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通宝鉴》之论水

天倾西北,亥为出水之方。地陷东南,辰为纳水之府,逆流到甲而作声,用故水不西流,水性润下,顺则有容,顺行十二神,顺也,主有度量,有吉神扶助,乃贵格。逆则有声,逆行十二神,逆也,入格者主清贵,有声誉忌刑冲则横流爱自死自绝,则吉。

徐乐吾评:四时之气,水火为生,火性炎上,水性润下,故水生於申,禄旺於亥子,润下之性也。至辰而止,纳者归纳也。归纳於辰,墓也。自西而北而东南为顺流,顺水之性。故主休休有容,自东而北而西为逆行。冲奔激荡,故主有声。顺行十二神者,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巳午未也。逆行十二神者,申未午巳辰卯寅丑子亥戌酉也。不论顺行逆行,入格皆主贵。见刑冲则横决溃堤。自死者,壬寅癸卯,自绝者,癸巳壬午也,坐下财官,多主富贵。

(花漫城主记:水性润下,指水喜生木。五行中,木为生机,在水看来,是后起之秀。水生木,水有容才的雅量。这里的吉神,当为金,让水有源。食伤配印,自然是贵格。逆行,是指遇到土。五行中唯有土可以阻挡水,土为官杀,官杀成格,自然清贵。后面忌刑冲一句,应该是承接前面逆行一句。指官杀忌冲,土刑冲则堤岸崩坏,水横流。爱自死自绝,水死在寅,绝在巳,寅为戊土的长生,巳为戊土临官,皆为旺时,故官杀旺而吉。)

水不绝源,仗金生而流远,水流泛滥,赖土克以提防水火均,则合既济之美,水土混,则有浊源之凶,四时皆忌火多,则水受渴,忌见土重,则水不流,忌见金死,金死则水困。忌见木旺,木旺则水死,沈芝云:水命动摇,多主浊滥,女人尤忌之,口诀云:阳水身弱穷,阴水身弱主贵。

徐乐吾评:次述水见金木火土之用,水生春夏休囚之地,名为无源,得金生之,则源远流长。水生秋冬,旺极泛滥,得土提防,则入於正轨。水火均者,丙火也。水辅阳光,有食伤通其气,则成既济之美。水土混者,己土也,无甲木制之,则有浊源之凶。故壬水以用官星为忌也。火旺则水熬乾,须金生之,水助之,劫印并用以为救。土重则水阴塞,须有甲木疏之,则水方得流通。故火土重,四时皆忌也。水以金为源,有金相生,则涓涓不绝。金至子为死地,母死则子孤,故癸水生子丑月,须丙火暖之,更须辛金生之,方不受困。木能泄水之气,水生寅卯月木旺之时,水之精气尽泄,故寅卯为水之死地,须有金生之,方不致泛滥无归宿。阳水者,壬水也,忌身弱。阴水者,癸水也,不怕身弱,此阴阳干性质之殊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徐乐吾先生解释详备。唯有“故寅卯为水之死地,须有金生之,方不致泛滥无归宿。”一句,水在春天并非泛滥,而是枯竭,故改为故寅卯为水之死地,须有金生之,方不致枯竭而无源流。)

生於春月,性滥滔淫。

徐乐吾评:水者,三冬严寒之气候,其性冷酷。进届春令,了和日暖,化为湿润。气势漫而无归宿,用语水至春令为病死墓地,旺气方退,多则泛滥,少则枯竭,散漫无源,春水之性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紧接着上面来说。徐乐吾先生是明白道理的。泛滥与枯竭的区别,就在于水的多少。春天木旺土衰,土衰则无力范水,水多了自然泛滥。木耗泄水,水少了,自然枯竭。水多身旺,木多食伤旺,身旺食伤旺,水也有漫流的特点,食伤也有自由放任的特点。水主肾,主生殖,自然性生理需求多。加以社会道德评判,就是淫。)

再逢水助,必有崩堤之势,若加土盛,则无泛涨之优,喜金生扶,不宜金盛,欲火既济,不要火多,见木虽可施功,无土仍愁散漫。

徐乐吾评:水性泛滥,再逢水助,性致汪洋无度,故春壬支见劫刃,干透比劫者,必须戊土制之,有戊堤防,不虞泛涨。然春水外象汹涌,内性柔弱,无劫刃不须用戊。见戊多,更宜甲木制之,方不致塞水之流也。水以金生为源,三春木旺火相,水之气泄而涸,得金生扶,则源远流长,且可制木,故春水不能缺金生扶也。然不宜多金,金多则水浊,水火以既济为义,无火则水性寒,故壬丙不相离,壬得丙照,名春江水暖,气势融和,然不宜旺,旺则水涸,必须比劫为救。春木当旺,春水见木,为水木真伤官,然水少则气泄,必以印劫为救。水盛则木浮,必以土培其根,火暖其气,方有水木清华之象,此水木伤官,所以喜财官也。

(花漫城主记:需要提出注意的是,金水伤官,与水木伤官都喜见官。但同时要见财才完备无碍。这里可以看出,春天的水,木火土金力量都要恰到好处。实际论命中,恰到好处的八字少之又少,只要气势统一,五行流通,缺一个甚至两个五行,也无妨。)

夏月之水,复性归源。

徐乐吾评:水至夏季,气势衰绝,复其本性则静止,归向源头则澄泓,用息形藏,此夏水之性也。

(花漫城主记:复性归源,需要深入讨论。上文提到水性润下,水最大的特点就是滋润,而非徐乐吾先生说的静止。而在夏天炎热之时,水滋润的功能就突显。从现代科学来看,水滋润的作用,实质有物理变化和生物变化。物理变化为液态水变为水蒸气,可以带走人身上,动物,树木,泥土表面的热量。这里水变为气态,看不到为空,所以称为复性。源于老子说的归根复命。而水参与人体动物的新陈代谢,植物的光合作用,水分子变成氧原子和氢原子,这些古代没有,自然不会是作者的意思。我们看到的水即是来源西北雪山,也来源地下河,更多是来自天上雨水,雨水是天空中水蒸气遇冷而形成水滴掉下来。夏天地面上的水都变成水蒸气回到天上,所以谓之归源。)

时当涸际,欲得比肩,喜金生而助体,忌火旺而焰,木盛则盗其气,土旺则止其流。

徐乐吾评:涸际者,干涸之际也,夏水衰绝,而值火土燥烈之时,自然干涸,仅得金生,犹嫌不足,更须比劫助之。盖金虽能生水,而夏月金气微弱,无水为助,金必被熔,以水卫金,以金生水,相济为用,方能存形藏体绝之水也。
火为当旺之气,又有土同旺,若四柱火多,则无源之水,必被焰干。木盛则泄水之气,以助火旺,火土重,则速其干涸。总之气值衰绝,只能生助,不能克泄,体弱气义,易遭损害也。

(花漫城主记:夏季的水要金水同来,无异议。若火土重而无金,水被熬干,则视力、智力及生殖能力都堪忧。)

秋月之水,母旺子相,表裹晶莹。
徐乐吾评:母、金也,子、水也,三秋金神秉令之时,壬水长生,母旺子相,势力并行,金水澄清,表裹晶莹,此秋水之体也。

得金助则清澄,逢土旺而混浊,火多而财盛,木盛则子荣,重重见水增其泛滥之优,叠叠逢土,始得清平之意。

徐乐吾评:秋水以澄澈为贵,得金生之,更见清澄,金白水清,秀气发越,土重混浊者,己土也,不能止水。而水扶泥沙以同流,徒然混浊也,逢土清平者,戊土也。壬水冲奔,非戊土不能止,癸日得壬劫,性与壬同,重重见水,泛滥堪虞,得戊土堤防,则水入正轨,自得清平也。火,水之财也。木,水之食伤也。秋水旺相,火虽多,力能克之,故火多而财盛。水旺,则喜泄其秀,故木盛则子荣。

(花漫城主记:秋天的水,不怕金多,不怕木多,不怕火多,不怕土多,怕己土和水多。有己土时,要甲乙木制。)

冬月之水,司令当权。

遇火,则增暖除寒,见土则形藏归化金多,反曰无义,木盛是为有情土太过势成涸辙,水泛滥,喜土堤防。

徐乐吾评:水归冬旺,严冬寒酷,冬水之性也。水之性润下,其象澄泓,虽在冬令当旺之时,而值万象休止之候,见土则形藏归化,其用不彰,譬如崖高水急,水行地中,无用可言,故冬水虽旺,不能专以官杀为用也。冬水极旺之时,何劳金生,水冷金寒,反为无义,非其所需要也。旺水见木泄其气,是为有情。然水寒木冻,亦无生意,惟有遇火,则增暖除寒,水得阳和之气而活动,方能泄秀於木,滋润於土,温润於金,大用全彰。方成有用之水,此火所以为最要也,严寒之际,水少土多,则冰结池塘,两失其用,惟有值水势泛滥之时,方喜用土为堤防,然亦不能缺火,所以冬水惟财生官为上格,调和气候,为最重要也。

(花漫城主记:冬天的水,最喜火,火最为重要。围绕着火,可以用木,成食伤生财格。可以用土,成财官相生格。水不超过三个时,优先考虑用木,不用土。水少的情况下,金来一二个无妨,反有流通之好。)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