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极经世书》观物篇53

观物篇五十三

易曰:穷理尽性以至于命。

所以谓之理者,物之理也;

所以谓之性者,天之性也;

所以谓之命者,处理性者也;

—-记:什么是命,不同的人有不同的解释。邵雍先生认为命是兼具物之理和天之性的。我个人认为,命,有“就是如此”的意思,即代表物质和人的本来面目和特性,也代表着物质和人与生俱来的局限。简要言之,命就是本来和局限。

所以能处理性者,非道而何?

—-记:这里体现了道与命一体。

是知道为天地之本,天地为万物之本;

—-记:本,有本源,源头的意思。道是天地的源头,原动力。我个人认为:道也就是能量。

以天地观万物,则万物为万物;以道观天地,则天地亦为万物。

道之道,尽之于天矣;

天之道,尽之于地矣;

天地之道,尽之于万物矣;

天地万物之道,尽之于人矣。

人能知其天地万物之道所以尽于人者,然后能尽民也。

天之能尽物则谓之曰昊天,人之能尽民则谓之曰圣人。

—-记:尽,意思应该是完备的意思。例如,天地之道,尽之于万物矣,就是天地的能量特性和规则都完备地倾注在万物上。

谓昊天能异乎万物,则非所以谓之昊天也;

谓圣人能异乎万民,则非所以谓之圣人也。

万民与万物同,则圣人固不异乎昊天者矣;

然则圣人与昊天为一道,圣人与昊天为一道则万民与万物亦可以为一道,

一世之万民与一世之万物既可以为一道,则万世之万民与万世之万物亦可以为一道也明矣。

—-记:这里是把人和物归纳统一,并且在时间上推演,从一世推而广之为万世。逻辑清楚。

夫昊天之尽物,圣人之尽民,皆有四府焉。

昊天之四府者,春夏秋冬之谓也,阴阳升降于其间矣;

圣人之四府者,易书诗春秋之谓也,礼乐隆污于其间矣。
—-记:隆污,解释为高与低。喻盛衰兴替。“圣人之四府者,易书诗春秋之谓也,礼乐隆污于其间矣。”这是邵雍先生的首创观点。

春为生物之府,夏为长物之府,秋为收物之府,冬为藏物之府。
—-记:这是《黄帝内经》和《淮南子》等古籍都有的观点。

号物之庶谓之万,虽曰万之又万,其庶能出此昊天之四府者乎?
—-记:再次推而论之。

易为生民之府,书为长民之府,诗为收民之府,春秋为藏民之府。
—-记:这里需要熟读四书内容,深入思考才能对应了解。《易经》是鼓励人奋发有为的,所以为生民之府。《尚书》适合青中年人读,学礼仪治国之道的,所以为长民之府。《诗经》则多有指责政治的的意味,人事也多为中年,所以为收民之府。《春秋》则各国争雄,诸事都有包含论述,所以为藏民之府。

号民之庶谓之万,虽曰万之又万,其庶能出此圣人之四府者乎?

昊天之四府者,时也;圣人之四府者,经也。

昊天以时授人,圣人以经法天,天人之事当如何哉?
—-记:最后一句话,是提出问题,下一篇文章就是来回答问题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