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极经世书》观物篇51

《皇极经世书》是旷世奇书,数术推演部分现在能看懂的人已经很少。

其中从观物篇五十一起,为论述天地人物的道和理,言简意赅,微言大义,值得学习研究。

这里为大家转发过来,文中插入个人的一些思考和见解,欢迎大家讨论,高明之师指点。

观物篇五十一

物之大者无若天地,然而亦有所尽也。

天之大,阴阳尽之矣;

地之大,刚柔尽之矣。

阴阳尽而四时成焉,刚柔尽而四维成焉。

夫四时四维者,天地至大之谓也,凡言大者,无得而过之也。

亦未始以大为自得,故能成其大,岂不谓至伟至伟者欤?

—-记:阴阳本指日光的照与不照。能见太阳为阳,不见太阳为阴。古人以阴阳的对立正反又互为转化的关系,统摄于万物具有的正反关系,如:刚与柔,高与低,动与静,高与低等。

天生于动者也,地生于静者也,

一动一静交 ,而天地之道尽之矣。

动之始则阳生焉,动之极则阴生焉,

一阴一阳交 而天之用尽之矣;

静之始则柔生焉,静之极则刚生焉,

一柔一刚交 而地之用尽之矣。

动之大者谓之太阳,动之小者谓之少阳;

静之大者谓之太阴,静之小者谓之少阴。

—-记:阴阳再分为太阳,少阳,太阴,少阴。为两仪生四象。

太阳为日,太阴为月,少阳为星,少阴为辰,日月星辰交 而天之体尽之矣。

静之大者谓之太柔,静之小者谓之少柔;

动之大者谓之太刚,动之小者谓之少刚。

太柔为水,太刚为火,少柔为土,少刚为石,水火土石交 而地之体尽之矣;

日为暑,月为寒,星为昼,辰为夜,暑寒昼夜交 而天之变尽之矣。

—-记:这个辰需要深究。目前尚未看到最合理的解释。《说文解字》中解释:日、月、星的总称。郭沫若先生认为:更进则举凡星象,皆称为辰。两个解释显然不对,古人用词,都是一字一个意思。例如古文中常见的“妻子”就是指男性配偶和子女。而非单指男性的配偶。如果辰就是星的话,直接说星就可以了。故星与辰当是不同的物与象。
也有解释:散文则统谓之星,对文则五纬为星,二十八宿为辰。

水为雨,火为风,土为露,石为雷,雨风露雷交 而地之化尽之矣;

暑变物之性,寒变物之情,昼变物之形,夜变物之体,性情形体交 而动植之感尽之矣;

雨化物之走,风化物之飞,露化物之草,雷化物之木,走飞草木交 而动植之应尽之矣。

走感暑而变者,性之走也,

感寒而变者,情之走也,

感昼而变者,形之走也,

感夜而变者,体之走也。

飞感暑而变者,性之飞也,

感寒而变者,情之飞也,

感昼而变者,形之飞也,

感夜而变者,体之飞也。

草感暑而变者,性之草也,

感寒而变者,情之草也,

感昼而变者,形之草也,

感夜而变者,体之草也。

木感暑而变者,性之木也,

感寒而变者,情之木也,

感昼而变者,形之木也,

感夜而变者,体之木也。

性应雨而化者,走之性也,

应风而化者,飞之性也,

应露而化者,草之性也,

应雷而化者,木之性也。

情应雨而化者,走之情也,

应风而化者,飞之情也,

应露而化者,草之情也,

应雷而化者,木之情也。

形应雨而化者,走之行也,

应风而化者,飞之行也,

应露而化者,草之行也,

应雷而化者,木之行也。

体应雨而化者,走之体也,

应风而化者,飞之体也,

应露而化者,草之体也,

应雷而化者,木之体也,

 

性之走善色,情之走善声,形之走善气,体之走善味。

性之飞善色,情之飞善声,形之飞善气,体之飞善味。

性之草善色,情之草善声,形之草善气,体之草善味。

性之木善色,情之木善声,形之木善气,体之木善味。

走之性善耳,飞之性善木,草之性善口,木之性善鼻。

走之情善耳,飞之情善目,草之情善口,木之情善鼻。

走之形善耳,飞之形善目,草之形善口,木之形善鼻。

走之体善耳,飞之体善目,草之体善口,木之体善鼻。

夫人也者,暑寒昼夜无不变,雨风露雷无不化,性情形体无不感,走飞草木无不应,

所以目善万物之色,耳善万物之声 ,鼻善万物之气,口善万物之味,灵于万物,不亦宜乎?

—–这里论述了人体与天地万物的对应关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