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通宝鉴》之三春甲木总论

春月之木,渐有生长之象。初春犹有余寒,当以火温暖,则有舒畅之美,水多变剋,有损精神。重见生旺,必用庚金斲凿,可成楝樑。春末阳壮水渴,藉水资扶,则花繁叶茂。初春无火,增之以水,则阴浓气弱,根损枝枯,不能华秀。春末失水,增之以火,则阳气太盛,燥渴相加,枝枯叶干,亦不华秀。是以水火二物,要得时相济为美。

徐乐吾评:三春甲木看法,分为三节,一初春,雨水之前,尚有余寒,丙癸并用,以丙火为主要。二仲春,雨水之后,谷雨之前,重见生旺,必用庚金。清明后,虽属三月,土木当旺,乙木司令,与二月同看。惟阳刃一格,为二月所独有,附於仲春后。三墓春,谷雨后,土旺用事,丙火将旺,阳壮木渴,木气已竭,非藉水滋扶不可,此三春用法之别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完全没有用财官印去解释。对于春天的甲木,在六个不同节气不同喜用详细分析。但不可认同。寅中藏有丙火,可以用,故原文中强调丙火是必须的,本人不认同。寅月甲木来丙火,食神有力泄秀,当为锦上添花,而非有不可。辰月甲木,辰土为水库,本来就有水可以为用,没必要强调再来。甲木生在辰月为偏财格,偏财配印,在求财过程中,不忘文化修养,为儒商,所以来癸可以更好,但也非必须。)

正二月甲木一例

正月甲木,初春尚有余寒,得丙癸逢,富贵双全。癸藏丙透,名寒木向阳,主大富贵。倘风水不及,亦不失儒林俊秀。如无丙癸,平常人也。
徐乐吾评:初春甲木与腊月同,寒木向阳,非丙不暖,立春之后,三阳开泰,更须癸为助,虽丙癸并言,以丙以重,故云癸藏丙透,主大富贵,人但知木能生火,不知初春甲木,实藉丙火以生,丙火者,阳和之气也,春回大地,气转阳和,万木自然发生,至於癸水,只要地支不太枯燥,如有丑等字,便为已足,正不必多也,丙癸并透,名为不晴不雨,正好养花之天,甲木气未壮者,亦适用之。

(花漫城主记:原文中这一句,如无丙癸,平常人也。太过于武断,容易误导初学者。实际寅月甲木没有丙癸而富贵的八字也很多。这也是为什么《穷通宝鉴》不如《子平真诠》和《滴天髓》使用得广的原因。《穷通宝鉴》理论角度很好,直接用五行自然界之物特性来论命。理论也很有条理,详述十个天干在十二个月每个月的喜用情况。但也太过于把五行具象化,导致理论局限。例如木五行,本身是一种生发之气,自然界中的树木是木五行的具象化物质化,但是并不是木五行的全部。但是用树木去讨论木五行的情况就以偏概全了。而土五行则是稳定的有藏纳培育作用的气,金五行是肃降收敛之气,火五行是生发之气的精华外放,水五行则是支持生发之气的源头,它也能抑制生发之气的外放。如果春天生发之气足够旺,有稳定的培育之气,再加上适当的收敛之气,那么命局何不和谐。翻译过来就是,春天木旺,有一二点土,一二点金,甲木身旺,财旺相生,如何不美。没必要非要强调丙和癸。)

正二月甲木,素无取从财,从杀,从化之理。

徐乐吾评:正二月甲木,月令禄旺,自无从化之理。

或一派庚辛,主一生劳苦,克子刑妻,再支会金局,非夭即贫。

徐乐吾评:此言不能从煞也,正月木方萌芽生机蓬勃,不宜裁抑,故不宜用金,月令临官,虽支会金局,干透庚辛,不能从煞。故金多无火,非贫即夭,木被金伤,残疾夭折,与下文正二月支成金局节同看。

(花漫城主记:准确来说,寅卯月的甲木宜用金,但要一二点,最好。金有3个或以上,就不利了,势必形成金木交战。身体上肝胆,肢体受伤。即便八字除了月令,全部是金,甲木因为在当旺之月,也从不了,所以徒添劳苦。)

如无丙丁,一派壬癸,又无戊己制之,名水泛木浮,死无棺椁。

徐乐吾评:此言不能用印也,春木当旺,毋劳印生。阴浓湿重,反损生机,故春木见金,用印化煞者下格。上文丙癸并透者,以丙火为主,兼一点癸水,调和既济,故主富贵。若一派壬癸,无戊己制之,则水泛木浮。即有戊己为制,而无丙丁出干,亦非上格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说寅卯月不宜水太多。干支明见3个水为多。水超过3个时,最好是有力量相当的木来泄水,形成水木清华的格局。水木同旺时,最喜见食神伤官。让五行流通,木火通明。或者来金,官印相生。来土不宜,会引起木土交战,比劫争财。)

如一派戊己,支会金局,为财多身弱,富屋贫人,终身劳苦,妻晚子迟

徐乐吾评:此言不能从财也,初春木嫩,无力克土,总论云:土多则损力,土薄则财丰,若见金局,或庚辛,水气更弱,然月令寅宫,为甲木临官之地,即被冲动,不能消灭时令当旺之气,只作财多身弱论也。

以上初春,专指雨水前而言。

(花漫城主记:这里土金多的情况,与上文金多情况一样。金多会克木,所以身体会有伤病。如果单纯是土多,只是耗木,只会表现出贫困、劳苦、身体弱,成家晚,但不是伤病的情况。成家需要经济基础,财多身弱,经济不宽裕,自然难以成家。)

二月甲木一例,木乘旺气,无金必殃,先看庚、次取丁,有庚,木能成器,有丁,木火通明,庚丁两透,科甲定许,即风水不及,亦不失富贵,然须运气相扶,如运气不扶,反困用神,便成虚名无实耳。

徐乐吾评:二月甲木者,言雨水之后,清明之前,看法相同也,清明后,谷雨前,乙木余气司令,土未当旺,亦同看。春木太旺,则宜裁抑,先庚次丁者,伤官驾煞也。木得庚以成器,得火而繁荣,庚喜丁制,裁抑不致太过,而得其中和。庚金劈甲引丁,又有木火通明之象,运气相扶者,木旺宜庚,庚重宜丁,宜庚者,喜西方运,反之,便困用神,有名无实矣。

(花漫城主记:《穷通宝鉴》中甲、庚、丁是铁三角,甲不离庚,庚不离丁,丁不离甲。庚为甲的七杀偏官,丁为甲木的伤官,尤其不利女命。在《子平真诠》中,七杀伤官总非吉物。现实论命经验中,的确也以正官,食神的好运来得更为平顺和持久。七杀伤官之类凶神的成功来得特异,也辛劳,且容易翻覆。甲木为阳刚之物,来庚金能激发甲木的斗志。丁火伤官则让阳刚之气有一个尖锐的出口,所以木火伤官,特别锋芒毕露。卯月甲木遇到庚丁,斗志十足,锋芒在外,自然所向披靡。)

或无庚金,有丁透,亦属文星,为木火通明之象,又名伤官生财格,主聪明雅秀,一见癸水伤丁,但作厚道迁儒,或柱中多癸,滋助木神,伤灭丁火,其人奸雄枭险,言清行浊之流,笑里藏刀

徐乐吾评:甲无庚不灵,故无庚用丁,虽同为木火通明,贵气较逊,聪明雅秀,文人学士之流也,用神不可损伤,一见癸水,伤灭丁火,仅为厚道迁儒,功名富贵,皆非其份,若四柱多癸,虽不直接伤用,而丁火被困,亦难发达,发为性情,言清行浊。

(花漫城主记:没有庚,这个七杀武星,甲木就少了勇武之势。丁火伤官文星,聪明雅秀。甲木得令而喜火来泄秀,来癸水伤丁,癸水正印为传统思想,传统思想过重为忌,在自然就是迂腐。但是也不是一见癸丁同透天干就论癸水伤丁,要看癸与丁是否贴近,看癸与丁力量孰强孰弱。癸在年干或月干,丁火在时干,丁火地支有强根,五行流通,也十分适宜。)

或一庚一戊出干,号曰财煞相生,运行金水,可许科甲,虽无阴风水,亦不失儒林艺士若庚申、戊寅、甲寅、丙寅,一行金水运,发进士或甲午日庚午时,此人必富贵,但要好运相扶,不宜克制庚丁。

徐乐吾评:此言财滋弱煞格,春木当旺,庚金衰弱,身旺煞轻,煞化为官,宜财生煞,不宜印化,煞旺宜制,见上伤官驾煞格。然庚申一造,行金水运,发进士者,以原命三寅藏丙,丙火出干,阳壮木渴,水为配合之需要也。甲午日庚午时,意义相同,最宜湿土生金之运。论运,须随宜配合,可见一班。才滋弱煞,不宜克制庚金。用丁制煞,不宜克制丁火。运程配合得宜,必然富贵。凡中等张局,皆须运岁相扶,否则不能大发也。坊本此人必贵,抄本此人必富,究之富贵等耳。

(花漫城主记:这里《穷通宝鉴》也直接用财官之类理论。徐乐吾先生解释详备。这里强调了八字无水,行运要水的重要性。)

或支成金局,又透庚辛,此人不吉,并无丙丁火破金,名为木被金伤。
徐乐吾评:承上文,木多金少,用财生煞,名财煞相生。金重用丁火制之,名伤官驾煞。若支成金局,又透庚辛,煞旺无制,月令临官,又无从煞之理,木被金伤,必为残疾夭折之命,同上一派庚辛节。

(花漫城主记:《穷通宝鉴》也是讲求五行平衡的。)

或支成火局,洩露太过,定主愚懦,常有啾唧灾病缠身,终有暗疾。

徐乐吾评:木火伤官,本主聪颖,见上木火通明节。但支成火局,泄气太过,无水滋润,必主疾病,春深阳壮木渴,若支有癸水,配得中和,木火两旺,亦成美格。

(花漫城主记:春天木见火太多,泄露太过,容易有精神疾病,愚傻痴呆,或言语疯癫,行为怪异。也可能表现为肝胆炎症,神经炎,脉管炎等。)

支成木局,得庚为贵,无庚必凶,若非僧道,男主鳏孤,女主寡独。

徐乐吾评:甲木见支成木局,不取曲直仁寿格,木旺以用庚克制为上,用丁火泄秀为次,此言有庚方贵者,即总论重见生旺,必用庚金啄凿,可成栋梁之材是也,见两庚者,大富贵,凡甲木用庚为贵,用辛前否,以庚能劈甲,辛金力簿,无啄凿之用也,木盛无金,其人必是勤吃懒做,而无作为造就之人。

(花漫城主记:八字春天的甲木成局,不是勤吃懒做,而是楞,凭蛮力做事,不会用脑子,所以多是做苦力的,现代行业就是建筑工人,装修工人,快递员,送餐骑手之类。但社会上毕竟平凡人多,不能就因此否定劳动人民的社会价值。见两个庚,则大贵,这点要注意,数量清楚,可以在实践中检验。男女比劫旺,都会克财,财被克绝,男命自然无妻。女命官星乏源,且无官星,自然无夫。)

支成水局,戊透为贵,如无戊制,不但贫贱,且死无棺木。故书曰:甲木若无根,全赖申子辰,干得才杀透,平步上青云。

徐乐吾评:三春之木,正值当旺之时,何劳印生,四柱阳壮木渴,则宜一二点水为配合,见阴浓湿重,木反被损,故支成水局,必须戊土出干为救,更须丙火暄之,方成贵格,与初春无丙丁,一派壬癸节同看。

(花漫城主记:春天的甲木肯定有根。就算只有申子辰,没有寅卯,辰土就有甲木的根。印旺喜财,理所当然。徐乐吾先生补充要丙火,也十分正确。)

穷通宝鉴三春甲木

凡三春甲木,用庚者,土为妻,金为子,用丁者,木为妻,火为子

用庚者,煞为用也,财为妻,官煞为子。用丁者,伤官为用也,比劫为妻,食伤为子,言三春者,不分初仲,正二三月,同此看法也。

(花漫城主记:《穷通宝鉴》这里论妻子和儿女与《子平真诠》等其他著作最不同的地方。但《穷通宝鉴》也没有再展开论述,所以具体怎么论妻儿,欠缺方法。根据经验,还是以财看妻子,官杀看子女比较稳妥。)

总之,正二月甲木,有庚戊者上命,如有丁透,大富大贵之命

徐乐吾评:总结上文,初春气寒,以丙癸为上命,春深木老,以庚戊为上命,或用庚戊丁,上上之命,用财滋煞,不如身煞两强,以食伤制煞之为贵也。金气至春而休囚,无戊,则庚金力薄,不能劈甲,故用庚不离戊土也,何以不言木火通明,盖木喜南而软弱,格虽贵,不过文学之士,木气泄弱故也。

(花漫城主记:春天的甲木喜用,需要细致地分为初春,仲春和辰月。木喜南而软弱这句,值得商榷。凡人有食神伤官,而无官杀,则更多注重个人文艺才情的抒发,本身对社会治理,对官场没有多大兴趣,所以做官者少,但因此定为软弱,是不正确的。)

二月甲木,庚金得所,名阳刃驾杀,可云小贵,异途显达,或主武职,但要财资之。柱中逢才,英雄独压万人。若见癸水,困了才杀,主为光棍重刃必定遭凶性情凶暴。

徐乐吾评:正二月甲木,一例同推,已见上文。独煞刃一格,为正月所无,故另文说明之。得所者,地支通根得禄也。煞刃格,宜武不宜文,故云武职便显,文职不过异途小贵耳。盖二月阳刃驾煞,煞刃暗合有情,庚金休囚无气,故必须有财资煞,方为煞刃两停。无财刃旺煞弱,不过异途小贵。凡煞刃格,不宜见食伤制煞。行身旺之运,则假煞为权,如乙亥己卯甲申乙亥,萧耀南命造是也。一见癸水,泄煞之气,便失制刃之意。又要财资煞,并不要煞重,独煞为紧。若重重庚金而刃轻,同正月一派庚辛节,木被伤矣。重刃者,地支重见卯木也,无煞制之,必定遭凶。煞重不为凶,以刃旺秉令也。但性格横暴,刑克重耳。书云:刃旺复行刃地,进禄得财处,必死於药石之间。煞旺得行煞地,建业立功处,必死於刀剑之下,其言颇验。二月甲木,与正月雨水后甲木,用法略同,所不同者,即煞刃一格耳。

(花漫城主记:这里特别提到煞刃格,煞刃力量相当可以论贵。喜财来滋杀,不喜印透。徐乐吾先生举例的萧耀南八字,庚金不透,也不算煞刃格。把羊刃视作凶物倒没有必要,羊刃可以帮身,过多才为凶。因此,一见癸水,变说泄煞之气,就太敏感了。庚金见癸水,杀印相生,有何不可。只怕癸戊甲庚这样的排列,癸水被戊土格,不能生甲木。戊癸合,戊土不生庚金,庚金直克甲木。)

书云:木旺宜火之光辉,秋闱可试木向春生,处世安然有寿日主无依,却喜运行财地。

徐乐吾评:此节造化元钥抄本删,兹据穷通宝鉴,附录於末,以供参考,木旺无庚,则用火泄之,为木火通明格,(同上木火文星节)秀气发越,故云秋闱可试。木主仁,仁者寿。支成木局,不须春生,多主仁寿,四柱无庚丁可用,为身旺无依,运行财地,虽不劫耗,比较为吉,盖正二月间,四柱虽不见火,亦有暗火之用,食伤生财,自有可取,不得已之用法,下格也。

(花漫城主记:木火通明,文采斐然,读书自然聪明。木旺仁慈,木的专旺格,就叫仁寿格。处世仁慈,没有敌人,故安然自若。日主无依,要比劫不透干,才可行财透干的大运。这里说的走财地,大运地支见财,可为喜用。)

三月甲木

三月木气将竭,先取庚,次取壬。

徐乐吾评:三月春深木老,重见生旺,宜用庚金,有金啄凿,可成栋梁。阳盛木渴宜用壬水,泄庚润木,枝叶繁茂,庚壬为最要用神也。

壬庚两透,可许一榜但要运用相生,见丁壬者大贵或无庚透,独取壬用,壬透者,清秀多能,才学必富

凡命造格局,上等者不必运助,自然富贵。次等者,原局有缺,非运助不发,要运用相生者。命格非上等,非佳运助用,不能取贵也。木老用庚,最忌丁火相制,得丁壬合,不但去病,且可暗助木气,大贵之徵。无庚专用壬水,才学虽富,不能取贵。

(花漫城主记:这里《穷通宝鉴》没有说不能见丁,徐乐吾先生说不能见丁,恐怕不是原书本意。按徐先生的逻辑,其他时候的甲木,也见庚就不宜见丁了。显然是违反《穷通宝鉴》一贯主张。恰恰丁壬合,会使丁不能制庚,壬贪合忘生,不能润甲木,反为下贱。但有另一版本:“三月甲木,木气相竭。先取庚金,次用壬水。庚壬两透,一榜堪图。但要运用相生,风水阴德,方许富贵。 或见一二庚金,独取壬水。壬透清秀之人,才学必富。”这个版本就没有提到丁火,显然更合理。)

或天干透出二丙,庚藏支下,斯为钝斧无钢,富贵艰难得壬癸破火者秀士。

徐乐吾评:承上用庚之决,三月木老宜金。而金在暮春元气了,乃顽铁也,丙火至辰月,冠带之位,正值进气,干透二丙,庚藏支下,则庚金无用矣,故下文云:三月木老用金,除支成金局外,无用火破金之法,见火制庚,即是钝斧无钢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提到天干透出二丙,那么假如透出一个丙火会怎样。若地支湿土多,木旺,丙火泄秀,有何不可。当然,这里承接的是用庚的角度。这里是庚金没有用了。但就不能说八字就差了,没有富贵。若丙透庚藏,壬或癸也透干,庚金依然没有用,所以仅为秀士,非富贵。)

或柱中全无一水,多见戊己透干,支成土局,又作弃命从财,因人致富贵,妻子有能。

徐乐吾评:从格不可见印,有印,即为木之根,且辰为水库,时值墓春,木有余气透印,即能生木也。

(花漫城主记:这里分析到了特殊格局从财格。八字千变万化,任何一本书都不能把所有情况一一列出,所以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灵活对待。辰月为甲木之财,有成为从财格的条件。财为妻子,从财格,是妻子娘家富贵,妻子有能力,所以得以依靠妻家富贵。)

或见戊己,及比劫多者,名为杂气夺才,此人劳碌到老,无驭内之权。女命合此,女掌男权,贤能内助,若比劫重见,淫恶不堪。

徐乐吾评:承上文,财多见比劫,为财多身弱,运行身旺之地,劳碌致富。如无运助,懦弱无能,男子不为佳命。女命合此,懦弱是其本份,若得运助,必然女掌男权,惟不免克夫耳。

(花漫城主记:这里第一句提到比劫多,就不是财多身弱,而是身旺财弱,若无运帮扶,劳碌到老而无财。这里需要看有没有丙丁透干,有食伤通关,则生财有道。无驭内之权,就是管不了妻子,是财多身弱的表现。女命比劫多则勤劳,个性也强,故好掌握家里大权。若比劫重见,应该改为官杀重见,才会淫恶不堪。单是比劫旺,只会一心想做工作劳作,不会往男女感情想。)

总之三月甲木,先庚次壬,或支成金局,方可用丁,不然,三月无用丁之法。

徐乐吾评:支成金局,谓官煞太旺也。三月木老,金绝火相,若见一二点庚金,月令辰土生之。阳旺木渴,以壬水润之。非支成金局,官煞太旺,勿用丁火制煞之法,非谓丁火不能取用也,观下列诸造自明。

(花漫城主记:这里需要商榷。地支已成金局,再来丁火,那是克泄交加了,甲木如何自立。辰月,木壮老没有错,喜金雕刻,没有错。庚金只有一个的时候,不宜来丁火克庚。如果庚金两个,且有局中土也有两个,甲木不弱,来丁火制衡一下也好。)

书曰:甲乙生寅卯,庚辛干上逢,南离推富贵,坎地却为凶。

徐乐吾评:此四句造化元钥抄本删附录於此。

(花漫城主记:单凭甲乙生寅卯,庚辛干上逢,是不能推导出喜巳午未,而不喜亥子丑的。容易误导初学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