水,不管什么五行都一样。
欲得水盛而成滋润之功,诚不可少,切忌火旺而招自焚之优。故以为凶。

徐乐吾评注:三夏木性枯杭,故其最需要者为水,得水为用,最为上格,即使用别神,亦不能无水为配合也。巳午未月为木之病死墓宫。书云:得火自焚,又云:乙木叠逢火位,名为气散之父。故最忌为火,如火旺而无水制,总非上格,此言夏木见水火二神也。

花漫城主记:何为火旺,应该是丙丁巳午达到3个或以上。

土宜在薄,不可厚重,厚则反为灾咎。
徐乐吾评注:此言见土,夏本气泄而弱,见厚土,无力克制,反有财多身弱之优,惟木旺火多之局,无水制火,不得已取一二点土以泄火气。为食神生财格,则为有益,但运宜水乡,不利东南,火土旺故也。

花漫城主记:如徐乐吾先生所言,土的主要作用在于泄火气。土也是云,夏天毒辣辣的太阳之下,万物都希望能有云来遮挡一下。

恶金在多,不可欠缺,缺则水涸无源。
徐乐吾评注:此言用金,夏木用金,非取其克,火旺金熔,虽多奚益,但夏木不可无水,而水至巳午未月为绝胎养之宫,非得金生之,无源之水易涸,不可欠缺者,言取以为辅佐也。书云:逢印看煞,即是此意。

花漫城主记:如徐乐吾先生所言,金的主要作用在于生水。

重重见木,徒以成林,叠叠逢华,终无结果。
徐乐吾评注:此言用劫,夏木,死木也,(巳午未为木之病死墓地),有旺火泄其气,不能以偏旺成格,即使木火伤官。或财多用劫,亦非水配合不为功,木虽多,奚益哉。

花漫城主记:如徐乐吾先生所言,金的主要作用在于生水。“华”即是花,也就是丙丁火。这里是说夏天之木,若八字中只有木火两行,不管是木多还是火多,都没有用。

秋月之木,气渐凄凉,形渐凋败。
徐乐吾评注:阳和之木,至秋而衰,凄凉凋败,秋木之性也,气候逐渐转移。分初秋、仲秋,墓秋三个时期。宜忌因时而异。

花漫城主记:注意这里提到木的气和形。不能只考虑到行,这是学易应该有的思维自觉。

初秋之时,火气未除,尤喜水土以滋。
徐乐吾评注:初秋指立秋后、处暑前、言之,水至申宫,其气已绝,申宫金水同行,煞印相资,为绝处逢生,但秋水性寒,滋木不秀,必得土栽培,木之根基方固,故水土必相资为用,用水不能无土也。

花漫城主记:水土相滋,多是重水。

中秋之令,果已成实,欲得刚金而修削。
徐乐吾评注:仲伙者,处暑后,霜降前也。大气循环,理无绝灭。木至秋,虽外象凋残,而生气内敛,残枝败叶,窒碍生机,宜加剪除,书云:死木得金而造,庚辛必利,正言仲秋之木也,水滋不生。火炎自焚,惟得金则大用以彰,所谓斧啄削,而成梁栋之材是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强调仲秋之时,木气很弱,但不是绝灭,而是生气内敛。这里再次出现“死木”的说法,可见评定死木活木,除了看日柱,还可以看月令。”欲得刚金而修削”这里金要多少,没有说明白。个人认为,可有两种情况最好,一则木成从官格;二是官印相生,木有根,火来炼金,成食伤制官杀的态势;较为理想。

霜降后,不宜水盛,水盛则木漂,寒露节,又喜火炎,火炎则木实。
徐乐吾评注:寒露,霜降、言墓秋也,秋气已深,木不胜秋气之摧残,用金须有火制,用水用土,皆宜火为配合,得火温暖,水之根气自固,故火炎则木实,霜降之后,水旺进气,无根之木,水盛则漂,必得土以培之,火以温之,方得植根深固,而为有用之木也。

花漫城主记:“火炎则木实”这里很强调火的作用,可以在实践中验证。实际上,火为耗泄木之物,火多了木自然被耗泄而弱。

木多有多材之美,土厚无自任之能。
徐乐吾评注:三秋金神秉令,四柱见比劫多,更有食伤,(火)名身旺煞高有制,必为上格,秋木衰退,喜比劫为助,非取有用也,土、财也,培木之根,取土为辅助则可,若土厚,则衰退之木,无疏土之力,财旺不克负荷,名财多身弱,富屋贫人,故云:无自任之能也。

花漫城主记:“火炎则木实”这里很强调火的作用,可以在实践中验证。实际上,火为耗泄木之物,火多了木自然被耗泄而弱。

冬月之木,盘屈在地。
徐乐吾评注:木生於亥,生气萌动也,小阳春时节,气和煦,木之内在发育,即是木生之象,转瞬严冬,生机受阴,不比火生於寅,水生於申,有日增月盛之势也,盘屈在地,不能上腾,冬木之性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是说初冬木气的情况。由此可以推出亥月之木,喜木火相辅。初冬出生的甲乙日元都有内敛的性格。

欲土多以培养,恶水盛而忘形,金纵多不能克伐,火得见温暖有功。
徐乐吾评注:冬月之木,最需要而不可缺少者,为火,寒木向阳,无火温暖,木不敷荣,虽重见,不厌其多也,火能温木,土亦能温木,三冬水盛无土,则枝萎根损,窒碍生机,宜土以培之,但宜戌未火土,不宜辰丑湿土,水能生木,而冬水则冻木,反生为克,故水盛忘形,金之气泄於水,不能克木,木气在地,亦不受克,故金虽多,无所用之。

花漫城主记:徐乐吾先生解释得很详细准确,不赘述。

归根复命之时,木病安能辅助,忌死绝之地,只宜生旺之方。
徐乐吾评注:重又申述冬木用火之意,三冬时节,木气归根,金不能克水反冻木,木虽有病,孰为辅助,惟有年日支,临东南木火生旺之地,则吉(寅卯辰巳午未);临西北死绝之地,则忌(申酉戌亥子丑),大运同论,寒木向阳,此之谓也。

花漫城主记:”临东南木火生旺之地,则吉(寅卯辰巳午未);临西北死绝之地,则忌(申酉戌亥子丑)”,大方向是这么看。但是也要看具体八字中水木与火土金之间的比重是否过于悬殊。总的原则,还是全局中和、五行流通为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