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通宝鉴》之论土

五行之土,散在四维,故金木水火,依而成象,是四时皆有用有忌也。
徐乐吾评:木火金水,为春夏秋冬之代名词,土者,在四时交脱之际,春季木气未尽,火气已至,夏季火气未尽,金气已至,秋季金气未尽,水气已至,冬季水气未尽,木气已至,间杂之气,名之为土,四维者,艮宫丑寅,巽宫辰巳,坤宫未申,乾宫戌亥也,土以辰戌丑未为主旺之地。寄生於寅申,寄旺於巳亥,故云散在四维。土终始万物,金木水火,依以成象,故土之性质,随春夏秋冬之气候而异其宜忌也。

花漫城主记:此处四维,就是辰未戌丑,即为八方中的四个角,也是四季中最后一个月。徐乐吾引入艮巽坤乾等八卦术语反为画蛇添足。四季中,春为木,夏为火,秋为金,冬为水,而以土作结尾,所以辰土有木性,未土有火性,戌土有金性,丑土有水性。

火,死酉也,水,旺子也,盖土赖火运,火死则土囚。土喜水才,水旺则土虚,土得金火,方成大器,土多无贵,空惹灰尘,土聚则滞,土散则轻。

徐乐吾评:次述土见金水木火之用,土附火生寅,则死於酉。附水生申,则旺於子。但土之性质,得火则贵。所谓赖火以运也。火死於酉,土至酉亦休囚无气。火旺亦旺,火弱亦弱。名符其实。得水则润,所谓喜水为才也。水旺於子土至子,湿泥恒冻,溃散成桨。是土附水生申禄亥之说,有名无实也。土得金火,方成大器,譬如土生於秋,当旺之金泄其气,而得火以补土元神。此人必名魁天下,如蒋委员长命。丁亥、庚戌、己巳、辛未、是也,如土生於夏,格稼穑。有旺火以生之。更见金结局,以泄其秀。此人亦必为五福完人,贵者,官煞也。土厚而实,必须得甲木以疏辟之。譬如田畴必须犁锄以开垦之也。生於四季月,土旺之时,虽无戊己出午。土亦暗旺无殂之中,尘霾障天,如无木气(甲木)制之。必有晦火塞壬之患。若四信土多,过於厚重,非得甲木疏之,则土不灵,四信土少,而多见甲木克之,必致溃散,如尘如灰,故寅中长生之戊土,不出干则不能为用。即因寅宫甲木临官,木旺土虚也。

花漫城主记:在旺衰上,火与土是同旺同弱,所以命局中火的状态就等于土的状态。不同的时,火会因为土泄而弱。土会因为火生而旺。生活中,土的作用无非就三个:一则做河堤、田基,规范水的作用,故有水才显用;二则种植庄稼,水土湿润,才好生育植物;三则制成器皿,陶瓷的陶模制作时,离不开水。由此可见,土离不开水。五德中,水以其清亮的性质为智,土克水,故土多则愚钝,头脑不清。而金则为精纯之物,为土所生的精华,所以有金之土,也会表现出头脑精明毓秀。

辰戌丑未,土之正也,分阴分阳,主则不同,辰有伏水,未有匿木,滋养万物,春夏为功。戌有藏火隐金,秋火冬金,肃杀万物,土聚辰未为贵,聚丑戌不为贵,是土爱辰未,而不爱丑戌也明矣。若更五行有气,人命逢之,田产无比,晚年富贵悠悠,若土太实无水,燥则不和。无木则不疏通,土见火则焦,女命多不生长。土旺上季,惟戌土困弱,戌多为人好悭 ,多瞌睡,辰末人好食,丑人清省。丑为艮土,有癸水能润而膏,人命遇此主能卓立。

徐乐吾评:辰戌丑未,土之正位,四时之土,各有宜忌,其大别有阴阳。辰戌为阳土,丑未为阴土,若细别之,辰者,木之余气。水之墓库。未者,火之余气,木之墓库。戌者,金之余气。火之墓库。丑者,水之余气。金之墓库。辰未为春夏之土。戌丑为秋冬之土。春夏阳和淑气,故辰未之土,能滋生万物,秋冬肃杀寒气。故丑戌之土收藏万物,所谓金水木火,依以成象也。土聚辰未,有滋生之力,若更所有之五行有气,必主富贵,土性厚重,又主寿考,土聚戌丑,须有水以润之,火以暄之。若太实而无水,则嫌太燥。燥则不和,太实而无木则不灵,水多则溃散无用。无火则土不实,火多则亢旱焦坼。盖秋冬之土,无滋生之力,全恃调和之功也。女命多不生长,承上火多土焦而言,女命以木为夫,木见火多,不能疏土,反增助火旺,如戊生午月,见甲木为阳刃倒戈也,四季之土,以戌土为最无生机,何也?辰土生长力最强,未土生长力未衰,丑土生长力将进,丑为艮土,气进二阳,丑宫自有癸水膏润,只要见丙火照暖,即能生长万物。戌土在秋冬之间,气候肃杀之时,戌宫又暗藏火,土燥而亢,毫无生意,故戌多之人,多主好悭,昏盹,以其性质不和润也,困弱,非弱之弱,乃指戌土之性质而言,缺乏适当之形容词,须会其意。

花漫城主记:五德中,水以其清亮的性质为智,土克水,故土多则愚钝,头脑不清。尤其是戌土,本身就带有秋天的燥气,以及西北荒原的野蛮之气。而木对于土的作用,就好像沙漠荒野中种树,让土地呈现勃勃生机,不至于荒凉无用。至于土爱辰未,不喜戌丑,固然是因为金的肃杀,水的寒冷。但见戌有一二点水来调和,见丑有一二点火来暖局,岂不美哉。更论辰土见水多,未土见火多,土也是无用,女命难以生育。

生於春月,其势虚浮。

三春为木神主旺之时,木旺则土自弱,虽附火生寅,而强弱之性质不同,气势虚浮,乃春土之体性也。

喜火生扶,恶木太过,忌水泛滥,喜土比助,得金而制木为祥,金太多,仍盗土气。

此言春土之用,因体性虚浮之故,喜生扶,忌克泄,为一定之理,春木秉令,得火则化克为生,为杀印相生格,如无火生扶,衰土遇旺木,必遭倾陷矣。水者财也,虚浮之土,见水旺必溃散无用,得比劫扶助,则可以制水成功,土旺,则喜金泄其气,春土虚浮,无取乎泄,然旺木克土之故,得金制木,亦为有益,然不可太多,多则盗泄土气,暗受其损矣。

花漫城主记:春天的土,在木气旺之时,总要火土多帮身,以火土略胜于木为好。水金可以来一二点。

夏月之土,其势燥烈。

土与火势力并行,火旺则土亦旺,三夏为火主旺之时,亦为土主旺之地,性质燥烈,夏土之体也。

得盛水滋润成功,忌旺火煅炼焦坼,木助火炎,水克无碍,金生水泛,妻财有益,见比肩蹇滞不通,如太过又宜木克。

徐乐吾评:此言夏土之用,三夏火土同行,土性燥烈,得盛水,正是土润溽暑,大雨时行,草木遇之而畅茂,故云滋润成功,如火旺无水,则如亢旱之时,田地焦坼,草木枯槁,喜水以成土之用,忌火以促土之生机也,木能生火增火之焰,然四柱如有水,则不足为害,盖土得水火相资,生机勃然,木不生火而克土,土旺反喜用水也,夏土不能生金,无取乎泄,特水在绝地,有金生之,则源源不绝,水、财也,言金有益於妻财也,土至三夏,为最旺之时,无劳比劫之助,重见土旺,蹇塞难通,须水疏之,以损为益,但木克,必须有水为配合,否则不能克土,反助火焰,为无益有害耳。

花漫城主记:夏天之土,金水不嫌多。见火少土多,则来木也好,其他情况都优先考虑金水为用。

秋月之土,子旺母衰。

三秋金神秉令,土、金之母也,子旺母气自衰,内气虚弱,秋土之性也。

金多,耗窃其气,木盛,制伏纯良,火重重而厌,水泛泛而不祥,得比肩则能助力,至霜降不比无妨。

徐乐吾评:三秋金神主旺之时,更见多金耗窃土气,土愈衰矣,木值休囚之际,遇旺金之气,自然受制,性质纯良,无力克土,不足以为害也,三秋土性虚寒,得火则实,故秋土不能离火也,当旺之金,得火则制,衰绝之木,得火则化,故火重重而不厌,虚寒之土,见水泛滥,必致溃散,故遇水为非祥,弱者喜生扶,为一定之理,秋土虚弱,得比肩则增其力:此指立秋之后,霜降之前而言,若至霜降以后,土旺主事,戌宫有墓库之火生之,不必比助,自然生旺,见比又嫌太过矣。

花漫城主记:秋天的土,喜火土,戌月例外。金与木力量相衡无妨。一二点水让金有去处,则让命局闪亮,水多则不详。

冬月之火,惟喜火温。

三冬天寒地冻,万物收束之时,惟喜得火,土脉温暖,万物始有生机,名寒谷回春,此冬土之性也。

徐乐吾评:水旺才丰,金多子秀,火盛有荣,木多无咎,再加比肩协助为佳,更喜身主康强足寿,水旺才丰六句,承上火温句来,寒冻之土,无火温暖,生机尽息,无用可言,得火之后,大用以生温暖之土,见水旺则才丰,见金多则子秀,重见火,土脉温暖,分外繁荣,多见木,有火引化,不足为害,见比肩扶助则更佳。身主,日元也,土为万物之生,身主康强,寿之徵也,若无火,土脉不温,水旺则溃,金多则虚,木多则凶,即得比肩扶助,重重冻土,不能生物,虽厚奚益,此冬土所以不能离火也。

花漫城主记:徐乐吾先生的评语准确详备,不需赘述。

四季月土性质之分别

辰戌、丑未、四土之神,惟未土为极旺,何也,辰土带木气克之,戌丑之土,带金气泄之,此三土虽旺而不旺,故土临此三位,多作稼穑格,不失中和,若未月土,则带火气,带火以生之,所以为极旺也。若土临此旺未月,见四信土重,多作火炎土燥,不可作稼穑看,但临此月之土,见金结局者,不贵即富也。书曰:土逢季月见金多,终为贵论,而在未月尤甚。

徐乐吾评:辰戌丑未四月,同为土专旺之地,辰戌戊土、丑未己土,四隅之中,以未月为极旺,何也,土之体性随四时以流动,辰、东方木气主旺之地。戌、西方金气主旺。丑、北方水气主旺。土受木气之克,金水之泄,虽旺不旺,未为南方火旺之地。土得火气以生之,用语未月土为极旺,阳干有刃,阴干无刃,独己土生未月,有刃,即以此也,辰戌丑三位,戌为火墓,较旺於辰丑。然论其用。土生四季,辰月之财滋杀,戌月之土金伤官佩印,未月之杀印相生。(不可无水为配合)丑月之食伤生才,(不可无火为配合)同为贵格。则以月令之神,同宫聚贵故也,稼穑格见金必大富贵,独未月火旺土燥,人多以不能生金而忽之,不知大暑之后,金水进气,己木本性卑湿,虽在火旺之月,自有生金之义也,详下论体用之变节。

花漫城主记:己土本性带湿润,这里需要强调。辰土为东南之土,春末之土,生发能力比未戌丑都强。就土本身强度而言,可以说未最强,戌次之,辰再次,丑最弱。辰未戌丑四个月的土,都喜金多,未月最明显。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