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通宝鉴》之论火

炎火真火,位镇南方,故火无不明之理,辉光不久,全要伏藏,故明无不灭之象,火以木为体,无木则火不长焰,火以水为用,无水则火太酷烈,故火多则不实,火烈则伤物,木能藏火。到寅卯方而生火,不利於西,遇申酉而必死,生居离位,果断有为,若居坎宫,谨畏守礼。

徐乐吾评:总论火性,南方者,巳午未离位也,火之本质为热与光,以木为主体,则火有所附丽,而显光辉之德,以水为对象,则火有所蒸发,而显既济之用,丙火生旺,不离壬水,丁火衰竭,不离甲木,其性有不同也。火性炎上,行於东南,顺火之性,欣欣向荣,行於西北,逆火之性,渐次熄灭,故生居南方者,果断有为,生居北方者,拘谨畏葸,连程亦喜东南,忌西北,炎上格,行西北运多不贵。

花漫城主记:丙火为阳火,为气,故更讲求与壬水的相互激荡,有如日照江河,如霞光满天,如长虹飞渡。丁火为篝火,炉火,烛光,故要薪油,要甲木作薪,才能长久。

金行火和,而能熔铸,水得火和,则成既济,遇土不明,多主蹇塞,逢木旺处,决定为荣,木死火虚,难得永久,纵有功名,必不久长,春忌见木,恶其焚也,夏忌见土,恶其暗也,秋忌见金,金难克制,冬忌见水,水旺则灭,故春火欲炎,炎则不实,秋火欲藏不欲明,明则太燥,冬火欲生不欲杀,杀则熄灭。

总论火见金水土木之用,以中和为贵也,火见金名火炼真金。见水名既济功成,见土则晦光,见木则通明,木与火相连,春夏之火见木多,过於旺烈,而有自焚之优,木衰火熄,又嫌其不足,故春忌木多,夏忌土旺,秋冬火虚,金多不能任克,水旺破其压迫,又宜土木为救也。

花漫城主记:春天的木、夏天的土、秋天的金,冬天的水,都不宜多于三个。逢三即为过。土有三个,逢一二个木克,也可以。水有三个,逢一二木化解通关,也可以。金有三个,则木火同时制金。火太旺,则宜金水同时制火。

春月之火,母旺子相,势力并行。

徐乐吾评:火者,三夏气候之代名词,暑热之气也,寅宫甲木当旺,丙火长生,故云母旺子相,相者,序次将至,如辅相也,丙火虽是方生之气,与当旺之木,势力并行,阳回大地,侮雪欺霜,其象至为威烈,此春火之性也。

天地之气,水火而已,(即寒暑)故火之生寅,水之生申,与木生亥,金生巳,有不同,木为火之前驱,金为水之前驱,正月木旺火生,其势力同时而至,自然之势也。

花漫城主记:水火,是阴阳二性的突出体现,关乎寒热,光明与黑暗,日与夜。而木和金,则是生助寒热,木为生,金为杀。木为伸展,金为约束。木为升,金为降。

喜木生扶,不宜过旺,旺则火炎,欲水既济,不宜过盛,盛则辜恩。

徐乐吾评:初春,余寒未尽,木藉火生,火藉木生,正月阳和之气,即木火会合之象,故云:喜木生扶,二三两月阳气增盛,木少火明,木多火塞,故不宜过旺,旺则火烈,阳气燥渴,宜水调剂,三春木旺之际,自能汇水生火,名天和地润,既济功成,若水太盛,湿木无焰,非土制之不可,失调和之意,辜负春日阳和之恩矣,故春火用食制煞,非上格。

花漫城主记:水火为精华通透之物,不喜土来沾染。火赖土生金,水来土规范,也是不得已而用之。

土盛则蹇塞晦光,火盛则伤多燥烈。

此言见食伤也,土得水润,则生万物,土见火燥,则亢旱焦坼,故火土伤官,独难言秀气也,土盛火少,则晦火之光,火盛土多,则火炎土燥,生机尽灭。故丙火不畏壬水,独畏戊土也,火炎土燥之局,用劫用财,皆不可无水为佐,用木疏土,无水则木焚,用金泄土,无水金熔,即使火旺成方局,亦只宜一二点湿土,不宜过多,方为有益也。

花漫城主记:夏天的火则要湿土作底,方土不至于龟裂,金木不至于烧融,水不至于全部蒸发。

花漫城主记:这里还在讨论春天的火。土多则木折,木折则不能生火。土多则晦火,火不明亮。如沙尘暴中的太阳。火太盛,则万物被毁,木被燃尽,火自身也就到了尽头。

见金可以施功,纵重见用财尤逐

此言用金也,三春之金,在绝胎养位,气势微弱,而火值向旺之时,克金之力,游刃有余,金纵多不能困火,故重见用财尤逐,财为我用,必富格也。

花漫城主记:木火因生长在春天得时势,若金因数量多而得众势,还需势均力敌。。

夏月之火,秉令乘权。

三夏为火主旺之地,秉时令之气,乘当权之时,此夏火之体性也,逢水制,则免自焚之咎,见木助,必招夭折之患。

徐乐吾评:此言夏火喜煞忌印也,炎灭燥烈,烁石流金,如无水调济,必遭自焚之殃,此夏暑所以喜时雨也,炎炎之势,不可向迩,再助之以木,是为太过,难以为继,所以有夭折之优。

花漫城主记:以暑热天气的一场快雨比如夏天的水对于火的作用十分恰当。火为暑热,得水则清凉。这也是直接对人性格性情有影响。

遇金必作良工,得土逐成稼穑,金土虽为美利,无水则金燥土焦,再加木助,太过倾危。

此言用财用食伤也,金财也,三夏之金,气极微弱,值当旺之火,如金入洪炉,冶熔成器,故火长夏天金叠叠,必为钜富之格,土、食伤也,得土泄火之气,格成稼穑,土主四季,名稼穑格,夏火见土,为火土伤官,但与稼穑用火相同耳。但不论用财用食伤,皆不可无水为配合,土润溽暑,大雨时行,则禾稼畅茂,若无水,火旺土焦,万物枯萎,失稼穑之意矣,火见金,更宜湿土为范,泄火润金,乃成良器。巳午未月,月垣皆有土之用,得水自能润土生金。否则,火旺金熔,同成灰荩,再加木助,倾危必矣,故夏月之炎,不论用财食伤,皆不可无水也。

花漫城主记:巳午未月,月垣皆有土之用,得水自能润土生金。此句尤为准确,容易被忽略。一般人会以为夏天火旺,金自然衰弱,属并不知月令皆藏土可生金。夏天的火土专旺,与冬天的金水专旺一样无用,过寒过热难以生发。

秋月之火,性息体休。

火至三秋,气势衰退,如太阳过午将近黄昏,余光虽犹照耀,无复炎烈之威,此秋火之性也。

得木生,则有复明之庆,遇水克难免殒灭之灾。

徐乐吾评:此言伙火,喜印忌官煞也,火气已衰,光辉不久,得木生之,则有复明之象,将衰之火,见水克之,难免损灭之庆,继善篇云:丙临申位逢阳水,难获延年,正指秋火而言,然有木为救,则可反克为生,故秋火用官煞皆不可无印也。

花漫城主记:秋天之火,木必须要有。水可以来一二点。

土重而掩息其光,金多而损伤其势,火见火以光辉,纵叠见而必利。

徐乐吾评:此言秋火,用食伤,用财,不能无比劫也,火势衰退,见土重则晦其光,金旺秉令,非误火所能克,故见金多,则损伤其势,土、食伤也,金、财也,见土重金多,惟有得比劫增助其力,方能用食伤、用财,故纵叠见而必利也。

花漫城主记:月令之财,财气通门户,容易富豪。

冬月之火,体绝形亡。

火至亥宫绝地,子丑两宫乃酝酿之时,气势绝续之交,不仅衰绝,形体亦亡,此冬火之性也。

喜木生而有救,遇水克以为殃。

徐乐吾评:冬见木,绝处逢生,用故云有救,水正当旺,以旺水克衰火,无木为救,必受其殃,故冬火不能离木也。

欲土制为荣,爱火比为利,见庚辛为难任财,反遭其害,过冬至,一阳来复,理气循环。此言冬月用印,更宜食伤比劫为配合也。三冬水值旺令,见火必克,用木生火,更宜有土制水,单见寒土,力独不足,更宜丙丁、比助、火土相资,方能温木以卫火也,冬金虽衰,决非衰绝之火所能克金财也,身弱反受其困,况官煞正值旺时,更得金生助,以逼衰火,未有不反遭其害者也。虽然,大气循环,首分寒暑,水火阴阳之总名也,冬至火届绝灭之际,一阳来复,生机已动,迨气进二阳,(十二月)地气上升,又侮雪欺霜,故十二月丙火而见比助,反作旺论也。

五行之理,只有衰盛,永无绝灭,一气循环,周而复始,不仅水火为然也,特水火为五行之总枢,言水火而五行在其中矣。

花漫城主记:是故冬天的火,不能贪财,可以有一二点。财多必身伤名毁,一方面要木为印,以学识充实自己,如未寒时备薪;另一方面要土为食伤,奉献自己,发光发热,如冬天的太阳,寒夜的篝火,这样反而倍显其功其用。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